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风恋】乡间琐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3:13

(一)庆亚家的

孔老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话用现在的语言解释就是说这世上有能耐的、在某些方面可以做我们老师的人哪儿都有,这能耐,可能是一样手艺,一种技术,一门知识,也可能是人家那心眼儿。说句心里话,师不师的先搁一边儿,人家那本事咱就是想学,也不一定学得了,关键是人家那能耐,咱得打心眼里服气。

比如,我们村,庆亚家的。

按辈分我得喊庆亚叔,那么庆亚家的就是我婶子,当然,这叔啊婶啊的就是个称呼,一个村子里住着,祖祖辈辈排下来的,要是从门第上论,可就远到八辈开外去了。

“那人啊,薅根头发都能当哨子吹”,提起庆亚婶子,村里人都用这说辞来形容她的精明,这说辞里,含着佩服,含着敬仰,也含着嫉妒。

庆亚婶子这人,心眼多,嘴头巧,见啥人说啥话,村里人在一起唠家常,谁喜欢听啥话人家心里最清楚,按说好听话谁不会说?可人家说话那表情,那语气,那表达方式……这么说吧,一两句话就能准确无误的挠到你的痒处。

二哥是村里的会计,饭场上发开了牢骚,说这活儿没法干,太麻烦,干够今年,明年说啥都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去。

“你说不干就不干了?”庆亚婶子接上了腔。

二哥一听,愣了,“咋的,我不干还不行?”

“你说的不算。”庆亚婶子说,“村里面男的女的几千口,除了你,你说说还有谁是这个材料?那算盘珠子不算重,可俺们这手太笨,拨拉不动,你不干了,你个孬种孩子自己说说,咱这村咋办,散伙?”

“你看你看,这活儿我不干还不行了,咋就赖我头上了呢。”表面上是批评责难,庆亚婶子实际却把二哥狠狠地捧了一把,二哥听了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心里边却是说不出的舒坦。

单是嘴巧没用,精明不精明的非得事情上看,庆亚婶子做起事来更是令人出乎意料。

其中最经典的,是两个儿子的退婚。

大儿子说下的对象是东边村子里的一个姑娘,也是原来没有打听清楚,定下亲以后才知道这姑娘作风不太好,有次和村里的民兵营长在一起时竟然让人家老婆逮住了,闹出了好大的动静,这样的媳妇儿肯定不能要了,可明说明讲要退婚,几百元的彩礼钱也就打了水漂,那时也就刚改革开放不久,一家人辛辛苦苦一年也不一定能挣够这几百块钱,这事儿要是搁到别人身上,虽然心疼,却也无奈,又想退婚又想让人家女方退还彩礼钱,乡里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可庆亚婶子不是一般人啊,在女方家里听亲家说是人家欺负他家闺女,装作信了这说辞,庆亚婶子义愤填膺的说找民兵营长的老婆理论去,要替未过门的儿媳妇儿出一出这口恶气,一番戏做下来,亲家真的把女儿这未来的婆婆当成了知心知己的亲人,庆亚婶子趁机牵走了亲家家的牛,说要借用一下拉化肥,牛一牵到家,立即变了一副面孔:退婚!这牛就是抵押,彩礼钱退了牛就送还回去,彩礼钱不退这牛就抵做彩礼钱了。女家理亏在先,无奈之下只得分文不少的退还了彩礼钱。

这事儿传开了,村里的媳妇汉子们对庆亚婶子都打心眼里佩服:“也就是她,这事儿要是搁到咱身上,嘿嘿,几百块钱白扔了。”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孩子多了事儿就是多,才过二年,到了二儿子定婚时,又出变故了:这小子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说好的媳妇说啥也不要了,退婚!

庆亚婶子一听,头大了,老大退婚时为了那彩礼钱费了多大心思啊,现在老二又来这一出,这些个当爷的哪个也不让我省心!爹娘的为了凑那几百块钱的彩礼钱吃了多少苦啊,汗珠子掉地摔八瓣一个钢镚一个钢镚的攒的,不行,不能任着孩子的性子来。

“这婚事你要退总得有个退的理由吧?”庆亚婶子喊儿子过来问:“嫌这姑娘长得丑?”

“不算多出众,但蛮对得起我。”儿子说。

“是人家学历低?"

"人家高中,我初中,比我高。”

“那就是人家个子太矮衬不上你了?”

“一米七零,在女人里面算是个高个了。”

庆亚婶子火了,霍地站了起来,“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说你这是跟我唱的哪出戏?”

“她哪里都好,可我就是和她说不到一块去,一说话就炝火,在一块一会儿就感到别扭,这一辈子的日子你说咋过?这媳妇儿你爱要你要,反正我不要。”

再说下去,老二就是抱着葫芦不开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儿,打光棍都行,反正这婚我退定了!

庆亚婶子一下子作难了,儿子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退婚,这次再想要回这彩礼钱怕是有点难:人家姑娘瓜清水白的可是一点错处都没有,再说这亲家是人家村里的支书,也是这一块的面上人,还用上次那方子肯定行不通——大道理就说不过去,再说人家肯定不会吃你那一套,躺在床上想了半天,庆亚婶子把儿子喊了过来:“退婚也行,但你得听我的,按我说的做。”

“只要答应我退婚,你让咋着都行。”儿子说。

再和对象见面时,老二没提退婚这茬,没事儿一样和对象有说有笑的,说了半天,老二忽然问道:“听人家说,你娘年轻时裤腰带有点松,真的假的啊?”

这分明是在骂人家母亲作风不正,姑娘一听,愣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你娘才裤腰带松呢!"哭着跑了。

庆亚婶子连忙到亲家家里去赔情,说儿子年龄小说个笑话都不会,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惹亲家生气了,让亲家大人大量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原谅他这一次。

年轻人不懂事偶尔说话不照条也有情可原,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再说亲家母都过来赔情了,亲家说:“算了,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下次改了就行了。”

再次见面,老二又犯了上次的毛病,这次说的是人家父亲:“听人说你爹年轻时是村里的二赖子,欺男霸女的没少干坏事。”

亲家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这种混账话说一次可以原谅,一错再错怎么说?庆亚婶子低声下气的一再说好话,说小孩子胡说八道都是自己的错,都怨自个儿平日里教育孩子方法欠缺,说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有时说话不过脑子,回去后一定加强管教,保证不会再犯这种错。

亲家问:“你家儿子不会是个缺心眼吧?”

“亲家你真会说笑话,不信你去村里打听打听,有一个人说俺家孩子缺心眼的,亲家你咋说都行。”庆亚婶子连忙保证。

好说歹说,亲家松口了:“好了亲家母,看你家大人这么明白事理儿,再原谅这一次,回家去好好说说这孩子,一个女婿半个儿,要是他们成亲后敢说这种混账话,不用你动手,我当时就得脱掉鞋子盖他!”

“那是那是,自家孩子,你啥时打他他都得挨着。”庆亚婶子陪着笑脸说。

庆亚婶子当时赌咒发誓就差拍胸脯子了,保证儿子不会再犯这种错,可这保证就像是刮了一阵风,没过两天,老二又故伎重演,对姑娘说人家门风有问题,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一脸凶相,一看就个个都不是善茬儿。

这次亲家彻底恼火了:让女儿嫁给这种混账东西,别说女儿受不了,自己都得恶心一辈子,幸好现在还没结婚,没说的,退婚!

听到媒人捎信说女家要退婚,庆亚婶子乐坏了: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可这高兴只在心里,表面上的戏还要演足了,庆亚婶子又连夜到亲家家里去赔情,这次是和庆亚叔两口子一块去的。

冬天天短太阳落得早,吃过晚饭到亲家家时,天已经大黑,人家已经熄灯睡觉了,听说是过来陪情的,亲家门都没有开,说你们回吧,再说也没用,这婚事散了。

两口子贴人家窗户外站着,庆亚婶子低三下四地求着亲家:“哥哥,这么冷的天你就忍心让我们在外面冻着?咋说也得开门让我们进去暖和下吧。”

“张庄的,你再费吐沫星子也是枉然,怕冷就赶紧回家睡觉去,明天让媒人把彩礼钱给你们送过去。”

“哎呀!哥哥,你千万别说这话,我养的儿子不争气,我的脸都让他丢光了,今天赔情俺就没敢白天过来,就是怕人看见俺这脸臊得慌,哪里再敢提彩礼钱的事儿?咱们两家结亲,俺啥都不图,就是看上你家闺女了,闺女懂事,品行也好,能娶这样的闺女做儿媳妇俺是烧了高香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自从说好这门亲事,俺夜里睡觉都能笑醒,儿子说话不照条,这我承认,我也知道我这孬种儿子真的把哥哥气坏了,要是哥哥心里真的气不忿,你看这样行不?孩子还小,再过二年结婚也不算晚,这二年里面我保证把儿子教育好,二年以后,哥哥你看这女婿满意了,就让他们成亲,你要是还不满意,那时就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中不哥哥?”

亲家笑了,“张庄的,早就听人说你能说会道,死蛤蟆都说得尿淌,今天看来真的没说错你,你家是皇宫六院啊?俺家闺女没人要了咋的?还非得吊死在你家这棵歪脖子树上?实话告诉你,就你儿子那混蛋样儿,今天你就是说得天花乱坠这婚也退定了,你等着。”过一会儿,隔窗户递出一沓钱来,“这是你家的彩礼钱,有好听的话回家对着你家老灶爷说去,别跟我说,我听够了!”

庆亚婶子接过钱,捂着嘴偷偷地笑了。

(二)老炳哥

推着轮椅的老炳哥歪着脑袋和我打招呼,几年没见,竟一下子没能认出他来,我一边答应一边打量着他:眼前的老炳哥风尘满面容颜憔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不少,而且,他右眼的眼窝里居然是干瘪的。我不由得诧异了:这瞎了一只眼的脏老头儿真的就是当年那傲气冲天、时不时就兴风作浪的老炳哥?

兴风作浪?嗯,是这词儿。老炳哥年轻时在这一带名头挺响亮,但说句实在话,他人缘可就不咋的了。爷儿们印象里,老炳哥从来就不是个安分过日子的人,这人平日里一贯的强势,说话做事处处都要站在上风头,这本来也无可非议,庄稼爷们谁不想让人高看一眼?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德高自然就望重。可老炳哥不这样,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老炳在咱们这块儿,平趟!凡事都喜欢和人来硬的,处处耍牛充横。庄户人家过日子,不贪你金不图你银,谁愿意天天跟着你眼色转?一个要人敬,一个不敬人,针尖对枣刺,遇到事儿难免就要闹出点动静来。

东院三叔家儿子娶媳妇要办喜事,依老炳哥估计,这肯定是要请他坐上席的——谁不知道我老炳是个光棍茬儿,再说门第也不远,这上席岂能没我的份儿?可明天正席就要开了,依惯例这大红的帖子早就该送来了的,可干等长等楞是没动静,老炳哥明白了:原来自己想错了,敢情人家这锅里就没下着他的米!

老炳哥不乐意了:你不把咱看在眼里,那就别怪咱不捧场,老炳哥家的粪坑紧挨着三叔家的宅子,这粪坑里平常也就倒个生活垃圾啥的,老炳哥连夜用粪桶挑来几桶大粪倒在了粪坑里,一坑的黄白臭气熏天,你那边鸡鸭鱼肉香味扑鼻,嘿嘿,咱再给你加点味儿!

三叔一看,急了:这是怪我没请他,老炳成心恶心我呢。但从道理上你又说不出什么来,你办你的喜事,人家挑人家的大粪,你家办喜事就不兴别人家干活了?可这边欢声笑语喜气洋洋,那边却阵阵臭气熏得人恶心,这喜事还怎么办?三叔连忙请人写了个请帖给老炳哥送过去,老炳哥打着哈哈,拉来两车黄土垫上了那屎尿,心里暗暗得意: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到了还是得请我老炳,你说这是何苦呢?

过分的人总爱干些过分的事儿,有了老炳哥,这村里便会多出些故事来,今天调戏沟北边的小媳妇儿,让人家家人冲进家里把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明天和西院的堂兄弟干仗,人家弟兄三个打他一个,牛逼哄哄的还是让人家揍了个鼻青脸肿,老炳哥总是时不时地在村里制造出一两件新闻来,老少爷们茶余饭后也就有了许多的谈资。90年代的时候,这里的计划生育抓得正紧,一胎上环,两胎结扎,村里的墙上到处都刷着大字的标语,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村里的媳妇汉子们谁不怕?可老炳哥不怕,人家生二胎就做贼似的东躲西藏,老炳哥竟接二连三的生了七个娃儿,村里的支书是老炳哥的干爹——人家上面有人罩着呢,这事儿不知让谁捅到了乡里,乡里的书记恼了:乖乖,这年头儿竟敢生七胎,这不分明往我们眼里推石磙?抓!连支书一块儿抓!几辆面包车呜哇叫着开进村里,大人孩子一起抓进了乡里的大礼堂,自己挨罚不说,亲戚邻居都跟着受连累,远近人知道的都撇嘴:这老炳啊,能过头了!

平心而论,老炳哥这人也并非一无是处,但凡这种性格的人大多是顺毛驴,识敬,人一捧他,他就忘记东西南北了,强势,爱出风头,却也热心。谁家要有事需要帮忙他跑得比谁都快。老炳哥手巧,一般的手艺活难不住他,特别是厨师活儿,煎炒烹炸样样拿得起放得下,他这手艺和城里的名厨当然没法比,但乡下人办事待客置办酒席做上三五十桌菜还是玩儿似的,一边干活一边还跑前跑后的替主人家张罗,操办起事儿来比主人都用心,你还别不服气,老炳哥这上面颇有才干,安排起来丁是丁卯是卯的有条不紊,当时若有不知情的过路人看到,保不齐会误认为这系着围裙、扯着嗓门执事儿的做菜人就是主人呢。

2000年以后,村里头脑活络的汉子们纷纷走出了村子,到城里做起了生意,看到别人的腰包迅速地鼓了起来,老炳哥也动了心,投奔省城里的亲戚干起了房屋拆迁,原以为也能像别人那样马上就赚得钵满盆盈的,谁知道这生意场上不可预计的事情太多,老炳哥没干多久就惹上了麻烦:拆房子时出事故砸死了人,钱没挣上,几万元的投资也打了水漂,最后还是朋友帮忙才免去一场牢狱之灾。

后来就听人说老炳哥病了,中风,心想老炳哥体壮如牛,这点病应该奈何不了他,回老家时见到他,才明白在疾病面前人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中风引发偏瘫,老炳哥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眼睛瞎了一只,话都说不清楚,路也走不稳了,没有办法,嫂子给他配置了一辆轮椅,老炳哥出门推着,用以维持身体的平衡。

病了的老炳哥日子过得凄凉:年轻时孩子多负担重,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老炳哥又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孩子们都跟着他担惊受怕,小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对他的怨忿,现在老炳哥成了这个样子,儿女们愈加不拿正眼看他了,再说各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都在忙着操持自己家的生活,虽有七个孩子,除非逢年过节,平常日子里也就嫂子照顾他的吃穿起居,儿女们很少在跟前伺候了。

“人这一辈子,谁能知道自己走到哪一步呢。”这里的大人们常常以老炳哥为例,告诫着晚辈,“像老炳,年轻时服气过谁?你看现在混成这样。唉!人啊,太过格了终究没有好处,做人还是收敛点好。”

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市看癫痫病比较好的是哪家医院太原哪家医院癫痫好济南哪有癫痫病医院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