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云】最熟悉的陌生人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0:50
摘要: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相遇的,心灵与心灵的相遇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或许没有人能正确理解这份情谊,或许很多人会用恶俗的猜忌去界定这份情谊。但是,我不屑于解释,我只把握好自己的心,我只表达我的心情。 常常这样描述自己:一个古典的不擅与人主动来往的女子,一个会把浓浓情意藏在心底的女子。不知道的以为我傲气,其实我只是在藏拙。   现实中不善言辞,有时是不想说话,懒得说话,喜欢沉浸在自己内心的世界里。这样的性格,实在不适应身边这个纷纭世界,况且又是那样一副看透红尘的彻悟面孔。站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面前,总是诚惶诚恐,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能让自己做得完美一些,对人对事,我只是那样执著地追求完美,反而不敢轻易去触碰。   所以面对现实的一切,往往不知所措,面对陌生的,反倒可以自然从容。于是爱上了网络,爱上了这种交流方式,它终于让我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游刃有余。不必担心有谁会误解你,不必说话做事看谁的脸色,不必虚伪地客套寒暄。写自己心爱的文字,听自己喜欢的歌曲,看自己欣赏的朋友来来去去,然后再去一一叩访。多么舒心惬意的生活,率性、随心,随其自然。古人厌倦世俗了可以归隐山林,而今我亦大隐隐于网,求的都是这么一份洒脱淡定吧。   其实,2006年之前,对于我而言,网络仿佛还只是个神秘而遥远的存在。那一年,偏僻的乡镇中学开始与新科技接轨,建立了微机室,教职工中一些经济条件好的,也赶起了时髦,买了家用电脑。我家没有这个条件,但我向来对新生事物高度敏感,便时不时新奇地跑到好姐妹家去蹭蹭网。   我们什么都不懂,就在网上横冲直撞,后来在“行家”指点下学会了上QQ。听说通过QQ可以联系到久无音信的人,甚至可以跟不认识的人无碍交流。我便存了一点期许,想在网上联系到原来的同学与朋友,因为大学时写过的一篇散文《秋凉如水》颇受大家欣赏,就郑重其事给自己起了这个网名,期待同学们可以通过这个名字联想到我。   因为喜欢诗意的四字短语,加网友也只拣这样的名字,什么“剑胆琴心”“天涯孤客”“空谷幽兰”等等。“静夜听雨”便这样成为了我的网友。简单聊过几句,仅知道他是邻县人,看资料长我几岁,感觉这人还算有思想,不是粗俗之流。上网原本只为精神交流,没聊几句就言语不恭、目的不纯的,我是一言不合就直接开删,删了加,加了删,到最后当初的只留下了三四个。他是幸存者之一,但也只挂在我QQ上,一个名字而已。   06年夏,为了让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来到县城里的一所贵族私校。紧张的工作节奏,加之一个大办公室只有一台电脑,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两三年的时间几乎没怎么上过网。那几个名字也就真的仅仅成为了一个代号,熟悉当然更加无从谈起。   08年冬母亲病故,又遭负债之累,心情苦闷抑郁不能自已。偶然一次,把自己以前的一篇下水文《寻找你的鸽子》发在了空间,没想到从遥远的新疆引来一只憨厚的“鸽子”,带着诚挚的祝福。此后,每篇日志,每个节日,总有问候的痕迹。然后是温婉可人的江南佳丽“宽恕”,如乖巧的邻家小妹,让我感受到人生另一份美丽。他们认真地评论我的文章,热切地安慰鼓励我。从此,我收获了两位真诚的朋友,QQ空间成为了我们文字交流的园地。   还是有些封闭自己吧,上网向来隐身。所以从来不曾刻意交流过,几乎没有直接聊过天,无从知晓对方身份地位、年龄相貌。可是,感觉心是那么贴近,就像他们是我身边触手可及的亲人。有时,目光不经意扫到联系人栏里,看到“静夜听雨”这个名字,才记起原来只剩下这一位陌生的“老朋友”了。看到他偶尔更新的空间动态,也起了拜访一下的心思,想去转一转,无奈吃了闭门羹——人家加了密,不让闲杂人等进入了。   好像是在春节期间,邮箱里收到过一张来自他的贺卡,心里有些微的感动。不久,注意到他换个了名字――“沙鸣胡杨”,有些奇怪:“静夜听雨”的空灵,“沙鸣胡杨”的悲壮,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何以被一个人同时喜欢?那他,到底是何种风格?   09年暑假,淘了台二手电脑,在家上网时间多了。那时农场偷菜、好友买卖、抢车位等游戏正大热,通讯录里的好友免不了会有些“业务”往来。来往多了,感觉这个人对我而言不再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名字了。教师节那天,意外收到一声节日祝贺,为回报记得我是教师的有心,我第一次主动跟他打了个招呼,聊了一会儿。我笑说我们是陌生的老朋友,他默认,然后说,你好啊老朋友。自此,彼此空间经常转一转,偶尔遇上了聊一聊,渐渐地,便开始熟悉而至亲近了。   那时的QQ空间,是精神至上的60后、70后的天下,是我们重温搁浅的文学梦的家园,心灵栖息的驿站。身陷泥淖的我,面对残酷的现实欲哭无泪,唯有每晚走进空间时,才能感受到一份暖暖的关顾与慰藉。于是将满腔热血洒向这片土地,认真打理这个温暖的家园,虔诚地躬耕在这片田野上。也许,我是在用这种方式逃避无情的现实,麻醉自己,但是,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何况,在这个精神家园里,我收获了那么多真诚的友情,我拥有了鸽子与宽恕这两位善良的小弟小妹,虽然我们几乎不聊天,只在彼此空间来来去去;还拥有了一位谦谦君子般的大哥,对,他是我最信赖的大哥――沙鸣胡杨。   在相邻的小城里,他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有着一个和谐的家庭。相伴半生的妻子,晚饭后喜欢出去打打麻将,而他喜欢打开电脑浏览网页,只为等待上学晚归的女儿,10点女儿一进门,他便立即关机睡觉。随性自在的他,生活呈现出一派岁月静好的幸福。他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正好契合了我与世无争的思想,于是,我们的交流在不经意间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   想当年,他应该也是文青一枚吧!虽然不常更新空间文章,但文字不俗,思想睿智,字里行间充满着丰富的人生阅历。我们熟悉起来时,他已经有了一些固定的空间交流的老朋友,有个后来跟我相熟的羽姐姐亲切地喊他“哥”,于是我也跟着叫“哥”。虽然有时也在彼此空间笑闹几句,但那只是他的幽默风趣,他是君子,从来不做非分之想,从来不说过分之语,分寸拿捏得非常合适,坦坦荡荡地维护着一派和谐。   我们生活的小城,相距不到百里,但我们从来没提出过要在现实中见面,有时他也会半真半假地说:“也许有一天,你会在你们的大街上看到我呢。”倒把我吓一跳,但我知道他只是开开玩笑,我只想要一份细水长流的真挚情谊,我相信他也是。如果那样做未免流于世俗,违背了我们上网交流的初衷,更亵渎了这份单纯的信赖。   我们的生日只相隔一天,但我是自由不羁的射手,他是温和踏实的摩羯,所以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负责任的大哥,而相信了谁就会对人毫不设防的我,也在心底把所有的信赖都给了他,把所有的遭遇、所有的心事倾诉给了他。他就这样默默陪着我,走过了生活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失去家园、母女俩相依为命不断租房搬家、忍受催债人的恐吓威胁、接受生活的窘迫、忍耐心灵几近崩溃的困境种种磨难。作为生活的智者,他从没想过乘人之危,当我将自己的困窘全部袒露在他面前时,他会在不知不觉中给予引导,使我把握住人生的方向;当我痛苦迷惘时,他会慢慢地耐心劝勉开导我;当我随波逐流时,他也会毫不留情地批评呵责,让我及时警醒……他是益友,也是诤友,他更是一位宽厚亲切的大哥!   记得他会在每个生日与节日,及时送达问候与祝福,每篇日志每个动态,留下第一个关注的脚印;记得自己给租住的那间临街楼装吊扇开关,为难得满头大汗,他让我打开视频,一点一点指导我怎么接线怎么安装;记得我以为重新看到了幸福的影子,结果只不过是一场虚伪的欺骗时,用颤抖的双手发给他的那一条短信:“哥,我的幸福飞走了,我真是生不如死。”然后电话里传来的焦急的问询:“怎么回事?慢慢说,不要着急!”而我对着话筒说不出一个字,只是哭得稀里哗啦。他不再多问,久久的沉默,静静的陪伴。   他总是站在我身后,他说每天看着我一点点幸福起来,心里也就踏实了。他说我总是让他太操心。无论何时,孤单也好,寂寞也好,开心也好,受伤也好。他总在世界那端,他总是保持一份难得的耐心,让我任性倾诉。他总是会对我说,不要害怕,还有我呢,我一直在,一直都在。   他把快乐给了别人,却自己把痛苦深藏——就在女儿高考前夕,他的妻子重病住院。他怕影响女儿,硬是没敢告诉她,自己一个人扛了下来,照顾妻子做完手术康复,然后照顾女儿直到高考结束。这些他没对任何人说过,当我意识到很久没有他的消息时,他才轻描淡写地跟我三言两语提及了此事。他就是这样一个对家人负责、对朋友真诚的好男人。   尽管近几年,我们都不再热衷于QQ空间,而是转向了微信,联系也随着生活的渐趋平静而慢慢少了下来,但那段流连空间的日子,那份因空间而结缘的真挚情谊,却永远保存了下来,留在了彼此的生命里。一天又一天,光阴如水静静流去,不知不觉中,十年已逝。生活的磨难,使我早由当年悲悲切切的“秋凉如水”,变成现在淡定从容的“秋水无痕”;而大哥,从诗意的“静夜听雨”,到悲壮的“沙鸣胡杨”,再到如今暖暖的“春熙”,他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名字——春熙,他可不就是那一缕春日的温暖阳光?在我人生的冬季,照亮我黯淡的双眼,温暖我冰冷的心灵。人生有此挚友,何其幸运,何其幸福!   记得有人说过:朋友相处一年,不容易;相处三年,值得珍惜;能相处五年,堪称奇迹;十年依旧还是朋友,应该请进生命里。二十年不离不弃的,就是后天亲人。十年的默默陪伴,我们已经把彼此请进了生命里,而在心底,他早已是我的亲人,我的大哥,哪里还需再等待十年?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相遇的,心灵与心灵的相遇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或许没有人能正确理解这份情谊,或许很多人会用恶俗的猜忌去界定这份情谊。但是,我不屑于解释,我只把握好自己的心,我只表达我的心情。   我只知道,这是一份永恒,永远最熟悉的陌生人,永远最亲切的大哥。   就在几天前,我说我想写写他,他立刻回道:“哎呦,受宠若惊得不轻!”看到这句话,那些流逝的岁月历历如在眼前,顿时泪湿双眸。或许有一天,我会坦然站在他面前,微笑着喊一声“谷哥”,然后共坐品茗,云淡风轻细诉过往。我一定不会说一句感谢的话,因为我明白,有些感激无以言表! 武汉羊羔疯好医院山东省看癫痫去哪武汉看羊角风医院哪家强武汉癫痫有治疗的方法吗

情诗大全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