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活着(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9:26

财是我的远房侄子。说是侄子,其实年龄比我还大两岁。小时候我们同在村小学读书,他好像对书不怎么开窍,总是学不会,但是干农活却是一把好手。记得有一次我在地里刨地瓜时,他从旁边经过,很不以为然的笑我干活的样子,我于是老大的不高兴,对他也开始讨厌起来。

后来我到县城就读,到外地求学,直到有了工作,跟他一直很少往来。只是有时候母亲会提起他,说是因为不爱读书早早的辍了学,一门心思在家务农,已经结婚了。妻子是邻村的姑娘,好像有点儿反应迟钝。我对此并不感兴趣,所以也不深问。

直到我结婚以后,有一天他的母亲——我的嫂子来看我。午后聊天时说起财的媳妇花,嫂子非常无奈的跟我们诉苦道:“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以前还和村里的人答话,虽然脑子慢了些,干活也很慢,但是还能做些简单的活,现在却总是发呆,你跟她说话她只会傻笑。”婆婆很关心的问:“没有找医生给看看吗?”嫂子更加无奈的说:“怎么没有,问遍了人,也吃了许多中药,就是不见效呀!我都急死了。财的命咋这么苦啊。”说着说着就牵起衣角擦眼睛。我才知道原来花的病竟是这样严重,不由唏嘘不已。

好在哥嫂还算是精明人,一家人相互帮衬着,把日子安排的井井有条,花还生了个健健康康的儿子,也算是比较和美吧。

一年的初夏,正是麦收时节,我突然得到哥哥去世的消息。惊愕之余,赶忙放下工作前去奔丧。嫂子早已六神无主,歪在里屋的炕上;财在灵前跪着;他的儿子还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满院子乱跑;花在一旁傻傻地枯坐着,一副永远不变的看不出什么的表情,头上戴着孝;财的姐妹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我最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就走到里屋陪嫂子说话。她断断续续的告诉我,说哥哥是自寻短见,在自家的柴门上吊了。怎么会呢?我万分惊诧地诘问着。嫂子却重重的叹了口气,再无任何言语。

后事处理完,财家一片愁云惨雾。最要紧的是,哥在时是一家之主,平日和亲朋好友的来来往往、和村民之间的大事小情,尤其是财务方面,都是他一手掌管,别人一概无从过问。现在他猝然离世,嫂子和财顿时陷入困境,甚至连丧葬费用都是临时筹措,那份窘迫可想而知。财这从不为明天干什么吃什么发愁的人,眨眼之间就成了一家的顶梁柱,要为一家人的未来谋划和打算了。

幸好他虽然不认得几个字,却很能吃苦,庄稼活样样不落人后,日子渐渐有了起色。他还经常抽空到我父母家坐坐,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或者就陪他们唠唠家常。我父母于是心下更加不忍,每次回家都要跟我提起他,说财是个好孩子,可怜命不好。言语之中充满了疼惜。

但是生活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对他展颜欢笑。几年之后,我的嫂子突然中风,虽经多方救治,还是留下后遗症——她只能依靠拐杖勉强挪动,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这对财无疑是雪上加霜——嫂子没得病以前,财劳累了一天回到家还能吃上一口热饭、喝上一口热水;现在,不仅没有了热饭热水,他还要地里家里两头跑,原本就矮小单薄的他更显精瘦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请了个保姆照顾嫂子兼顾一家人的生活起居。对于财,我想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这件事过了没多久,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在派出所里,要交什么罚款。这又怎么了?我心下着慌,先去看看再说吧。刚出办公室,迎面碰上我村的村支书,他也是为这事来的。原来是财和保姆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被人举报为嫖娼。我立时心生烦恶,言语之间透出倦怠。支书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其实他俩都有一段时间了,周瑜打黄盖的事,村里人知道的都睁只眼闭只眼的算了——财实在太苦了,但凡他老婆能替他点儿,说个知冷知热的话,我们也不会容许他这样的。我也劝过他,可是这种事……现在也只能先给他把钱交上了。”我终究是不能接受,委托支书交钱了事。

后来听村里的人说,财把保姆打发走了,再后来又听说保姆又回来了。因为这件事的缘故,我先前对于他的那些好感和同情几乎丧失殆尽,所以再也懒得管他的事,听之任之吧。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我能说什么呢?

今年父母回来了,当然要回老家看看。回了老家,母亲要去看看嫂子。嫂子早已经卧床不起,知道我们来,财先把她收拾好放到了轮椅上。她居然还认得我母亲(多年未见了),拉着母亲的手,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泪流满面。母亲亦流泪。财给我们沏上茶,就去晾晒刚洗好的衣服。花在旁边的小凳上坐着,机械的洗着什么,母亲叫了她几声,并没有任何回应,也许她正幸福在自己的世界里吧。我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财把家收拾的很干净,屋子里的东西摆放的很有序而且整洁,嫂子的被褥也很干净。虽然我对他没有多少好感,看到他有条不紊的家和穿戴整齐的嫂子,我还是很叹服他的孝心。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嫂子病了这么久,财却一直都伺候的这么好,又要忙农活,又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傻妻,对一个男人来说也确实不易。

下午,村里的人都来看我们,财也来了。大家说起家里和外面的新鲜事,七嘴八舌,好不热闹。财坐在沙发上,却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发着轻微的鼾声。大家都看见了,却没人忍心喊醒他,也许他只有在这个时候是放松的,在人声鼎沸的时刻,安然的享受一下睡眠的幸福。

回来的路上,母亲不停的叹息,讲起财以前的许多事。我的心里也五味杂陈,想起他那次生病时,身边竟没人服侍,还是我和老公在医院陪了他几天。在他最需要家人的温暖的时候,他们却什么都给不了。说给母亲听,母亲说:“说起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太不容易了,要经历多少事啊。你看财,爸早早的没了,傻媳妇,瘫老娘,家里家外没个商量的,有个头疼脑热的,连个给倒水的都没有,更别说给说个知心话了,这也是一辈子。”我不由呆住了。人活一世,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和追求,金钱、权利、地位、名誉、爱情、婚姻、人生价值……每天或兴奋或忙碌或充实或无所事事的活着,做着功名利禄的梦,而这些,财是否也曾奢望过?他也许根本无从想象吧。热热乎乎的一日三餐,舒舒服服的酣睡和吵架拌嘴的爱情也许就是他的全部梦想了。

财的儿子要结婚了,他说起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我想,这在他的人生旅途里,该是一抹绚烂的暖色吧。

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那家强福州有没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孩子睡觉突然抽搐与癫痫有关系吗难治性癫痫病难治疗的原因是什么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