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心灵作家专栏】开在岁月中的温情花朵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36:39
无破坏:无 阅读:2915发表时间:2014-12-31 14:50:54 摘要: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爱人为我打来的饭,送到我肚子里的粥,浮世里的爱,不一定惊天动地,也不一定非要感恩涕零,当你卧病在床的时候,有爱人陪伴在你的身边,一勺一勺地送到你的口中,爱,就在这一焦作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粥一饭里,那么动人,暖心。   1.   曾经以为,步入中年的爱情,如同艳丽的鲜花开过以后,在慢慢地凋谢,直至花落泥土,不会再有璀璨的一刻;曾经以为浪漫的爱情属于正在热恋中的年轻人,中年人的爱情已经没有了卿卿我我,初心已经被磨灭,柴米油盐已经把爱情浸泡得失去了原汁原味,变得索然无味了。   直到有一天,我再次端起爱情的酒杯,仔细品尝,才感觉到,美好的爱情,像一杯醇香的佳酿,放置越久,越能品味出芳香的甘醇,给人美好和激情,意味深长。   步入中年期的我,不幸患上了胆囊炎和胆结石,一直饱受疾病的折磨,疼痛起哈尔滨癫痫要做的检查来痛不欲生,彻夜难眠,每到这时,熟睡中的爱人不管多劳累,总是半夜起来,把药给我送到嘴边,把水给我端到床头,看着我吃下去,才肯躺下,然后,轻轻地给我揉着肚子,给我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让我的疼痛缓解下来。我怀着对医院的惧怕感,总是不愿意走进医院的大门,可看着我经常难受的样子,爱人说道:“不行,你的病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了,得赶快治疗。不行做了手术算了。”   做手术?我有种恐惧心理,因为我曾经听说过,做过胆结石手术的人受到的是炼狱般痛苦:把胆囊切开,把胆囊里的碎石拿出,然后再把胆囊缝合,可这样下来还不能保证以后不复发,随着时间的推移,胆囊里还会生长出结石,还得进行二次或者三次手术。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做手术,保守治疗吧。也许吃药它能慢慢化解,或许它会自己从胆囊里冲出来。”   怀着对药物治疗的希望,我一直在寻求关注各种治疗胆结石的方法,因为我西安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听医生说过:胆囊炎也是因为胆结石引起的,胆结石长期在胆中折磨胆囊,把胆囊形成了溃疡,只要能排出胆结石,胆囊炎也会慢慢地好起来的。于是,中药西药、偏方和物理治疗,只要我听说对治疗胆结石有疗效的药物和治疗方法,总是千方百计地去尝试,嗓子里、五脏六腑饱尝了各种苦涩药水的侵袭。   听说鸡嗉子可以化石,我专门跑到卖烧鸡的门市去买来人家杀鸡后的鸡嗉子,当老板听说我是用来治病用的,慷慨地用很便宜的价格卖给了我,这个东西是消食健胃的,每天吃,可不那是那么好滋味,每天吃得我饥肠淋淋的。   听说玉米须可以利尿排石,爱人每次从老家回来,总是手里拎着一大兜子玉米须。他说,妈妈听说玉米须可以治你的病,每次回到家中,都去地里找些玉米须回来。说只要能治你的病,咱这里这个东西到处都是。   我心里被感动着,我可以想象出,在烈日炎炎下,一个年迈的老人,在人家的玉米地里,偷偷摸摸地在拽着人家的玉米须,好好的玉米让你把美发给拔去了,变得光发秃顶,被人家当成小偷也不冤枉。唉,我的一场病,让婆婆跟着遭殃。   在使尽了各种药物,尝遍了寻找来的偏方后,我的胆中的石头还是稳如磐石,在和我打着持久战。我仍在受着结石带来的折磨,那不仅是痛不欲生的蹂躏,更要命的是生活中受到限制:油腻的不能吃,动物脂肪不能吃,硬东西不能吃,冷的不能吃……只要是不利于消化,对胆汁排泄不顺的东西都被排斥在外,长时间的运动也受到限制,稍微不注意,带来的就是彻骨铭心的疼痛折磨。   有时候,看着我被病魔折磨的难受样子,爱人对我劝道:“长痛不如短痛,干脆做了手术算了。”但我还是对手术充满恐惧感,迟迟不敢下这个决心。   一天,爱人上班回来对我说道:“我听说现在有一种手术,微创手术,不需要在身上开刀,只要在身上打几个小洞就可以把胆里的石头拿出来,是个小手术,人也不痛苦,创伤小,对身体也不造成伤害,头天做了手术,第二天就能下地走,要不你做这个手术吧?”   微创手术我也听说过,但没有想到它有这样的好处,我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经过四处打听,爱人选择了邯郸市铁路医院,这里有一个外科主刀的大夫是熟人,他在微创手术方面是医生,已经做过万例胆结石方面的手术,而且效果很好,无一例失败复发的,找到了一个放心的医院和医生,我们都放心了。   接下来就是办手续,住院。医院离家里很近的,我自以为是个小手术,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双方家里人都没有惊动,俩人快速地办理了住院手续。安排好住院的病房后,晚上,跟护士打了个招呼,扯了个谎言,溜出去了。护士再三嘱咐道:“你们不要远走,晚上还有事情。”我们答应着护士,急切地跑出了医院的大门。好不容易有了两人的世界,哪里还管那么多!   深秋的夜晚,明亮的月亮柔软地,亲热地笼罩在城市的上空。我们两人拉着手漫步在邯郸的街头广场,看着灯光下双双成对的年轻人,感怀着自己青春已逝,嗅闻着广场上一阵阵饱含着馥郁幽香的微风,吹得我们神迷心醉,流连忘返,我遥想着马上就要摆脱病魔的折磨,在这样的夜晚,怎不叫我心醉和充满快感呢?      2.   等我们俩人从两人世界的夜晚,潇洒、浪漫够了,回到了医院,迎面而来的是护士满脸的怒气和训斥声:“你们去干什么了!我一直在等着你,找你们哪里也找不到!电话也不给留,你如果这样,明天的手术也做不成!这个责任谁来负?你们太散漫了!”我们不敢再吱声,爱人还一直跟护士说着好话,陪着笑脸,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来医院挨刀子,还得被人训斥,低三下四的,这是什么理啊!   接下来,我被“请”进了护士的办公室,先是灌肠,一股清凉的药水顺着我的肛门进入我的肠道,不一会,我感到肠道里一阵下坠的感觉,急忙忙跑到厕所了,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腹泻,几乎把我的肠道清空了,我一阵虚脱,几乎站立不起来了,摇摇晃晃中,从厕所里走了出来,那一阵子,我的脸色可能是煞白的,爱人急忙扶住了我,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脸色这么难堪?”   “没事的,一会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就好了。”护士在冰冷冷地说着,这些,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她的心,已经麻木了。   接下来,护士又让我坐在她的眼前,开始给我插管,一根细细的透明管子,从我的嘴里到喉咙里,再到胃里,插得我一阵反胃,干呕不断,爱人一直在旁边扶着我,我干呕得眼泪都出来了,长长的管子,一直伸到了我的胃里,我的嗓子眼里好像卡了个东西,堵塞得我上不来气,呕吐声不断,肚里阵阵撕心裂肺地难受,我的眼泪一直在流着,一阵阵揪心的嚎叫声,依偎在爱人的怀里,爱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安慰着我:“坚强点,不要紧,马上就好了……”   清了肠,插了胃管,我在爱人的搀扶下,从护办室里出来,艰难地挪动着步子,从护办室到病房没多远的路,我走的格外漫长,被插上了胃管,好像身子上被桎铐上了枷锁,每走一步,胃里格外地难受,身子也虚脱得有气无力地,靠着爱人的搀扶才能挪动步子,一边走,一边流着泪,嘴里还在不住地埋怨着爱人:“你不是说是个小手术啊,怎么这么多的事?弄得我还没有做手术,已经怕了。”   到了病房,病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爱人把我扶到床上,给我铺好被子让我躺下,用手给我整理着额前的头发,抚摸着我,笑着安慰着我说道:“怕啥?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你的身边呢?看你多好?有我陪着,像个太太似的,有老公伺候着,我想享这个福还享受不了呢?”   爱人的话让我转悲为喜,破涕而笑,可想笑还不敢笑,一笑,胃管在嗓子里难受得受不了,只好咧着嘴,比哭还难堪:“你……你……你气死……我……嗨……嗨……”含含糊糊的笑声中有我无奈的心情。   是的,在人前强势的我,只有在心爱的人面前,我的柔弱的一面才暴露无疑地展示在他面前,在任性地放纵着我做女人的弱点,我紧紧地握着爱人的手,仿佛有什么非常甜美,非常有力的东西,无限柔情与无限之爱的东西,连接在我们的中间。   第二天一早,担架车推进了病房,我心里的恐惧感再次上升,爱人搀扶着我躺在担架上,用嘴俯在我的耳边,悄声说道:“坚强些,我在外面等着你的消息。”我紧紧地握着爱人的手,眼里含着泪微笑着点点头,担架车在滑动,爱人尾随在身后,给我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脸上堆着温馨的微笑,含颌给我点着头。   担架车从二楼走过坡式楼梯,直接上了三楼的手术室,爱人一直尾随在担架后面,看着担架车推进了手术室。进了手术室,我成了一个机械人,任凭医生的摆布,有个麻醉师在我的身上用一个刷子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身上涂抹着麻药,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3.   等我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下午的一点,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些模糊的身影,先看到的是爱人焦虑的目光,我腹中如有翻江倒海似的蛟龙般,胃中一阵巨大的冲击力涌上喉咙,张开大嘴,一阵呕吐,爱人急忙把便盆接在了我的口下,呕吐了两大口之后,我的脑子清醒过来,眼前的人影也看清楚了,原来姐姐们都来到了我的身边,她们一直在埋怨着我:“这么大的手术,也不说一声,指着你们两人怎么行!你躺在床上不能动,光靠着他一个人伺候怎么行!”从姐姐的话中,我得知姐姐们是听母亲说我做手术后,急忙赶到医院的,姊妹们的情义,在那一刻,分外地让我欣慰和甜蜜。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我处在昏迷中被医生在肚上做了手术,醒来的感觉是同死神擦肩而过,我有一种浴火重生的快感。   爱人拿来一个用塑料袋系着的口袋,里面有些液体和肉块似的东西,爱人指着里面的东西给我说道:“看见了吗?这东西就是你胆囊里的结石,已经和肉粘连在一起了,所以你经常地疼痛。都是这东西在作崇。”我看着里面的东西,用手摸摸,硬邦邦的,但用眼看,已经分辨不出是肉还是结石了,只能看到肉乎乎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在液体中漂浮着,这个害人的东西终于从我的胆囊中清除了,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松了口气。   刚刚做完手术,我的身上插满了管子,胃管、导尿管、各种体征测试仪,爱人一步不离地守候在我的身边,吃饭的时候,姐姐们替换着他,他总是匆匆地吃点饭,马上又赶了回来,我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在牵动着他的心,时刻盯着我的脸上的表情,一会问问我:“还疼不疼?”一会用棉签给我擦拭着干燥的嘴唇,在我的眼前一直是他晃动的身影。   极度虚弱的我嘴里插着胃管,说话都是模糊不清的,我的意思他只能去猜测,但每次都会猜到我说话的意思。这大概是夫妻之间的心心相印的一种默契吧,“心有灵犀一点通”,这种默契,是旁人无法融入到里面的。   到了晚上,我伤口的麻药劲开始过去,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开始侵袭我的腹部,我叫声不断,一直守候在身边的爱人急忙叫来了医生,给我打了一针止疼针,疼痛才慢慢地缓解下来。   爱人守在我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这种细微的亲和动作,让我在疼痛时,感到疼痛似乎也在分散到了他的手中;感到有股力量在通向我全身的血液里,有股强烈的力量在支撑着我。   爱人把嘴唇对着我的耳边说道:“知道吗,你现在是个没有胆的人了,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胆了!”   什么?我惊诧地长大了嘴,简直不相信我的耳朵:“我没有胆了?我的胆呢?”爱人说道:“做这种手术,都要把胆囊切除的,我让你看的东西,其实就是你的胆囊被粉碎后,连着结石一起被取出的。”   我心里顿时有种悲哀,我没有了胆,我的周身器官已经不完整了,我不是成个残疾人了吗?泪水,盈溢出了我的眼眶。   爱人看出了我的心思,给我擦着眼边的泪水,对我说道:“没事的,我咨询医生了,还问了好几个医生,切除了胆囊一点不影响生活,只要对身体有利,缺个胆囊怕什么?那就是个病灶,带着它还会生出结石的,要不,我借给你个胆使使?”   这个诨人,人家还在生气,他倒给你开起来玩笑,我嘴里含着胃管,忍不住吱吱唔唔地“嗤嗤”地笑起来。      4.   手术后的*一天早晨,医生巡房时,询问了我的状况,嘱咐我输完液下地活动。如果在传统的手术中,必须拆了线,等刀口愈合好才能下地活动,而这种微创手术第二天就能下地走,而且医生的要求必须下地活动,让我着实大吃一惊,于是,在爱人的搀扶下,输完液体,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开始了微微艰难的运动,每走一步,身子弱不禁风,几乎是全身倾斜在爱人的身上,我在活动,不如说他在活动,每次活动完,我浑身无力,他累得大汗淋淋。   第二天,我身上的管子少了,我感到了轻松不少,但胃管依然在插着,我依然不能进食,只是靠着液体在供养身体的营养,虽然自己不能吃饭,每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会让爱人去吃饭,即使身边没有人,我也会让爱人去吃,爱人却坚持等我输完液才肯走开,或者身边有了人才去匆匆地吃点饭,匆匆地赶回来,到了晚上,爱打呼噜的他困得几乎睁不开眼了,出去跑到厕所里抽根烟,然后回来,等到我睡了,他才能趴伏在床边躺会,等到醒来后,看着我醒了,抱歉地问着我,是不是打呼噜惊醒了我?   每当我听着爱人那酣睡的呼噜声,心里有种感动,即使我睁着眼睡不着,也不去叫醒他,有事也等他醒睡熟完一阵后,才去叫醒他,我的一场“小手术”,让爱人精神上如同一场大手术。 共 633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