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父亲(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28:28

我的父亲生于上世纪的四十年代,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我懂事以后,听父辈们说,父亲曾上过高小,在他那个年代,在我们的小村庄也算是个文化人,于是就教了近十年书。由于在大集体时期要靠工分吃饭,父亲教书得的微薄薪酬远远不能支撑我们这个十几口人的家庭,无奈他辞去了学校的工作,专门在生产队干农活儿,因为这样能挣得更多的工分。

父亲的这段经历我是不知道的,只是偶尔听到父辈们谈起。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很犟脾气不好的人,只要是我们姐弟在外面与邻居家的孩子打架、闹矛盾或是捅了什么篓子,只要邻居找来,不管责任在不在我们,我们姐弟定逃不过一顿打……

记得上小学时,由于我们的村庄离学校有五里之遥,路程最远,校长特别恩准我们那里的孩子不用上早自习,不过我们要在家早读,到校要背与早读学生同样的书。

父亲在天不亮就下地干活,为了督促我们学习,他总是干了一会儿农活儿,就回来看看我和姐姐起床读书了没有,为此我们没少挨揍。

我八岁的时候才上一年级,那时候是没有学前班的。由于学校离家远,我总借故逃学。

又是一个下雨天,大雨倾盆,我又逃学了。父亲回来后也没有过多地批评我,只说他要在家教我写我的名字。说实在的,入小学半年多了,我真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父亲在我家堂屋的木门板后用粉笔一笔一划地教我写名字,我却始终不会写,父亲就耐心地手把手地教我写,写了擦,擦了再写,练习了近半个上午,我才勉强地歪歪扭扭地在门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在整个过程中,尽管我一再写错,但他并没有责备我。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父亲的耐心。

我终于会写自己的名字了,从此以后,每逢一年两次的考试,老师不用再帮我写名字了,我感到很自豪,因为每逢考试我们班至少还有一半的学生需要老师帮忙写名字。

上世纪80年代末,我与同村的孩子上了距家18里的本乡初中。

当时,学生骑自行车上学是一种时尚和奢侈,与我同龄的孩子差不多都是每周步行上学、放学,一周回一次家,加之学校伙食质量又差,差不多从周一到周五早饭和午饭都是稠糊汤(玉米糁)做成的。一个月过去了,学生越来越少了,我邻居家的孩子都辍学了,从此,我总是一个人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心中有种莫名的孤单和失落,心中也产生了不想上学的念头。

我家只有一辆飞鹰牌自行车,通常都是哥哥到离家二十里外的学校教书骑的。我不会骑车,于是趁着寒假的机会学骑自行车,经过将近一上午的练习,我勉强能骑了,正当我得意洋洋地骑着自行车遛遛的时候,在公路的一个陡坡顶上,由于没有把握好方向,我连人带车摔倒了河滩边,过路人赶紧过来帮忙,把我搀扶到了公路上,我拐拐瘸瘸地推着车回到了家。

到家以后我竟然坐不起来了,右边的大腿由于摔到了石板上关节脱臼了,需在家疗养。春季开学了,我还不能走路,于是又在家耽误了半月。记得返校的时候,父亲担着挑子步行送我去上学,挑子一头装着玉米,一头装着小麦(到学校称重以后换饭票),一路上,父亲和我谈了许多话……

我清晰地记得父亲给我讲了古人“悬梁刺股”、“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等发奋读书的故事,又讲了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经历,鼓励我不要害怕困难,激励我好好学习。父亲的那次谈话,我深深地记在了心头。每当我厌学懈怠的时候,就想起了了父亲不辞辛劳挑担步行送我上学的情景,我觉得我不好好学习,就对不起父亲!我也没辜负父亲的期望,发奋学习,顺利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

如今,父亲已近耄耋之年了,原本精神矍铄的父亲已经积劳成疾了,病魔终于缠上了身。我在心疼父亲的同时,也感到很痛心。我平常忙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很好地替父亲分忧解难,没有很好地尽到做儿子的义务,我深深地感到自责和内疚。我无以报答父亲养育的深恩,只能恪守父亲的教诲:做一个好人,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不忘初心、心怀感恩!

郑州市治疗癫痫医院癫痫患者平均寿命是几年呢石家庄医治癫痫病的医院怎样选?羊角风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