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背叛与欺骗(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8 12:41:10

那些天程向东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无依无靠似的莫知所往。本来他可以回北京,但为了妻子转业到了天津安了家,结束了两地分居生活应该平静地过日子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妻子要和他分居。在一起生活不到一年,妻子说受不了他总说梦话、放响屁、咬牙切齿。再说一个人睡觉习惯了,突然跟他睡在一起,别提多难受了。

程向东执拗不过妻子,心情低落。有一天,突然接到情人小赵的电话,约他去海南旅游,他没加思索就答应了。

那是个冬季,海南却温暖如春,他们来到了三亚市,在天涯海角巨石前留影时,恰巧碰上了张天生和梁玫。这让程向东大吃一惊。见了他们亲热的样子气得他浑身发抖。他很奇怪,表妹怎么跟萝卜混在一起。莫非她做了他的情人?说心里话,程向东一直暗暗爱着他的表妹。她的确长得性感、标致、如花似玉、天生丽质。她的男人孙仁已去澳洲五年。他们有了可爱的女儿。张天生是程向东早年的同学,也已结婚成家。

他记得在市106中学读书的时候,因为三个人很要好,也有的说是因为看上了梁玫。不管怎么说,那时表妹就像个快乐的天使,他们三个男生众星捧月似的围着她转,其他男生决不可能有和她说话的机会。她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水灵灵的让人爱慕,梁玫才是名副其实的一朵校花。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面对这种情景,程向东急着凑了过去,一把揪住张天生的肩膀,天煞的张天生,你欺负我表妹!

张天生用手一推,侧过脸来说,哎,把你的臭手拿开!哼,就是你亲妹妹又能咋样?两厢情愿!你他妈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程向东欲打张天生时,梁玫挡在了前面,她拉了他一把,表哥,你干什么?你没有权力打他,他现在是他的准丈夫。

他有妻子儿女。你这样跟着他不是自虐吗?

我心甘情愿!梁玫愤愤地说。

啊!对于表妹的回答,程向东一时不知所措,站在那儿尴尬极了。

张天生却很得意地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们表兄妹先说着。他流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傲慢极了。真让人受不了。程向东攥了攥拳头,心想,有机会还得揍他。程向东气得两眼冒火!

梁玫没有理张天生,她手里拎着一听易拉罐可口可乐,喝完了一扔,操,走吧,到酒店去说。说着,梁玫领着程向东走进了停车场,半小时后到了三亚酒店。

梁玫,孙仁是爱你的,你不能在他没有跟你离婚以前随便乱搞?你这样做不仅糟踏他,也破坏了你的形象,你知道吗?

梁玫没有吭声,泪水却打湿了眼窝,还能说什么呢?表哥,你坐。梁玫脸色突变,看得出她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她又无法克制似的,颤微微地说,孙欺骗了我,我恨不能杀了他,我苦苦等了他五年呀!他匆匆赶回来又匆匆地走了,可留给我的是什么?是痛苦是绝望。你知道吗表哥?

程向东望着表妹,一时无话可说。

梁玫仍在颤抖着,直到很后一刻她才感到了绝望。呆望着阴云乱滚的天,她知道孙仁会走的,他要报复我的背叛。那一刻的心情说不上是悲哀还是愤怒,乱糟糟的搅得一塌糊涂。她如今恨谁呢!恨他还是恨自己!

程向东默默地把香巾纸递给了表妹。

梁玫清楚地记得那天很阴暗,也很潮湿,潮湿的有雾,叫人心神不安,倍感孤寂。本来想他回来了,她的苦也熬到头了,没想到他带走了她的全部希望,她仿佛走进了阴森恐怖的地狱,一点儿心情也没有了,不愿想也不愿做什么事儿,觉得活着挺没劲的。于是梁玫选择了自杀!

梁玫两手插进头发里,嘴唇颤抖着,神情显得的呆滞,仿佛陷入了回忆似的。她说,那天下大雨,雨浇透了我的心,脸上分不清是冷泪还是热雨。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被孙仁丫挺的给糟蹋了。无依无靠,就好像断线的风筝,我该怎么办?在那种情景下,随风飘流。也只能随波逐流。不随波逐流又能怎么样?

程向东望着表妹,然后拍拍她的肩,示意她不要哭了。希望她能够倾诉她的痛苦,也许说出来他能承担点什么。

梁玫说,我恨不得咬碎牙。

那时候她总是坐立不安,心神不定,索性走进雨里。只穿着一身绿裙子到处乱跑,很快雨水把她的裙子打湿了,像个落汤鸡。浑然不觉,心里发烧。身上却发抖。双手抱住双肩,她诅咒着,孙仁,你丫挺的,你混蛋!

她的脑子嗡嗡直响,木鸡一样望着天空,冷风恣意地揉搓着她单薄的身子、心灵破碎、凄然彷徨,那天只有她一个人走在风雨中,她想大哭一场,淋漓尽致地宣泄,痛痛快快。可是她浑身哆嗦,左手掐住右肩,右手掐住左肩,恨不能把自己的肉扯下一块来。她恨,她哭不出声,她恨,却喊不出声。迷迷糊糊,不知走向哪里。

孙仁没有理由抛弃你呀?

梁玫总是担心他欺骗她,心里发空。结果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也许她提前背叛了他的缘故吧。

噢,你遇到了他?

梁玫不想责怪张天生,他是个很正直且又富有同情心的有钱男人。在北京,在美丽的海滨之城他们应该生活的美好、安全、幸福。可这是她的一厢情愿。

程向东无话可说了。

孙仁出国了,她成了一个守活寡的年轻女人,守了五年。五年呀!表哥,你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吗?

梁玫说她并不爱张天生,但是他是男人,她需要,没有太多的理由,像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样。他没有多少情调,她不能计较他有没有情调了。彼此没有责任和义务,他的责任是赚好多钱,养家糊口,他倒腾商品批发,搞边贸,跑俄罗斯。如今发了财。她没看中他腰包里的钱。

张天生纠缠你了?

唉!怎么说呢!表妹一声长叹。

记得去舞厅跳舞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那天黄昏血色一样鲜艳,她漫无目的地转,因为思念出国的丈夫,又无法和他在一起,他偶尔打来电话或发邮件。那只是一种精神安慰。可生活上的一些琐碎事呢?比如生理的需要呢?日子太漫长了。她遇见了张天生,其实他也是到处寻找她。说是偶然碰上,其实他也是蓄谋已久。你知道上中学时他就给她写信,她不回信,他写的多了,他就当着向东和孙仁的面念他的情书。后来他恼羞成怒,在一个夜晚他堵住她还亲了她。梁玫说我告诉我表哥,天生一听害怕了,他扑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求她原谅,下次再也不敢了。

那天晚上他就带她进了舞厅。那儿的情境让她暂时快乐,忘记一些心里孤寂,一来二去,他把她送回家,出自礼貌邀他上楼,他也不客气,就上了楼。她给他倒水,他说不想喝水而是想喝酒。孙仁也说过,有事儿找他帮忙。他不知道孙仁一开始就有另一种打算。张天生也是乘虚而入。

程向东问,你怎么不给我写信?

你在部队上,再说表嫂多漂亮。我不忍心让你为难。

唉,这就是命运?

也许是吧!

后来怎么样了?

那一夜他没走我也没拒绝。他是受孙仁的委托,答应照顾我们母子的。唉,这倒好!

你们上床了?

做了。其实不想那样做的,可是管不住自己了。表哥,你说我是不是堕落了?

这也不能全怪你!

唉,自从有了*一次,她就改变了对张天生的看法,他这个人不错,挺会体贴人的。家里事给他全包了,俨然代替了孙仁,替他行使丈夫的义务。

有时,她也想,他回来后怎么办?真对不起他,以后要杜绝。可是,她已经没有勇气拒绝了。

我很理解张天生的心情,他的确舍不了我,不愿暂时分手。我坚决要求他理智一些,不能再有那种美梦了,我是孙仁的媳妇。

一晃,混了四年多,只是……说分手了,你今晚别送我了?

今晚他就回来?

还有两天回来。

还两天起码不该这么无情。

不,我得调整一下心态,不然,如何面对他?

哎呀,你呀真是温柔贤惠。我做梦都想拥有你呀!

别没正经的了。你可以了,要钱有钱,要情人有情人!应该知足了吧?

说真的梁玫,什么都拥有了不如拥有你!

人心不足蛇吞象!快滚吧!

张天生迟迟不肯上车,直愣愣地瞅着我,我觉得我不能把脸给他了,不然我忍受不了。我转身走了。

日子在极度恐慌中过去了,我担心极了。就那么假装笑脸地从机场接回了孙仁。

孙仁跟五年前比较变化太大了,言谈举止比澳洲人虚伪多了,一身名牌西服,打着星条旗领带,推着行李扬起手向我打招呼,我的眼泪一下子模糊了视线,五年了,多么漫长的岁月,天哪,应该苦尽甘来了吧!

一路上几乎没说什么话儿,只是他迫不及地用手揉搓我,他的手很凉还发抖,牙齿颤抖地山响,那种饥渴的样子让我感觉他十分可怜。

两个人动物似的一头撞开大门,顾不了洗去一路风尘,甚至顾不了脱净衣服,他就像饿虎扑食一样抓住了我,表现得凶猛、惨烈。像被一点点地撕碎浑身的肉,我无力挣扎,难以承受这实如其来的快感。

那一刻,我才明白男人就是欲望化身,像一团火,嘴里流着涎水,没命地狂吻,他甚至用牙齿咬我的颈项,他太饥渴了,饥渴的像头猛兽。

彼此没有久别重逢之后的惊喜、互相真挚的问候,那情景仿佛是初恋才有的激情,快感之中夹着一些惆怅。我拥着他,他抱紧我,浑身汗水汹涌。身体的感觉异常敏锐,心脏跳动的乱七八糟的。久别之后的融合,竟然是那么让人恐惧、让人兴奋。爱着真美。仿佛听到了生命的呼唤。具有天性慈善的我,为什么在命运长河的流程上扮演了情人的角色?他曾经那么爱我,我不应该背叛他。为此,我感到了深深地内疚。我也想使出全部温柔迎合他的汪洋姿肆与汹涌澎湃!

因为有这种心态,我们只能滚来滚去的,从床上摔到地板上,又从地板上跳上床,他脸上浮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死死地盯着我。我竟然像一只温顺的羔羊任他痴情地宰割。显然这是一种久违的甜蜜。可他的微笑使我心里发冷。但他的巨大热情依旧铁水一样奔腾。你只能默默地承受,唉,他需要,我也需要。

是的,激情过后,梁玫感到分外惊恐,他跟张天生的动作有相似之处。他没有张天生更加轻柔体恤。也许女人的不幸是自我感觉的错位,沉迷这种生理享受使她忘乎所以,什么也不顾及了,她谨慎小心地观察着他。恐怕他感觉出她曾对他不忠,也许他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许她是掩耳盗铃!

在家休息了三天,梁玫奉陪了三天三夜。然后瘫痪了一般,没有思想没有语言,只有肢体交流后的疲惫,心空的无依无靠,就像悬挂在半空风筝。

极力控制自己,整理一下心绪,开始收拾自己,收拾乱糟糟的房间。因为有男人在,梁玫已把张天生忘了。倒是孙仁,走出浴室后用手巾擦着头发说,这次回来请朋友们欢聚一下。哎梁玫,你给张天生打个电话。她心里一惊,有点儿惊慌失措。

孙仁非要多请几个朋友,写了名单后便问她还请谁,在他的请求下要请她的女友们,很后梁玫只让独身的柳风来了,宴席定在一家宾馆,就水晶宫。但是,张天生却没来,他倒是席间打来一次电话,说他正在半路上,说是明天再来拜访。

说实话,梁玫从心里不愿张天生来,她觉得无法面对两个与她有切肤之爱的男人。可是,张天生一定会来的,他就那种死不回头的性格。

他说过,梁玫,你以为你背叛了他,其实他早就背叛了你。说心里话,我恨不能你们离婚,我快点娶你哩!

朋友妻不可欺,你这个人脏心烂肺的,你是什么东西!梁玫骂了张天生。

张天生说,我替他照顾他老婆五年,为了什么?说白了,我比他更爱你。

梁玫知道张天生与孙仁,还有程向东都是要好的同学,当初她就被三个男人包围着。很终她选择了孙仁。

是的,他挺有心计,但心术不正。

现在你说了,为什么不早点说?

唉,那时候你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恨不能立刻嫁给他。

你嫉妒?

能不嫉妒?他那么爱你,你却跟别人好上了。

人生没有后悔药呀!

原先他说带我一起去澳洲的。

孙仁自费去的澳大利亚,说是用不了一年我就可以去陪读,可是一直没让我去,我也没怀疑我们之间的爱。我知道我们为筹划他出国,所有的积蓄都用上了。心想,他一定很难,耐心等待吧。谁知一等就是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黄昏的时候,张天生来了,他跟孙仁握手,然后拥抱,表现得既热情又亲密,这让我吃惊,没料到张天生能够应付自如,虚伪地没有一点儿愧疚感。

孙仁说,你一个人来也得喝,昨天就差你一个。

张天生说,那好,今天来个一醉方休。五年啦,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扔下梁玫在花花世界光顾自己享受了。哎呀,你不知道她一个人生活多不容易。

陕西治癫痫医生
兰州看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