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丹枫】童少爬树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57:52

童少时期,爬树既是游戏,也是竞技,更是获取食物的方式之一,我们许多同龄伙伴,都练出了徒手爬树甚至爬木杆的技能。那时,低洼偏僻的家乡有很多树,但是树种较南方单一。常见的有杨、柳、槐、榆、杏、松等,果树数量稀少,主要长在各家的园子里,有梨树,苹果树,桃树,杏树,李子树,山楂树,葡萄树等,其中苹果树和梨树只有屯里赵老歪家有两棵。

我喜欢树,也喜欢爬树,尤其喜欢攀爬可一饱口福的大榆树大槐树。“阳春三月麦苗鲜,童子携筐摘榆钱”,这是故乡真实的写照。每年这个时候,正是榆钱儿和槐花儿成熟的时候,男孩子都会爬树采摘,我当然是其中的一个。无论多么高的树,不多时就可以爬上去了,先坐下了采摘鲜嫩的榆钱儿吃个半饱,再开始往下折细细的树枝,等差不多了,爬下树来,或者整枝的带家去,或者摘下来放在袋子里,边走边吃,洗好的榆钱儿用不了多久,就有美味可口的榆钱苞米饼子出锅了。

采摘榆钱儿,在我小时候多是为了零食,同时享受采摘的过程。榆钱儿长成时,密密麻麻的挤满了细若毛线的枝条,像水塘里芦苇的花棒,一条条的半垂下来,有低矮一点的榆树,枝条正好悬挂在眼前,伸手就得,一手抓住细细的枝条,一手卡住长满榆钱儿的顶端,顺势往下一捋,满满一大捧的榆钱儿就得了,急急的揉进嘴里,休管它是否干净。榆钱儿生吃的几率远远大于带回家做成煎饼或者窝头。榆树属多年生落叶乔木,多半树干高大,枝条半垂的现象还是比较少见,那种唾手可摘的榆树甚少。

四月末,榆钱花行将凋谢的时候,正好是槐花儿含苞待放的季节,槐花儿属豆科植物槐的花及花蕾,属舶来于北美的树种—洋槐树的花。槐树样子平常,没有特别显眼的地方,倒是它细小的枝条上长满了木质的刺,它不像桃李杏等需要人呵护,房前屋后院里都可以种植,枝干也没有杨柳的粗壮笔直,槐树质地坚硬,是建房的首选材料。“街北槐花傍房开,玉花飘香日日来”,春风拂面,不知不觉中,含苞的槐花开了,一串串,一挂挂的槐花儿挂满了枝头,像极了一颗颗风铃,随风飘舞,白的耀眼,香的沁人心脾,再看时,阳光透过,碎银般洒落一地,映在脸上,映在心里。

比较榆钱和槐花,我们感觉,槐花虽美虽香,但作为吃食,生吃却要略逊榆钱一筹,单从闻它的花香,沁人心脾,入口时却有一点腥辣味,又杂糅了少许的甜,是不同于榆钱儿的,因此,我们谁也吃不了那么多。榆钱是能摘全摘,而槐花则是吃够就收手了。

在冬季我也喜欢树。冬天村里除了很少的松树之外,其它的树都是光秃秃的,即使有几片叶子点缀,那也是干枯的一片儿,随着冷风或第一场雪飘落。杨树通体灰白,被岁月套上一道道黑圈,有一股子昂扬钻天的韧劲儿,算得上伟岸挺拔。槐树的树干并不高大,树冠却蓬松散开,就是在冬天里也相对比别的树种要丰满一些。松树依然暗绿,不为季节所动,年复一年也看不出它高了多少、长了多少,就那样一如既往地立在山上。最有特点的就是柳树和榆树了,绝对适应柳家低洼多水的环境,树枝婆婆娑娑,垂枝飘荡,无拘无束,像任性的孩子。

家乡的树生长在潮湿低洼、多风多沙的环境里,它们与自然抗争、与环境抗争,能在岁月的不断淘汰洗礼中坚强的存活下来,每遇春风细雨就会出现蓬勃生机,每入春季全屯仿佛突然进入绿色的森林。家乡的树也像家乡的人,为了生存学会了挣扎和打拼,最终练就了一副过硬的身板,具备了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的能力,因而它更刚毅、更朴实、更淳厚、更稳健、更洒脱。

就爬树来说,带杈的、粗细适中的树最好爬,即便是环抱不过来的大树我也照样上去过。技术最娴熟,体力最好时,连光滑笔直的电线杆我也能爬。出于安全,那时候爬树是家里大人都不支持甚至反对的,从姥姥到妈妈是最主要的监督人。有时就偷偷爬,因为爬树是一种生活的必须,比如在春夏摘槐花,摘榆钱。我在小伙伴中爬树是能排上号的。虽然有时也划破过裤裆,擦破过皮,或者被树枝刮掉过肉,或者被毛毛虫刺过咬过红肿痒半天。

当然爬树也有危险。在我刚刚七八岁的时候,当时爬家园子正中的大杨树玩,上边伏着一只树牛子。树杈不多,树又直又高,我攀着一个树枝,两腿缠着树往上爬,最后去抓树牛子触须时,因为还要两手抱树,被它狠狠咬住,疼得我顺树直线下滑,肚皮磨得火辣辣疼,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就松手跳了下来,脚脖子扭伤,肚皮红肿,没敢告诉家里,缓了好几天才好。

我上学后,老师禁止再爬树,但家里有两棵枣树,吃枣时有时上房去摘,有时从房顶跨到树上,红色的大枣挂满高枝,越是远离枝干的地方越多,我看见一个侧枝上大枣特别多,手又够不到,我只有大着胆子,一手攀着上面的树枝,一边脚踩着下面的树枝慢慢向外挪,突然只听“咔”的一声,脚下的树枝突然下垂,原先是斜上的树枝已经变成平的了。我赶紧往回挪,好在枣树枝韧性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过我当时确实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爬树,也是小伙伴间比赛的一种方式,我们举行过爬树比赛,有赤脚爬,有穿鞋爬,爬到指定的高度,然后迅速滑下来,有时衣服都磨破了,回家挨打挨骂也不知改正。爬电线杆是需要技术的。电线杆光滑,有正爬与反爬之说,就是脚跟扣住电线杆或脚面抵住电线杆,有的人爬到一人高时就再也爬不上去,只有少数几个人能爬到顶端。当然爬的都是废弃的没架电线的电线杆。

回想少年时的爬树方法,有几种:

第一,四肢并用式,是从脸到裆部紧贴树干,四肢搂抱树干蜗牛样上行式,是最普通的一种爬树方式。很容易,可以在爬树的过程中悬停,适合较高的树,比较省力。

第二脚登手扒式,两手扒住树干,同时两脚登住交替移动手脚上行式,是比较高级的一种,有时大人也用这样的方法爬树。适合不太粗的树,臂力要求较高。

第三仅用两手式,两手抓住树干上蹿,这种爬树方法适用于臂力大树干小的情况,是显示高强爬树本领的一种上树方法。适用范围比较小,体力消耗大,不能持久。

第四最能体现强劲个性的爬树方法是倒爬式,也是四肢并用,不过是倒行上蹿法,哪个小伙伴会这种方法爬树是很受人尊敬的,会被视为英雄。这种爬法,我见过大孩子试验过,因为实在过于危险,小孩都不敢倒爬上高树。

长大之后,就很少再爬树了。唯一一次,某次学潮,为了全景扫描队伍的一字长蛇阵,我利用小时候的爬树技术,飞快地攀上京城的一棵穿天杨,在一大树叉上呆了半小时,看足了游行学生百态。这之后,竟然多年再未爬过树了。但是少年时的爬树经历,却永留在梦中,在记忆深处。

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名气大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