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丁香青春】触摸温州——古桥古树古蛮腔(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7:27

一、古桥

温州是座水城,市区内水网纵横,蜘蛛网一样密集。有水就有桥,温州的桥也是星罗棋布,大大小小的桥沟通了大街小巷,沟通了人们的生活。主要干道上大多是新建的现代桥梁,宽阔平坦,车流如织。不过,我更喜欢的是那些散落在巷尾河岔的古石桥。桥拱倒映水中,虚实相应,单拱的好似一轮明月,缓缓生出水面;双拱的恰似一双大眼睛,秋波流转,顾盼神飞。至于那些梁式古桥,有的像一条大板凳,有的像汉字的“丁”字,有的像字母“兀”。大多古桥饱经风霜,浑身斑驳,默默地牵着两岸,注视着这座城市的成长。

那些桥,历经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似乎亘古不变地站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行人踩踏,车马碾压,永远就那么站着。光滑的青石栏,模糊的雕纹,凹陷的车辙,令人觉得仿佛时光倒流,穿越到古老的农耕时代:夕阳下,一个头戴斗笠的农夫牵着一头老牛,缓缓地从桥上走过,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

“水如棋局分街陌,山似屏帏绕画楼。”三郎桥,四顾桥,六峰桥,七佛桥,八字桥,九山桥,十二间桥;状元桥,御史桥,榜眼桥,将军桥;卖鸭桥、卖麻桥、瞒鼓桥;芝麻桥、糖糕桥,豆腐桥……桥名五花八门,雅俗共存。青石栏杆,花岗岩桥身,与现代桥梁精致灵巧的几何造型相比,显得古朴而厚重,甚至有几分笨拙,几分简陋。桥头往往掩映着着几棵枝叶繁茂的樟树榕树,春夏时节,小鸟啁啾,蝴蝶翩翩,蜂儿碌碌,蝉儿高唱。桥墩的缝隙里倔强地伸出几枝舒展的灌木或者几丛野草花,对着如镜的水面顾影自怜,颇有几分招摇。桥下一汪碧水,时有小鱼快乐地嬉戏,追逐着漂浮的水藻、洒落的花粉。真可谓“树头蜂抱花须落,池面鱼吹柳絮行”。

梁思成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这些古石桥,仿佛就是一座城市原始的歌谣。国庆期间,乘坐朋友的小船,穿行温州的河网,每次从古桥下经过,总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那粗朴的桥墩、青黑的桥拱,从那里抠出沧桑的水乡神韵。

在高楼大厦遍地林立的今天,也许只有这些古桥才是一座城市最具标志性的景观,承载着一座城市厚重的记忆。

温州是著名的侨乡,几百年来,多少游子踏着晨露,背起行囊,走过家乡的石桥,走向大海,走向异国他乡。当他们伫立桥头,与亲人告别的那一刻,古老的石桥下碧水如泪,而坚实的石板又使他们挺直了腰杆,迈出了强健的步履。

二、古树

温州城里多古树,少则百年,多则千年,仿佛苍颜白发的老人,或藏身于幽僻的巷口,或侧身于繁华的街道。每当乘车从树前经过,总是一阵揪心。往来的车流,车轮滚滚,烟尘弥漫,大地在颤抖,老树也在颤抖。人常说:七世修街,八世修城。对于中国人来说,有幸生于城市,那是莫大的幸运。可是对于树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运。想当初,树从何来?是人有心栽种的,还是风吹树种自出的,还是鸟的嘴巴刁来的?在城里扎根,莫非也是树的一种宿命?

遥想农耕时代,江南小城,山清水秀,船儿穿行于纵横交错的河汊,河边就是热闹的街巷,一根竹扁担挑起了城镇和山村。温州先民或趿着木屐或光着脚丫踏着石板路,摇着蒲扇留连树下躲避夏日的骄阳。时光悠悠,闲情悠悠,老树悠悠。令人不禁想起郑愁予的《错误》:“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蛩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所感受到的不是错误的等待,而是江南小城的韵味。

古树晴摇盖,残蝉晚带钟。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美丽的老樟树下,谢灵运漫步轻吟,永嘉四灵长衫飘逸,高则城傲骨嶙峋,卓然独立。

瓯江潮起,人间换了天地。高楼林立,车马萧萧。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把这座水乡小城变成了大都市,夜色下的老树披上了炫目的彩衣。推开窗户,那原本俯视芸芸众生的老树,竟如贴着地面的蓬松卑草。小鸟早已不来,蜻蜓早已不见,蝴蝶早已绝迹,蛙声蝉鸣早已消失在喧嚣的市声中。夕阳余晖偶尔透过高楼间的罅隙将一抹残红抹在树梢,牛衣古柳卖黄瓜的古韵早已雨打风吹去,桨声和船夫的欸乃也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

怀古令人伤感,可是这种情结总是千丝万缕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苦涩的滋味在心里纠结。五马街、信河街、朔门街残留的一点古意淹没在商业的虚华中,看起来有点虚伪。每天匆匆赶班的人群哪里还有闲心看什么景致?谁还会驻足车流,去欣赏古树盘曲的虬干、青灰的铁色、如盖的树冠、凋零的落叶?所谓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得有闲适才能领悟。没有静观的心境,自然也就没了欣赏的雅兴。

枝叶婆娑的古榕,气根如长须般飘逸。面对苍老淡定的古树,人的灵魂难免失落。

什么历史的见证,什么活的化石,什么文化的沧桑,不过是贫血的现代人的一种矫饰罢了。人似乎主宰着城市的命运,其实只有这些古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理解这块土地,只有他们对这座城市最有发言权。因为他们的根深深的扎进这泥土里。

要说什么都是浮云?恐怕未必!真正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精灵,真正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智慧,吸天地之灵气,纳日月之精华,也许就有永恒的魅力。

花花世界,功名利禄,谁能抛下?温州人在世界各处的商场搏杀,在世界各处落地生根,搏出了赫赫的声名,搏得了满钵的财富。不知他们的血管里是否还流淌着古树的血液?

三、古蛮腔

温州虽属吴方言区,但方言成分非常复杂,感觉跟浙江中北部有很大差距。其种类之多,差异之大,可称全国之最。温州方言“十里不同音”,往往是翻过一座山,蹚过一条河,韵味就不一样。温州几个主要的方言有:瓯语、闽语、蛮话、金乡话、畲话。

温州人说话很奇特,听起来像日语。外地人常常以此来损温州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说鬼子话。温州人却很得意地说,小日本当年就是模仿温州话才有了日语的。还有人说,秦朝时期,徐福带领五百童男童女,驱船到海上去寻找仙丹。其中就有几位温州女童。离别的时候,这些年幼的温州女童离开父母,个个凄凉悲伤,向父母挥手说“再见”。由于古代女孩子穿的都是宽松的长袖,手一挥,没抓住袖口,衣服就滑了下来,露出肌肤。女孩子怎么可以露出肌肤呢?心急的父母压抑住悲伤之情,不断用温州话来提醒他们的女儿:“衫袖拉拉!衫袖拉拉!”后来,这些女孩到了日本,成了日本人的先祖,就把“衫袖拉拉”记成了“撒由那拉”,并世世代代流传到今天。

有人听了开玩笑说,恐怕是当年倭寇入侵时,当汉奸的人很多才有温州话吧?

温州坊间流传着一个版本很多内容相似的故事,说是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方通讯密码被越方破译,指挥员急中生智,改用温州话指挥,结果弄得越南人一头雾水,无论如何也听不懂这是哪国鸟语,最后我方大获全胜。温州人因此很自豪,仿佛温州话为国家民族做出了什么重大贡献似的。

外地人编排温州人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说,有个外地人在饭店吃饭时去洗手间洗手,刚好碰到也有一个温州人也去洗手,温州人很不客气的对外地人说:“喂喂!我先死!”吓得对方一跳。洗完后,他又说:“我死完了,你死吧……”人家才明白,他说的死就是“洗”。外地人笑笑说:“哈哈!不就是洗个手吗,用得着以死相拼吗?”

有同事买年糕,送了点给我,她说:“你知道年糕温州话怎么说吗?”我摇摇头,她说叫“你哥”。哈哈,很有意思,居然把“你哥”当点心给吃了。

相声演员姜昆、马季曾到温州演出,为了把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姜昆一出场就说:我叫“鸡糠”。马季接了上去:我叫“母鸡”。全场几千观众哄堂大笑。

温州作家吴明华,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文革时期,上海的小旅馆很怪,电灯的开关在门口,睡觉前要到门口关灯,非常麻烦。特别是大冷天,脱了衣服关灯怕冷,旅客有时便喊服务员来关灯。有温州旅客睡下后,喊服务员:“服务员!”服务员过来了,旅客说:“灯关关。”服务员说:“谢谢侬。”走了。温州旅客又喊:“服务员!”服务员又过来问:“啥事体?”旅客说:“灯关关。”服务员说:“勿要客气。”又走了。原来她将“灯关关”听成了“顶呱呱”,以为旅客夸她的服务态度好,最后温州旅客只好穿着裤衩,瑟缩着起床去关灯,冻个半死。

说实话,到温州十几年了,我也没听懂几句温州话,最多也就知道“哦呀哦呀”是“好吧好吧”。温州话里“今天”叫“该日”,“吃早饭”叫“吃天光”;“汽车”叫“吃醋”,“脚踏车”叫“大家出”;“老婆”叫“乐鱼”,“老公”叫“乐公”;“哪里”叫“鸟多”,“怎么了”叫“兹那兰”;“好漂亮”叫“好生看”,“不容易”叫“不便当”。“少女”叫“媛主儿”,“小伙子”叫“后生儿”,“回家”叫“走归”;“姑娘”叫“娒”,温州鼓词有著名的《十劝娒》,劝女孩婚后与家人邻居和睦相处,勤俭持家,做人正派,相夫教子。

温州话里有许多词语都跟普通话反着说:身腰、板砧、牢监、人客、菜咸、江蟹生、饭焦、墙围、闹热、肉碎。

据有关专家考证,温州话是南部吴语的代表方言,属正统的古汉语“化石”,保留了大量的古语古音,非常接近华夏祖先的语言。温州话早在宋代已就和今天差不多,所以用温州话文读唐诗宋词比用普通话更有韵味。

温州是南戏的发源地,留传的南戏作品都含有不少温州话。据说由于南戏对元曲及元、明小说的影响深远,学者们在注释、考证这些作品时都需要大量引用温州话。

温州话里很多词语的确很古典,比如:天光—早上,地宕—地方,惮—发怒,了了滞滞—清洁干净,地瓜爷、地瓜娘(地家爷、地家娘)—公公、婆婆,云淡风轻—轻挑,百客花娘—妓女,一铺路—十里路。(宋代驿传制度采用邮铺以传递文书,铺与铺之间相距十里,故温州至今仍称十里为一铺)

温州人在语言上很自恋,把温州话当成宝贝疙瘩,走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是两个温州人遇到,一定是讲温州话。温州电视台专门开播了温州方言秀栏目。

其实,温州地处浙南山区,人多地少,草深林密,原本是一个非常封闭落后的地方,后来由于历史上的中原大家世族为了躲避战乱,几次南迁,给温州文化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也带来了中原地区的语言系统,使得温州方言文白混杂,雅俗交融,成为非常难懂、又别具一格的奇葩语言。

受惊吓后眼直四肢僵是癫痫吗西安市最专业癫痫病医院托吡酯治疗癫痫疾病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可靠

情诗大全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