【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变迁】雨落在平原上(征文·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5:00

一、烹青蛙

一场接一场的大雨把平原变成水乡泽国,天漏得令人绝望,总是黑着脸,像一口锅罩在人的头顶。这场雨不知要惩罚谁,总之所有的人都遭殃了。

特别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带来的更多的是灾难,要吃没吃,要穿没穿,本以为靠着辛勤劳动能满足温饱,可所有的庄稼全在烂得无法进的地里。几乎所有的柴禾也淋湿了,每到吃饭全家人愁眉苦脸,空气压抑低沉。我这个云贵高原的旱鸭子马上要变成水鸟了,在高原上,水汇聚在低处时我们可以跑往高处,但是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我们往哪跑呢?青蛙和癞蛤蟆的鸣叫声此起彼伏,窝窝头已经吃够了,逮只耗子来吃似乎已经是一件难事,据说在大水来临之前,耗子都爬树上去了。但是在大水来临之后,我也曾仔细观察,但是在树上我没发现耗子,我不知道这地上的耗子哪去了,比起听天由命的人,这些耗子似乎就是先知先觉的智者,一场大雨把人和耗子的智力分得泾渭分明。只有逮青蛙来吃了,青蛙可以帮助我们犒劳下已经久不进油的胃。

现在看来吃青蛙实在是有违良知和公德的事,可在当时,你会觉得吃掉青蛙是为了耳根清静。我家所在的地方,地势低洼,东西两边都是池塘,池塘里除了疯长的水柳、杨树、芦苇、刺槐,和水有关的动物就是这些青蛙和癞蛤蟆。癞蛤蟆看看它那身皮子你就不敢吃,更别说它身上那白白的毒液了。但是青蛙就不同了,虽然它跳跃起来十分迅捷,终究快不过我们的手。那时的青蛙多到自己送上门来。它们的叫声已经让我们无法入眠,那么吃掉它们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记得有天那只青蛙就是直接跳进我家来的,那是一只腿部矫健有力的青蛙,它闪亮的眼睛似乎很明澈,也很无邪,像一个孩子。初看到它时,我判定它一定是一个唱歌的好手,为它的歌唱,或者说为它们这些青蛙的歌唱我已经在这个雨季失眠无数次了。虽然我的年龄不属于失眠的年龄,但是看到大人们焦愁的脸,加上青蛙癞蛤蟆的鼓噪,那夜晚显得愈发漫长和难熬。

窝窝头差不多已经要靠亲戚接济才能吃到,对于明天的期待已经逐渐趋于渺茫,那场大雨把哀愁像山一样压向一个孩子,从云贵高原到一马平川的豫南平原,这中间的地理落差都可以忽略不计,这心理和生活上的不习惯,让我倍加思念云南的美味,在云南吃点肉不是什么难事,每年杀猪宰羊犒劳自己都很正常。记得有次舅舅还给我打了只野鸡,那鲜美的味道几度把我肚里的馋虫逗得蠢蠢欲动。所以我看到那只腿部矫健的青蛙时,禁不住咽了几口唾液,我已经想到如何扭下它的大腿来,但它没意识到危险,依然天真地往里跳,我是追不上它的,但是那木棍足够长,很快它的生命结束在了木棍下,看着淋漓的血,没有感知到自己的残忍,三下五除二,我褪去了它斑斓的皮,撕下它矫健的腿,涂了点盐,我就把它放进了锅里,不久蛙腿的香味就出来了。吃过一回,才知蛙腿的鲜美,可惜没有那么多随时自己送上门的青蛙,更多时候要自己去找。

于是晚上我准备了手电,之所以选择晚上,是因为在白天,青蛙的跳跃迅捷,倏忽之间它可以从这根芦苇到那根芦苇上,要追上它们除非自己也长了飞腿。晚上,用手电筒对准青蛙照,它会傻乎乎地看你,然后判断它可能潜逃的方向,把一个塑料口袋支好,它一跳刚好就进入了罗网,很快扎紧了袋子。靠这种方法,一晚上不知要逮多少青蛙。它们为聒噪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也许心绪不宁,那时吃青蛙没有丝毫的愧疚,现在我们认为青蛙可以捉害虫,可那时我觉得整个平原似乎都要陷落了,所以我就不知道留着青蛙能干什么,只有捉来吃,现在想来似乎是为自己找借口。

我们不知烹吃掉了多少只青蛙,但是那鸣叫声依然故我,我那时的失眠和父母一样,每次睁开眼睛,总会看到煤油灯的暗影里,母亲长吁短叹,父亲的旱烟烟雾缭绕。我问妈妈,怎么还不睡呢,妈妈总说青蛙叫得太厉害。

其实怎么能怪青蛙呢,人的愁苦更多时候来自无奈的生活,天空是灰暗的,人也是压抑的,没有因为我逮了青蛙家里的空气就改变了点,那场大雨把青蛙布置在我们周围,更把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给催生了出来。

唉,那些无辜的青蛙。

二、飘着煎鱼香的村庄

奶奶说她活那么大年纪从来没在平原上见到那么多的鱼;邻居毛利说他看到四脚的鱼了,它们附在玉米秆上,大有向上攀援的势头;小叔也说他看见玉米地里的鱼一排一排很整齐地游动,像仪仗队……那些天我听到的都是关于鱼的怪事。天上突然来了一些鱼,让经历惯了干旱的平原人有点惊恐,仿佛面对神示的篇章,不知怎么解读才算合理,鱼是怎么生出来的呢?你说是从龙宫里来的吧,老年人们普遍认为龙王怎么舍得把鱼给派下来呢,面对这么多贪婪的人,鱼不是要遭劫难了吗?因为人吃鱼是天经地义的。刚开始时我们还是有所畏惧的,因为奶奶和毛利他爷等老人们说这鱼有问题,不能吃,神鱼怎么能随便入肚呢!但是只要有人开了头有什么不能吃呢?反正在大雨连绵的日子里胃里刮不出二两油来,青蛙也吃了,鱼更不在话下了,于是对鱼大开杀戒也是必然的。

很多天没有下地了,大雨淋湿了每一个人的希望,靠天吃饭的村民们觉得连天也靠不住了,旱时你祈求老天降点雨吧,老天弄个毒辣的太阳不断地敷衍你;你想晴天了,再怎么说把麦子种下去啊,来年才有希望,可老天啊,使劲地下,这龙王爷啊哭起来没个够!所以人们总是猫一样蜷缩在家里。

突然有那么一天有人在村子里大叫:“不得了啦,玉米地来了很多鱼!”这一句话恰似惊醒了梦中人,于是人们踏着泥泞往地里去,不是为比谁家地里的鱼多,而是为了证实说这话的人,是不是在胡诌,这很像发高烧,说这话的人是不是在家里憋太久脑子糊涂了,出现了幻觉?几乎全村人都出动了,就连卧病在床的瘸子老张也挣扎着起来了,他卧病在床这些年基本不问世事了,儿女的事他问不了,也懒得问,吃喝拉撒全在他那阴暗的小屋子里,好在儿女孝顺,一日三餐还是准时供应他的。有人说玉米地里都有鱼了,这等奇事老张觉得不去看个究竟会死不瞑目的,于是他拖着残腿病躯硬是挪到了地里。看过之后老张说,估计要天下大乱了,开始许多村人听了很是恐惧,仿佛战争的阴霾要笼罩在我们头上一样,但是又觉得天下大乱和玉米地里的鱼有什么关系啊,可还是忍不住问老张,这“天下”指哪儿?老张说这还用问啊,肯定是全国了,有人就说老张,你不要危言耸听,你倒活不了多长,我们还要好好活呢!你这瘸子唯恐天下不乱,几条鱼看把你吓的,看你那熊样!还好不是文革时,乱说话要坐牢的!老张也不申辩,仿佛一个病中修炼成的智者,又挪回去了,几条小鱼终成老张的梦魇。

隔不久老张就死了,死得有些离奇,很多人都说是看了鱼后整天感觉精神恍惚,从此几乎不出小屋半步。天下也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大乱,一切如常。老张毕竟不是那个能掐会算的法国预言家。

但是很多人开始研究鱼的来源,是天上掉下来的吧?说不通,以前下雨怎么就不见鱼呢?有人说这鱼是草变的,不然怎么叫小草鱼呢?更有人说这水多了,地上就长出鱼来了,但是有人就说了,可那么多鱼苗哪来的啊?这一推理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命题一样,很折磨人的,于是村里人也就没兴趣天天围绕鱼从哪来探讨了,因为最终探讨出来是从天上来还是草生的都是一个理儿,它们的名字还是叫草鱼。

老张这“预言家”也死了,来了些鱼也就理所当然该进肚子了,于是很快村里就飘起煎鱼的香味了,反正闲着也没事,每个人都去捉自家玉米地里的鱼,地里的鱼很快捉完了,怎么办呢?人们开始把视线投向沟渠,平时干涸的沟渠里这时也是游鱼穿梭,在浑浊的水里居然时不时露出背脊来,很多人认为这鱼疯了,居然敢露面和贪婪的人较劲。其实不是鱼疯了,而是实在太多了,仿佛在水底太挤,需要来水上透气一样,于是很多鱼自然被轻而易举的捉到,然后成为餐桌上的美味。村里人想尽各种办法捞鱼,后来不知谁说这路这么难走,捉鱼还是辛苦的,怎么不看看村子周围有没有鱼呢?这番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是啊,怎么就舍近求远呢?于是村人一窝蜂似的撤回村里。

在芦苇丛里果然看到鱼了,跳进塘子,甚至能感觉到鱼在打自己的腿,实在太多了。但是怎么捞?旱惯了的平原上根本没有网,平时谁备那玩意啊,派不上用场嘛。许多人又在思考怎么把池塘里的鱼捞上来,把水抽干了来个底儿朝天是不现实的,因为雨还在随时下着。最终不知是谁发明了一种简单易行的捕鱼方法:那就是拿个小盆儿,用塑料纸蒙了,扎紧后,在上面弄开一个洞来,里面放上点馍(馒头),没诱饵这鱼不是傻冒,不会轻易钻进来,然后用线拴起,扔进水里,远远地拉着,静静地守株待兔,看鱼进去的差不多就很快拉上来。我们往往在水色清亮的时候采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和支个筛子撒点粮食捕雀一个道理。开始很多人在怀疑这方法的可行性,试验结果却非常理想,一次性可以捉十几条小草鱼,后来有些人有点不满足了,发展到用洗脸盆来捉。

全村人感觉都在捉鱼,有人说老天爷不给咱吃粮食了,你看赏赐了些鱼给我们,是用来平衡我们失去平衡的心,此处失去,彼处得到。而今想来似乎是这个理,冥冥之中的神仿佛在看着众生。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了青海湖,据报道青海湖在五六十年代全国饿殍遍地的时候,鱼特别多,青海不说了,甚至连青海相邻省份的许多饥民都纷纷到青海湖边安营扎寨,捕鱼为食,那段时间青海湖的鱼特别多,但是过了饥馑年代,湖里的鱼很快就减少了,有人因此说青海湖是神湖。联系到那时的村庄,我一直在想,冥冥之中这是偶然还是必然呢?那场百年不遇的大雨,让村民们损失了很多庄稼,却又饱尝了鱼这样的美味。

那些鱼注定要活到我们的记忆中了。几乎所有的鱼在大水消退后很快遁得无迹可寻,很多的沟渠和池塘干涸了,但是煎鱼的香味似乎还驻留着,那场大雨是带来了一场灾难,但是也许就是因为鱼来到餐桌上,我们的记忆中留下了一丝美好。

三、祸起断墙

雨下得让人有天塌地陷的感觉,不知多少人都在说这地怎么越踩越软呢?泥土像软软的面,脚陷进去几乎拔不出来了,就像一个人被吸进地里去,身体虚弱得就想坐在地上喘气,大雨把人泡得虚弱而浮肿像馒头,却长了一层厚厚的霉烟。水乡泽国一样的平原让干旱惯了的村人开始时有些许的兴奋,天降甘霖嘛,但是长久地下,没个晴的时候,人就绝望了。于是因为一截断墙,两姓之间的战争就爆发了,达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一段残墙差点成了村里的“萨拉热窝”,本来是两家人的事,最后变成两个姓氏家族之间的斗争。

村子不大,张姓和吴姓两大家人,杂姓就姓王的一家,好像很多年前从外地迁来,平时王姓人家在村子里很受气的,不敢大声说话,屈居在村子西南角的老槐树下,平时张姓和吴姓之间的争斗,那王姓人家好像就是一个冷眼旁观者,坐山观虎斗,但是他们家因为人丁不旺也不敢奢望当什么村领导之类的。

大雨把张孬和吴六两家的墙给淋倒了,大雨天,而且是百年不遇的大雨的日子里这事说来稀松平常,但是偏偏牵涉到了一头猪和一棵树就变复杂了,这墙本来是张家和吴家一家一半筑起的,筑时就没考虑到以后的事,墙倒了,张家筑的那段倒了,倒时砸死了吴家的猪。吴家就说张家的墙属于豆腐渣工程,叫张家赔他家的猪,两个女人站在断墙边,吵得天翻地覆慨而慷啊,张家说,这墙又不是我们推倒的,要赔你找老天爷赔去!吴家女人说,这什么话,墙是你家筑的,叫我们喊天赔,亏你家说得出,什么无赖啦等脏话在两个女人吵架中就蹦了出来,女人之间由吵而打,真的十分恐怖,最后直到披头散发,张家女人的衣扣被扯掉了,吴家女人的脸上留下了几道血痕;张家女人给男人哭诉,吴家女人向丈夫诉冤,这两家男人的火可是蹭蹭往上冒啊,这可是两家的尊严,男人不都是有尊严的嘛,我张孬怕过谁!那吴六想,我姓吴的顶天立地一男儿,假如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男人啊?!

于是两个男人大战一场,鸣金收兵,又是各有伤残,吴家的猪张家抵死不赔。这事没结果了。突然间就扯到了那棵树上,那是一棵笔直的槐树,但是长错了地方,它别处不长,偏偏长在了两家的墙中间,其实这墙倒了也是因为这棵树,因为把树种在中间,那雨水顺着树往下流淌,就把墙泡松软了,不倒才怪。一棵树长在两家之间,墙没倒,谁打主意都是白搭,你不可能把墙拆了,砍树吧?不然张家想拿树来解几块板子,吴家则想拿树来给闺女做嫁妆。

现在墙倒了,树生生裸露了出来,猪的事咱先摆在一边,吴家说这树是我爷爷栽的,张家说证据呢?我还听我爷爷说,这树是他栽的呢,两家的爷爷都不在人世了,这死无对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得嘴干舌苦,没结果。两家人看看凭四张嘴无法得出结果,吴家的猪没有人赔,张家认为这树应该属于自己。于是找两家的长辈,相当于各自的族长,于是为所谓的族里尊严和利益的争斗就这样开始了,那时我很小,我总觉得怎么丁点的事情会引发一场大战,我心里很怕,爱看热闹的我们此刻都没心思看什么热闹了,因为自己的父母也在这争战的行列里。

癫痫病需要怎么治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专业天水市哪里有治疗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