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丁香•祝福祖国】姐爱如歌(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3:31

人生如水,我就是一条快乐游动的小鱼,姐姐就是我人生中那条波澜壮阔的大河;岁月如歌,我就是一个欢腾跳跃的音符,姐姐就是我岁月中那支优美动听的凯歌;姐爱如歌,她那天籁之音的歌声,扣人心弦的旋律,平稳明快的节奏,跌宕起伏的乐章,犹如甘甜怡人的清泉汩汩地流入我的心田,培育了我这棵禾苗茁壮成长,生机勃勃。

我唯一的亲姐姐孙玉英生于1933年10月7日11时50分、星期六、农历八月十八、中秋节后第三天,距离寒露(10月9日)还有1天,黄道吉日吉时,当天适合祭祀、开光、进人口、交易、立券、纳财、纳畜等。属相鸡,天秤座,幸运花为鸡冠花。

姐姐现在虽然已有85岁的高龄,但她清谈饮食,勤于活动,心态极好,就是“不留气”,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便发泄出来。她没有任何的病痛折磨,神采奕奕,身体健康,红光满面,老当益壮。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依我说,我的姐爱,如山似水,山水相连,天作之美,在天地之间给我捧起了一个欢乐的童年。我的家庭贫穷,父母整天忙于挣钱养家。姐姐比我这个小弟弟大十七岁,姐大如母,我是在姐姐的胳膊上笑的,是在姐姐的怀里睡的,是在姐姐的背上长的。我和她感情极深,姐姐非常疼爱我,无微不至地呵护我,我不会走的时候是贴在她身上的“膏药”,会走的时候是长在她身后的“尾巴”。姐姐特别讲卫生,把我身上的尿骚气变成了芳香味,把我流鼻涕的鼻孔里也擦得干干净净。姐姐的爱是伟大的爱,正是在姐姐的精心关怀下,才有了我的顺利成长,姐姐对弟弟的感情相对母爱也毫不逊色,我对她的依恋根本就是一个孩子对母亲的依恋。

姐姐身材高挑,模样俊俏,梳了两根齐腰长的大辫子,十八岁的时候参加了抗美援朝宣传队,唱歌演戏扭秧歌,在十里八乡是个出了名的大美人,来俺家的媒人如同流水,把门槛都给踢断了。我姐姐眼光高,挑来挑去挑了四五年,哪一个也没相中,可把我的父母给愁坏了,常常骂我的姐姐挑花了眼。

我的父母很迷信八字算命,有位算命先生说我姐的八字为“癸酉、辛酉、丙午、甲午”,纳音命为“剑锋金”,五行个数:3个金,1个水,1个木,3个火,0个土。命中缺土,金多命硬。“勤劳节俭品貌好,个性刚强针线巧,婚姻富贵在西方,遥远郎君把手招。”土主胃肠,“命中缺土”则胃肠机能较弱,容易有腹胀、腹痛、腹泻的疾病。“剑锋金”坚硬无比,近则妨克家人,“金多命硬”则必须远嫁西方,才能得到婚姻幸福。我的父母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紧接着我的未来姐夫家就来提亲,姐夫家居住在妙乐寺塔下的五车口王庄,姐夫王金奎远在陕西铜川当工人,说他的工资很高,生活优越。我的父母证实了陕西铜川就在远离俺家一千多里的西方之后,就爽爽快快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我五岁那年,躺地打滚,嚎啕大哭,紧紧拉住姐姐的裤腿不放,也没有挡住姐姐出嫁,不久姐姐就随着姐夫王金奎坐火车远去了陕西铜川。

我在以后不能见到姐姐的日子里,只要一想起姐姐就哇哇大哭,父亲的巴掌、母亲的哄劝也对我无济于事。姐姐在信中得知后也常常以泪洗面,日夜挂念我这个年幼的小弟弟。她不断给我写信寄物,想方设法逗我高兴。永难忘姐姐第一次给我寄来了一双篮球鞋和一身蓝色的小制服,把我打扮得像城市里的小孩子,使我走在农村的大街上人人羡慕,得意洋洋。

我七岁那年,整天闹着母亲要去陕西铜川去看姐姐,把家里哭闹得天昏地暗,神鬼不安,母亲只好带着我坐火车去了陕西铜川。路上那个难呀,如同登天!我家东距武陟县城三十五里,那时不通汽车,就雇了乡里唯一的一辆人力双胶轮小平车,母子俩坐在上面,半夜出发,拉车人走走歇歇,直到天明才拉进了武陟县汽车站。站里唯一的客车坏了,修也没修好,费尽周折才调来了一辆拉煤的卡车。乘客们帮忙把煤卸下来一半,全站在煤上被拉到了东去四十多里的詹店火车站。我又渴又饿,哭闹不止。母亲下了几次决心,才舍得掏出一分钱给我买了一碗热水,母亲只是润了润了嘴唇,就让我把水全给喝光了。我等得心焦火燎才坐上了南去郑州的火车,火车开得很慢,逢站必停,还几次停下来为快车让道,不足一百里的路程,直到天黑才进了郑州火车站。母亲背着沉重的包袱,手里紧紧拉着我排着长队买了车票,接着就拉我跑个不停,通过又长又高的天桥,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紧赶慢赶来到了西去列车的站台上,因我的拖累而耽误了检票上车的时间。开车的铃声响了,列车员不让再上车。母亲气得狠拧了我的屁股一把,我哭得呼天抢地,列车员动了恻隐之心,就大发慈悲拉着俺母子俩登上了车厢。从郑州到西安,在木头做的硬座连椅上整整坐了一夜,坐得屁股生疼,浑身发酸,直到早上八九点钟,才被母亲拉着我穿过又深又长的地道,走出了西安火车站。等到中午十二点钟,才等来了可以省钱的铜川往西安运煤的回程车。母子俩坐上运煤的空车,不足二百里的路程走到下午五点多钟才到了铜川城区。天色将晚,母亲不知到王石凹煤矿应该怎么走,急得满头大汗,就拉着我拿着姐姐来信的信封上的地址来回转圈,逢人便问。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母子俩心灰意冷,准备夜宿火车站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好心的河南老乡。他在铜川市里当大干部,紧急联系到了一辆要回王石凹煤矿的卡车,强行安排俺母子俩也坐到了司机室里。母亲把我搂在怀里靠紧车门,小心翼翼地尽量远离司机,生怕妨碍司机驾驶。车行三十多里,到了王石凹煤矿,已是满天星斗。这里的河南老乡很多,一大堆武陟同乡工人听说老家来了人,都很兴奋热情,争相问长问短,抢着护送。两个人替拿包袱,搀扶母亲前走,一个魁梧大汉背着我紧随在后。时间在晚上九点五十分,我才终于见到了昼思夜想的好姐姐。我抱住姐姐的脖子嚎啕大哭,谁也没有把我劝得下来。

这次看姐姐的旅程时经两天两夜,奔波一千五百多里,吃尽了千辛万苦,历尽了千难万险,在我的幼小心灵里铭刻下了极深的烙印,使我永世难忘。

在和姐姐相聚的日子里,我这个已经七岁的孩子还天天赖在姐姐的背上不下来,让她背着我到处游逛。

姐姐有了孩子以后,经济条件也很紧张,为了照顾多病的父亲和母亲,为了供我上学,她省吃俭用往娘家寄钱,还往娘家捎回了许多旧衣裳。我的母亲把这些旧衣裳巧手改做,就成了我上小学和初中时的时髦服装。

1959年的春天,姐姐回来看望母亲。姐姐突发妇科疾病大出血,住进了医院急需输血。已经9岁的我把手臂一捋,坚定地说:“医生,你抽我的血给姐姐吧,只要姐姐身体能好,无论抽我多少血都中!”

1966年12月,我16岁,参加了红卫兵长征队,从武陟五中向西走了1420里到了延安,在延安参观了几天,又从延安南下走了500多里到了铜川。我背着背包,顺着运煤的小铁道走了半夜,终于找到了我几年未见的亲姐姐,姐弟俩抱头痛哭,相会犹如在梦中。姐姐孩子多,经济紧张,她借钱借布票,为我做了一身新军装。我穿着这身逼真的新军装回到学校之后,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羡慕。我抬抬胳膊,挺挺胸,满溢着一股趾高气扬的牛气,这样的显摆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每到晚上,我都会把它整齐地叠放在我的枕头底下,梦里还常为我穿着新军装到处显摆而笑出了声。学校宣传队把它当成了演出的标准服装,每逢演出借军装都给我说尽了好话,让我骄傲自豪了大半年。

1967年秋天,在“文攻武卫”的号召下,全国武斗急剧升级,陷入了“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姐姐与家里已有半年不通音信。母亲听说陕西铜川两派打仗激烈,枪炮声不断,对姐姐一家的安危特别担心,夜夜泪水不干。到了腊月,我带着母亲的嘱托,冒着生命危险前去铜川看望姐姐。我一走出铜川火车站,就听见附近的机枪声响个不停,我好像进入了双方武装冲突的战场上。去姐姐的住地不通车,我沿着小铁道往东北方向的陈家河走去。没走多远,就被两个头戴钢盔、手持步枪的武装人员捆住手脚关了起来。到了晚上,我饿得要命,就喊着要吃的。只听一个陕西口音的人恶狠狠地说:“你是敌人的奸细,马上就枪毙你哩,哪有饭给你吃!”我大呼冤枉,再三申明我是河南武陟人,刚下火车,不是奸细,是去陈家河看望姐姐的。我的武陟口音引来了一个武陟老乡。他对我再三盘问,确定我不是敌方的奸细,而是武陟县五车口王庄王金奎的妻弟后,就亲自挎着手枪把我护送到了陈家河。死里逃生的我一见到姐姐,禁不住大放悲声。姐姐也泪流满面,把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我姐夫下世早,姐姐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大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当兵转业后,在县粮食系统工作,就想方设法节省食油、节省定量指标,换成了全国粮票,给我的姐姐捎去,以我的微薄之力为姐姐分忧解难。

我们姐弟俩感情至深,虽然相隔千里,彼此挂牵,心心相通。

姐姐的大儿、三儿在神木,二儿子在西安。她在山东济南的小女儿家住了几年,我和妻子去济南看她时,她就对我说年龄太大了,后事不想为难小女儿。一年后,她就住进了陕西省医养结合示范基地——铜川市王益区的一个老年公寓。老年公寓里医养结合,环境舒适,设施高档,服务周到。个性好强的姐姐住在这里,有许多同代人的欢乐与陪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今年大年初一头一天,家家户户乐团圆。“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在中午吃团圆家宴的时候,更加思念我那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亲姐姐,恨不得插上双翅,一下子就飞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姐姐身边。

我的次子国庆自驾车带着我和妻子开车535公里,仅仅用了六个小时就见到了我的姐姐。在车上就给我的姐姐打通了手机,我的姐姐预先就冒着寒风在大门口久久等候。我一下车,姐姐就流着眼泪,喊着我的乳名迎了上来。我不由得泪流满面,把我的老姐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姐弟俩哭成了一团,满肚子的话连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对姐姐特别依恋,吃过晚饭,我还像幼年时那样,躺在了姐姐的旁边,和姐姐说了一夜的心事话。姐弟俩说了又哭,哭了又说,整整一夜也没合眼。姐姐拍拍我的头,掐掐我的脸,那种疼爱自己小弟弟的感情不用任何言语,纯粹是极其自然的心灵表现。

唐代李商隐诗云:“相见时难别亦难”,宋代苏轼诗云:“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些诗句充分表达了我们姐弟俩离别时的复杂情怀。

我紧紧拉着姐姐的手说:“我的姐姐呀,你所做的只需要照顾好自己,经营好您的夕阳红。弟弟尝到了自驾探亲快速便捷的甜头,以后一有合适机会,弟弟就会还来看您。姐姐一定要多多保重身体,祝福姐姐健康长寿!”

回到家里,我立即购买了一个老年智能手机,建立了我和姐姐的专用手机联系,姐弟俩一有时间就互相问寒问暖,非常珍惜这永远割舍不断的血肉亲情。

年复一年,日去月来,虽然时间在变,环境在变,人也在变,但是姐姐对小弟弟我的爱,还是永恒不变。姐弟情深,血浓于水,姐姐的爱如同一江剪不断的春水,永远流动着对小弟的日夜挂念。姐姐对小弟的牵挂就像高飘的风筝,永远也挣不脱姐姐手中的尼龙线。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亲爱的姐姐山水兼容,把父爱的责任,母爱的柔情,全都给了我这个小弟弟。母亲般的姐姐,你对我的成长操碎了心,我将永生铭记。当年家里最小的我,也将步入七旬之年。亲情无价,姐爱如歌,我也用心跟着您谱写了这一曲感恩的歌,心中永远充满了对姐姐沉甸甸的感恩和爱戴。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有用吗郑州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云南癫痫病基地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