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云】拾荒的老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45:55

窗外的李花在冷峻的空气里安静地绽放,几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在冷空气的护送下蔓延开来。春暖花开的日子,总会这么意外的冷上一段时间,那些打算在这个季节里复苏的生物还在蛰伏,它们在等,等一个风和日丽的良辰吉日,开始一次微不足道的诞生,然后是一场盛大的成长之后就衰落,或许,这就是生命的初衷。

  围炉,在南方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也是人们抵御寒冷的最好办法。突然觉得,人类好逊,必须借助炉火才能与寒冷抗衡。这时候,同事推门进来,带来一股出其不意的寒意,很快被屋里的暖空气稀释掉。她径直走向旁边的沙发,坐下来后说:“楼下有个拾荒的老人来收废纸,咱们办公室也整理了一堆,给她去吗?”这是询问的语气,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里也带着语气里的询问。在我们表示没有意见之后,她补充说道:“看楼下的情况,好像是直接送给她的,没有要钱。”埋着头工作的大伙并没接话,或许是不知道怎么接,或许大伙本来就没指望那一大堆废纸能数出几个钱来。

没过多久,门被推开了,伴随进来的又是一股寒意,只是这次随着寒意而来的,还有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老师,是这里吗……”我抬起头来的时候,门口确实有个老人,穿着破旧的棉袄,因为时间比较久了,所以洗得都发白了。也并不是很干净,花白的头发有点乱蓬蓬的,还有几丝张牙舞爪的飘荡在额头处,黝黑的脸上满是沟壑,嘴唇有点发紫,是冻的吗?她眼神游离地四处看,就是不跟我们的眼神接触。手里拽着一只大大的蛇皮袋子,袋子很旧,也很脏。当同事招呼她进来,并指着那一堆废纸告诉她,她可以全部拿走的时候,她略带尴尬又有点憨厚地笑了,小心翼翼走进办公室。随即开始麻利地整理那堆废纸,显然她带来的袋子装不下这么多废纸,看起来有点着急,用力想把废纸压实了,希望能多装一点。可是她越是努力地塞,越是塞不进去,额头都渗出了汗。我知道她很紧张,她怕给我们带来困扰,又或者怕不能一次性带走这些废纸,不好意思回头取第二回。这点她跟我的母亲很像,总是怕自己做的不够好,会给人带来困扰,然后会紧张,会不知所措。

   忽然,角落里的东西吸引了她焦灼的视线,那是几只运煤块上来的袋子,由于还有几只没有腾出来,所以没被我们清理掉。比她带来的袋子还要脏,几乎是触手即黑。“老师,那个袋子你们还要吗,不要的话我用它来装废纸……”语气很弱,却有着明显的渴望,很急切地渴望,渴望两只脏兮兮的袋子。同事向来热心,微笑着告诉她,那袋子我们不要了,但是很脏,怕她不好搬运。得到允许后,她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亮光,抬起头,将我们在坐的各位巡视了一遍。这是她进到办公室之后,第一次神采奕奕地跟我视线对接,很快又收回视线,局促地笑了,手在脏兮兮的裤腿上擦了擦,轻轻地说了一句:“没有关系,我只是一个收垃圾的,不怕脏。”云淡风轻的语气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我停下笔,静静地望着她忙碌的背影,有点佝偻,还很瘦,忙碌中,连头上乱蓬蓬的花白头发也跟着飞舞起来。我的眼睛在看着她,脑海却在咀嚼她刚才那句话:没关系,我只是一个收垃圾的……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容易让人沮丧,很多时候,压弯人的并不是岁月,而是生活的重量,有些人,只是为了活下去,都已经很努力了。这又让我想到了我的母亲,她也曾被生活这般压迫,也曾这么辛劳地劳作。在家里,在荒凉的土地,在山间,在丰收的田野。何时何处,见到的都是母亲忙碌的背影。如今,母亲的白发,偶尔也张牙舞爪地立在她的额头,她总是捋了又捋,希望它能服服帖帖地爬在头上。

记得一个周末,我回到家,怎么也找不到母亲,我又莫名地不安起来。从小到大,我们兄妹都有一个共性,就是看不见母亲,就会莫名地不安起来,这种莫名的不安,就这样莫名地存在我们内心深处。在我转遍了房前屋后和菜园子之后,才看见母亲提着篮子从远处的山上走下来,边走边扒拉着篮子里的东西。我知道,她又去捡蘑菇了,因为她跟我说过,山上的蘑菇可以卖25块钱一斤,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透露着欣喜。见到母亲后,我莫名的不安终于消失了,我也没问她干什么了,我就看着她得意的表情,搜肠刮肚地找词来表扬她的能干,因为这样,她会笑得更加得意。

当预备铃尖锐的响起,把我的思绪硬生生拉了回来,我赶紧向教室走去,她还在忙碌地整理着地上的废纸,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手,像松树的皮,粗糙、龟裂。这是一双勤劳者的手,这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当我下课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显然她已经走了,这在我的预料之内,我感到些许失望,又有点莫名的欣慰,失望的是我希望我们有足够多废纸,那么她可以在这屋里多待一会儿,欣喜的是,她终于不用在因为怕给我们带来困扰而局促不安。如果说,从新生走到盛衰是生命的必须过程,那么在贫瘠的岁月里依然勤劳地忙碌,或许就是生命的真谛。

  空气还是那么冷,能从鼻腔贯穿到肺里的凉意依然带着丝丝缕缕的香味,望着被老人腾空还被精心地打扫干净的角落,总觉得空空的。视线又不经意再一次转向窗外,还是那株倚窗开放的李花,风来了,吹掉几片花瓣,却依然精神抖擞。

昆明治癫痫病有名的医院癫痫病怎么能治疗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