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山野黑暗录(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4:38

一、黑暗来临

烟墩包村是丘陵。由于靠近城镇,村庄大小公路贯通,丘陵看不出多大起伏。道路两旁的白杨,枝桠挨挤一处,犹如围拢一块伸开的手指,粗细长短不等指向天穹。枝条上有刚刚绽开的鹅黄新芽,微小柔弱,还看不出气象。但也不能让人忽视。在清晨,初生的太阳不那么有力,却新亮,在骨骼般支棱的树枝上泽泛出晶亮星光,萤火虫似的清洗一个冬天的灰茫晦暗。鹅黄新芽的耀眼,会让人陡然心惊,春天真的来了。

现在是黄昏。夕阳挂在树梢,贴画般,渐渐低于树梢,低于枝桠,然后沉沦大地。太阳消失了,光线还在,不过颤悠悠地,存在人的眼睛中。这样的当儿,人不由恍惚出神。你会情不自禁地去想,究竟是朗朗大地吞没了夕阳,还是它们握手言和,相互消融?无论哪种,你都不得不注意泥土。泥土在变化,一天一个样。曾经封冻心扉的泥土,经由春阳照耀雨水滋润,已洞开心窗,生机萌发。放眼一望,原野绿意盎然,婆婆纳雏菊蒲公英野莓绽放各色花朵,点缀其中,渲染出缤纷。也许正是它们,吸纳了沉沦夕阳的亮泽,延拓光明。

黄昏时分,山野清微。

你收回视线,专注于脚下。脚下的泥土湿润,显然正在遭受蚯蚓和虫子的疏松,有股少年的蓬勃劲头。

鼻子清晰地嗅到被烘焙的腥甜味。

风轻柔,花海朦胧。天地似被一张大手蒙住,开始混沌。色彩和光亮被遮掩,模糊。慢慢再到混沌。两者看似相近,却也隔着若干距离。混沌是对模糊的升华,是对光亮的终结。当你的眼睛被黑暗掏空,混沌亦无法比拟,它删繁就简化万为一。单纯。初始的状态,令你想起回归,九九归一。你追逐那样的方向。倾斜,游离,下坠,沉没。趁着混沌还未真正到来,你在原野上穿行,目光向下。然后凝滞。

目光被水池堰塘润泽,虽然它们被圈养成鱼池,已非真正的池塘。池塘水绿中泛黄。绿黄色泽,类似快要枯萎的植物颜色。这令人遗憾。可你看见云彩和晚霞的倒影,看见树林花草和庄稼的逆向生长。在池塘沟渠中。那一刻,你无由地原谅。不,应该说是被清澈收买,而后接受清澈的回赠。

清澈送给你目光所需的遇见。啊,目光……视线内的高远天空,湿润丰腴的原野,彼此间拉近,几乎融合。你在其中,伸手可触,踏脚即响。黄昏下的山野,清风荡漾,空气中弥漫着草木香花香。那张狂的芬芳,无畏无知,一个劲地分泌本色气味。新鲜、蓬勃、自由、原始。

纯粹此时等同无邪,等同毫无顾忌。充沛的自然原理。存在的真理。真理的伟大不是知者甚少,而是知晓甚晚。这在某种意味上决定了残酷。残酷地告知,曾经忽略的背叛的东西,恰恰弥足珍贵。

夕阳隐遁,光线偏离。云彩转瞬即逝。原野无序。房屋空寂。乡村凋零。黑暗潮水般涌来,一波波地,拍打田塍沟垄,泼溅浸骨的凉寒浪花。但有风,它顺着黑暗的缺口,一脚跨进黑夜,心安理得地发挥夜风的作用。它奔跑,它嚎叫。孩子气十足,悠哉游哉。毫无遮拦的山野,助长风的顽劣脾性。它越发张狂放肆,索性豁开大嘴巴,吞咽黑夜潮水拍溅起来的浪花,又一口吐出。

夜气迷蒙。烟雾笼罩,又在万物表面蒸腾。

黑夜王国。大神小鬼狐仙树精水妖,苏醒过来,一番装扮后悠然出行。袅绕夜气中,他们身手矫捷,交集碰撞,或擦肩而过,仿佛流星一样划出弧线形状的轨迹。但你听不见他们任何声响。也许你偶然碰见,比如年少时,在乡野,你总免不了听说谁谁遇到了鬼,甚至你真有一天遇见了鬼——莫名其妙地头脑发热舌头长泡发疼,不是遇见鬼还有什么?有鬼就有降鬼的法术。一个擅长巫术的老人(她是你祖母,她的法术是无师自通还是传承而来?不得而知。但那法术神奇,你亲眼见证),她借助晚上亮煌煌的月光驱鬼。她右手挑起银针,扎向左手托着的葫芦瓢,扎出一个圆圈,再回扎一个圆圈,一边扎一边呼喊:出来,小鬼,出来,小鬼……怎么解释呢?就是那么神奇,第二天清晨醒来,你恢复了正常。你还是怀疑,再去询问祖母道理。祖母说,小鬼逗你玩玩,你真得罪了他们,银针也救不了你。

你心灵烙下“夜鬼”的记忆,并领略他们的习常——你尊敬他们,礼让他们,一切安然无恙。前提是,你要相信“鬼”的存在,你还要相信,为“存在”留下一席之地。

“冒犯”是黑暗的大忌。而缺乏敬畏的冒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比比皆是,并习以为常。这在某种程度上决定,平常人今生难得有缘去见证各路神迹,只能依靠某些传说去揣摩感知。但“揣摩感知”,属于心灵的事。这是神灵遗留凡人的最后空间。想所知所想,信所知所信。心灵也浸染了无法言说的神秘。它召唤出看不见的虚无。

心灵。乡野。黑夜。无可描绘的时空段,碰撞交融,以下坠姿势倾泻,尽可能地倾泻虚拟的水流。这虚无的幽静的……却无所不在。

而虚无,与现实对垒。如下的现实,你无法说清它的轻佻沉重、荒诞无稽、驳杂繁芜、市侩轻薄,它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它以水泥钢筋般坚硬的结局解构前因后果,打造通往目标的惟一通道。通道上挤挤攘攘人头攒动,从不虚席空位。它看起来恒久无敌,帝王一样霸道专横。

幸而,还有虚无。虚无的出现恰逢其时,浩瀚无边。它天生就是现实的克星。那些失败者,被现实击溃的失败者,他们会在某个时间以虚无捧出昂贵的反击。你无数次听见虚无主义者睥睨着眼神狂叫和冷笑。你不觉得异常。因为,中规中矩标本般的笑容和声音,要你看透了作伪。反感中,你时不时也成为睥睨者一员。你深受其害,却又幸运地被告慰佑护。在乡野。在黑夜。

如果说,这是失败者必须承受的遭遇。毋宁说,这是被虚无填充后的“馈赠”。你的目光向下时,你的听觉、嗅觉、触觉纷纷灵异。声色在黑暗中如此斑斓丰沛。

二、黑暗光源

当你说着光,光就出现了。

黑暗中乡野的光。在那瘦削的还未丰满起来的月亮,在那寥落的星辰,在那被雨水灌溉的沟渠池塘,还在那沉默的花红柳绿中。远处城市的灯火野心勃勃地渗透冲击,终究惨淡。

什么也没有。那种单纯意义上的光亮,映射你眼睛后给予你视线的东西。

却没有。

三月底,你去了武夷山一个名叫厚朴的村庄。厚朴村在清江段的某处山腰,海拔在千米之上,因为厚朴树木众多而得名。村庄房屋几乎独门独户,丛林相隔,散落于山段不同海拔处。因为散居于树林中,门不对门,户不挨户。寂静是村庄底色。袅袅炊烟漫出绿色屏障,传递人间一日三餐的烟火气息。鸟鸣水滴狗吠,偶尔一声方言味的吆喝,越发衬托出日常的静谧。寂静的气息慢慢过度成气场。你一置身其中,就被寂静的气场笼罩。

而三月底的夜晚,山林中只有笼统的黑。罩下静谧大网。夜色庞大,元气充沛,从空中向下倾洒弥漫。被夜色遮掩的山脉、庄稼、树木、花草、池塘、袅袅炊烟、小孩的啼哭、农妇绵软湿润的笑声、方言浓厚的责骂分辩、夜鸟虫豸的啾哞、牲畜的嚎叫、寒凉的芬芳、正在酝酿成形的梦境……一起坠落。向下,再向下,贴近地面,还在下坠,掉进时间的深处。

虽至阳春,但在山林夜晚,凉寒浸骨。你却觉得,凉寒与黑夜匹配。也可以说,这样的凉寒正是需要。你缩着肩膀,站在屋外的道场上,接受凉寒夜气的侵袭。深沉的黑暗,垒起无形的屏障。于是,视觉被静谧淡漠、忽略。听觉逐渐突出。沙沙到唰唰的,是风拂过新叶的摩擦声。叽咕的夜鸟。牲畜的偶尔梦呓。苏醒过来的虫子,扯喊喉咙,针尖似的划过光滑若丝绸的夜晚。而微微的却经久不息的颤抖声,是植物在拔节庄稼在生长。恍惚中,你还听见血液的汩汩流淌,脉搏的跳动,微热的声息。

细微、绵长、片段,黑暗中所有生物的声音,被寂静统帅出最后的律动,心跳一般地嘭咚。寂静消弭了个体与个体的差异。寂静是什么?山野中,它就是自然禅。圣教往生论这样说,“心凝住一处之平等安静状态,远离本能所起的精神动摇,称为寂。而断绝一切感觉苦痛之原因呈现安静状态,称为静。盖由修禅定,可令心止于一处、远离散乱等,且摄持平等”。你理解的就是,心念归一。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你的灵魂。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他们的灵魂。此时,你就是他们,他们就是你。融合在黑暗中。而夜色如水,奔涌出绵长的河流。被夜色包容的生命,拥挤在夜色的渡船上,接受河流摆渡。

从此岸到彼岸。

你说,要有光,光就出现了。

心镜明,长鉴照。它不在别处,在夜渡者(譬如你)体内胸口。夜色中,夜渡者看见它的悠忽身影,在胸腔内飘摇,然后透射体外。这不是谵妄。行舟黑暗水流的渡者,他们接受乡野黑夜的馈赠,天生就会一些乡村手艺,甚至最原始的钻木取火。胸中之火,穿透被黑暗河流摆渡的肉体,照亮河流,点燃眼睛。你从远处看见他们。你的声音无法企及他们。但是,黑暗中的寂静,要你看见灵魂之光,你的眼睛为之一亮。看见……奇迹一般,却顺理成章。不是吗?山野村庄,回归天地元气的夜晚,一切付诸虚无。而虚无恰恰是无中生有,神秘莫测,创造奇迹。

虚无……你只要去相信,譬如你相信光,光就出现。譬如你相信神灵,神灵帮助你看见光源所在。

山野……光源。微光波泽的寂静和澄澈,在黑暗河流上扩充、笼罩。

也许有人会说,山野大寂,不就是树木、水流和虫鸟组合出的氛围吗?而树和水在城市也是有的,鸟鸣虫叫,也不稀罕。不仅仅是树木和水流,山野及山野中的村庄具备的,城市从来不缺乏。此话不虚,却无法要人信服。无法信服的论据就是,去黑暗中看看。城市夜晚中的树木、水流,栖居其中的虫豸飞禽,它们还是它们,似乎没有改变,但又发生了变化,甚至是变异。远离山野的树木、水流和虫豸飞禽走兽,它们在城市的夜晚,毫无机会经历纯粹的黑暗,也无法得到黑暗河流的清洗,从而不能被黑暗河流摆渡。它们被噪音充塞,全身布满雾霭废气的色斑,犹如沉重的肉身,在年月中速朽,无法做到常新。

没有纯粹的黑暗,也无法谈及纯粹的岑寂。而寂静之道在于:心体寂静,妙用无穷,故名真慧。这是宗教言论,换成俗话,大致就是丢弃真慧者,不过是“缺少灵魂的空心人”吧。

这多少令人失望。

黑暗和岑寂,它们只有接近本色时,才会裂变,自然的无穷与神秘才有稽谈论。“真慧”显现。笼统的黑,不动声色的黑,暗无天日的黑。黑暗的背景中,虚无产生。罩在你身上的黑暗,包裹你侵袭你穿透你。恍惚中,你被迫脱掉你的肉体,走进你的灵魂。

而黑暗到虚无,只有山野才会呈现,城市无缘。

三、黑暗影迹

白鹤冲是个丘陵地。但白鹤冲这个名字直白地透露,很久以前,它并不是丘陵,而是高岗。千万只白鹤集聚,然后俯冲山林,一时,“清摇县郭动,碧洗云山新”。世人旷疏,万物自闲,清明晓镜,真个令人陶醉,心系神往。现在,白鹤也不少,但白鹤俯冲山林这样的奇观不再有。白鹤冲——“拂石疑星落,凌风似雪飞”的清妙姿态,只能化为想象。高岗在现代机器前,已经变矮,快要接近平原。所幸的是,丘陵还没完全丧失轮廓。

春天的白鹤冲,果然白鹤成群,翩翩振翅,在蓊郁的山林中扶摇,而后落脚于某处塘畔泽地。白鹭联翩雪,青茭潋滟烟。与其说是山野的春色吸引了你,不如说是白鹭池水晚立的情境挽留了你。

持此心为境,应堪月夜看。可惜没有月亮。一个黑灯瞎火的夜晚。你在这个村庄度过了不眠之夜。

夜色中的冷、黑、寂挖掘幽深的洞穴。你仿佛坠入其中。但你丝毫不觉得惊悸。相反,你有些好奇。在视线无能为力的时段,一些东西规避了常识,也就凸显了自有的力量。甚至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一些想法无法抑制地冒出来,水漫山坡一般,前呼后拥地叽咕而出,几乎蔓延理智的边缘,洪水般覆盖你。零碎的片段的,融合了记忆和传言的东西,牵引你的意识,带领奔走。你毫无招架之力,被迫陷入其间。但你知道,你并非百分之百的“被迫”,其中还附带了追随——你仅仅想了解,黑暗中的山野村落会出现什么。

或者说,黑暗中的虚无绑架你后,还会给你上演什么。

这样的想法固执,却充满孩童般的好奇。你看见,一个懵懂少年,刚刚涉世,却遭受到无法言说的悲痛。他把委屈的身体放逐到山野,踯躅于黑夜。黑夜来临,夜风阵阵拂过,带来山野中所有的黑暗。寂静雄阔,黑暗袭身。黑暗之水仿若他眼中泪滴,漫涌覆盖再清洗。徜徉在黑暗中的少年,他站定,仰起脑袋。他看见稀藐又奇特的幻象——某种蕴涵了神迹的东西,在与少年谋面。幸运就要降临。这不仅是告慰,还带着肯定自身后的祈祷。肯定……少年是以回眸的方式反省了自身言行。少年确定,他没有错,真的,不冒犯不唐突,良善的人伦的,这不正是来自乡野的自己从小接受的伦理规范吗?现在,少年一步步把自己退回到来时的轨道,退回到黑暗中。

没有错误的悲伤,被少年检索出一个词语:遭遇。命运的遭遇,总免不了,但少年须要说服自己。少年只有退回,退回到来路,来路的始点。

癫痫怎么治疗方法孕妇可以服用左乙拉西坦长春癫痫治疗最好医院贵州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