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冰心】生命与希望,喜悦与惆怅(随笔)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40:09

午后,安安静静、踏踏实实守岗。免去了清明时节出外勤,像个守墓人似的看守息园墓地,还是觉得待在幼儿园的门岗室里舒服。据出外勤的同事说,现在的墓园比菜市场还要热闹,车多,人多,花多,水果多,冥币多,那景象,甭提多壮观了。

我从来不认为同事之所言含什么水分,正相反,我相信同事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那种场面我曾亲眼见过,而且见过不止一次,虽然家乡那边的息园不见得有北京这边的息园这么壮观,想必也差不了多少,无非新逝之人的亲朋捶胸顿足,哭天喊地,早逝之人的亲朋携酒送钱,扫墓祭拜。

而我,是万分讨厌热闹的,特别是当热闹的场面中并没有我熟悉的人,且还是一两个人在墓里,一群人在墓外的场面,我就更加讨厌了。因为难免会心情郁闷,倒不是那种场面造成的,而是在那种场面下,无论我做什么,说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便会觉得不自在,便会心情郁闷。

还是闲坐在门岗室里好,偶有感怀,便纵笔文章,倒也舒然惬意。只是时间一长,便会感觉腰酸背痛,索性来到大门口抽根烟,顺便也感受一下雨雪之后的凉风,脑子也瞬间清醒了许多。

可正当我准备回到门岗室,却听见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我扭过头去一看,一辆白色的轿车直挺挺地扎在幼儿园门口正前方五米不到的由锥桶绑定的警戒线上。

“你谁呀?怎么停这儿了?这儿不让停车!”我大声疾呼,并冲了过去。

可当坐在驾驶位上的人缓缓打开车窗,我竟愕然呆住了,缓步走到车窗前,讶异地说了句,“哎哟,徐老师,怎么是你呀。”敢情是园里后勤部门的老师。

“我来值班呀。”他笑呵呵地说。

“值班?不是,今天晚上你值班啊?”我问。

“啊,对呀。”

我赶忙踢开锥桶,打开伸缩门,让徐老师的车停到幼儿园里前岗的沥青路上。

他下了车,见我关上伸缩门,并向他缓步走去。他呢,也正向我缓步走来,并笑着对我说,“好久不见啦,小鹤。”

“可不嘛,你这阵子忙什么去了,歇了差不多得有一个月了吧。”我问。

“还能干啥,媳妇生孩子,陪产呗。”

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他并没有跟我说,甚至连班长老韩他都没告诉。我能理解他的苦心,可能是觉得我和老韩工资卑微,怕我们会因为随礼陷入为难尴尬之境地吧。

有时候所谓的交情就是这么奇妙,这么微妙,平日里看上去,聊起来,都挺好的,可一旦涉及到金钱,势必会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倒不是说花点儿钱会有多么严重的损失,实在是缘于工作性质的不同,仿若两个世界的人,未必能够深交一辈子。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一旦有了金钱上的往来,势必还会有后续的持续不断的花销。为此,不得不深思熟虑些,因为口子一开,就很难再合上了。

“陪产一个月?不能吧。”我问。

“哪儿啊,半个月的假,再赶上中间有周末周日,加一起也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走,出去抽根烟,边抽边聊。”徐老师一边说着,一边从烟盒里取出烟来,与我一根。

我俩对着口鼻冒烟,烟雾缭绕,继续聊着。

“这些天可把你歇大了呀,可我看你也没胖呀。”我笑着说。

“还胖呢,没瘦就不错了,累死我了都。”徐老师说。

“陪产,比工作累多了吧。”

“可不嘛。”

“男孩还是女孩呀?”

“儿子!”

这两个字说的,瞧他那模样,可是够开心的。嘴角扬着,眉毛也扬着,那张本不算大的脸,都快胀开了。

“恭喜恭喜呀。”我连连拱手。

“一看是儿子,你还别说,可开心了。可是啊,也愁,这一生下来,百十来万就没了啊。”徐老师弹了弹烟灰,长吁短叹、感慨万千地说。

“哈哈哈哈,攒钱吧,小哥。”

“哎,要不咋整。”徐老师又是一阵惆怅的叹息。

我一边抽着烟,一边仔细端详他的神色,心中暗道,“居住在北京,养个儿子,花销可想而知,普通人是很难经受得住的。所谓喜忧参半,痛并快乐着,指的就是徐老师你吧。”

随后我又跟他聊了关于二胎的事,他立即打断了我的话,跟我说,“不生了,一个够了。瞧媳妇生孩子,太遭罪了,催产三天,结果还是剖腹产。人家顺产的上午生下孩子,下午自己就能起床溜达了,可我媳妇,却在床上躺了整整七天,这才能够自行走动,但有一样,还不能自己起床呢,得我扶着她起来。”顿了一顿,徐老师又说,“不看生孩子不知道,真看过了,就都明白了,媳妇不容易啊。”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那就好好珍惜吧。另外,多补补,剖腹产,身子虚,出血多,得好好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那是当然的啦。前天我爸买了两只鸽子,给她熬汤喝,她要是不先喝,都不让我喝。”

“嘿嘿,那就对了。”

“不过也行,等再过几天,她就能上班了。”

“这就开始攒钱了?”

“攒,必须得攒呀。不光是她,我这清明假期一过,也得上班了。”

“上班?这么快?”

“陪产假就十五天。而且幼儿园没有年假,暑假,寒假,就当年假了。”

“行啦,这就不错了。你像我,别说年假了,连周末都没有假,就是干,不死不休。”

“有一句说一句,你们这工作,我觉得挺不合理的。”

“就这么回事呗,哪有那么多合理的。都合理了,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

“你这么说也对。先不聊了,我得赶紧接班去,得让人家女老师下班呀。哦,对了,白天值班的老师是谁呀?”他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说。

“哦,对了,你二班,没看着。那行,我这就过去了啊,一会儿我还来找你,给你发喜糖!”

“好,我等着!”

望着他健步如飞的背影,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由得让我想了很多,关于生命的,关于希望的,还有关于我个人的。

时逢清明,未见有雨,但天却是阴的。那边保安同事在息园守墓,我这边呢,却闻听天降麒麟子的喜讯,生命的两头,很远,却又很近。

新的生命,寓意着新的希望,我不想像鲁迅先生似的讲“他得死”这样忌讳的话。暂且不谈归途,只谈新生,人类社会的繁衍与发展,仍在继续,那么希望也就仍在继续。

而我,似乎也该正视一下自己了,跟我一般大的,有不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而我本月十九号回家,除了办几项关于金钱的事宜,还要参加犹如一母所生的姨家的表弟的婚礼,以及去看望同样犹如一母所生的另外一个姨家的表妹,她就快要临盆了。而我,至今仍形单影只、孑然一身。

我始终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可能是我太不自信了,又兼一贯厌憎家庭琐碎,更怕为了家庭而禁锢自己,逼迫自己,成为名义上的一家之主,实际上的一家之奴隶。

为此,我可没少忍受母亲的絮絮叨叨,讲我都这么大人了,连个对象也不找,一点儿也不让他们省心。

我其实挺让父母省心的,除了每天必备的香烟之外,再无其它不良嗜好,既不会像纨绔自子弟那般动辄挥霍无度,也不是一心啃老的寄生虫,又不是在药罐子里泡出来的病怏货,且整天嘻嘻哈哈,爱说爱笑的,心宽体胖。美中不足一点,就是没有一份稳定的正式工作。且按照父母的话说,就是未能体恤他们,理解他们的心情,找个对象,然后结婚,再然后让他们抱上大孙子。

怎奈,我不想让自己的生活过于系统化,程式化。只是我的这种另类的思维,在大多数人看来显得极不正常罢了,尤以在父母眼中,我竟成了不孝子。哎……

癫痫病的成因及治疗方法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最好重庆癫痫病知名的医院拉莫三嗪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