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十九级台阶(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3:15

十九级台阶是一楼到二楼的高度。

十九级台阶是筒子楼外又加傍的一块露天钢结构楼梯的高度。

十九级台阶,每阶高低差为22厘米。十九级台阶,接地的仰角是可怜的38度角,显得陡峭。

十九级台阶在第十级处建了一个小平台,然后拐向高处的目的地。

本无生命体征的十九级台阶,因了一个女人的上下往返,便生就出了那么一股子活力与启迪。

新整理岀的二楼要铺设地板砖,负责送地板砖的是一个女人。为了多挣得一份收入,她要把自己从建材市场用“残疾人三轮车”拉了五公里的地板砖再背上第十九级台阶(市区不准通行正常的三轮车)!

这女人,四十三、四岁年纪,身高1.6米左右,长得匀称。如果倒退二十年,她绝对是一位惊羡周边的美丽、俊俏的美女。可现在,她尺余长的“一把抓”式的束发里已是青白分明。她裸露的太阳红的脸上鱼尾纹、额头纹壑坎清晰。她穿着几无光泽的半新不旧的深色服装,凸显了她的成熟、干练。

这女人把残疾人三轮车拉停在十九级台阶前,平静地与负责施工的基建部长谈妥送货上楼的交易,就不声不响地转身背靠上长60厘米、宽60厘米、厚1.2厘米,五块扎成一摞约50余斤重的桔黄色地板砖,粗糙的双手托牢底板砖的下沿,身子一挺,站立起来,坚实又不失沉稳地跨上了十九级台阶。

十九级台阶说起来算不上高。徒手的男人几个跃步、不超过10秒钟便能登顶。可是,对于女人,对于这个背负如此重载的已四十多岁了的女人来说,要想不止一次地往复登顶,我觉得我这个旁观者的心已经开始颤抖了!

起先,这女人一步一个台阶,在台阶上往返的步履还算轻松,她踏踩的钢制阶梯“嘣嘣、嘣嘣”地响。为了节省时间,她下楼时有时竟然可以一步二阶,一次、二次,五次、十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地要利用站在楼底时的短暂停留作一次深呼吸,然后再跨上台阶。跨的瞬间,她有点儿迟疑。在蹬上四五级台阶后也要稍稍停顿一下子了。待站到第十级台阶的小平台上时,她停顿的时间会更久一些,并且,还要做一下继续向上的缓冲准备。再往上,她甚至上一个台阶便要停顿一下、调整一下身体重心的支撑……

记不清的数趟后,女人额前的一绺子不愿被束缚的长发不安分地掉了下来,遮挡了她的眼线,乘着喘息,她在不服气地把这绺长发捋挂向耳边的同时,顺便抹去盈盈的汗水。虽然已是隆冬,却冻结不了女人脸上腾腾的气雾。她就这么一趟一趟地坚持着,坚持着不放弃!

她要履行送完地板砖的契约,她要多挣一份改善自己生活的金钱!

临下班前的清闲,十九级台阶“嘣嘣、嘣嘣”的声乐启开了探寻让我心颤的那根弦音。我忍不住问这女人道:“你家住哪里啊?”见她的模样绝对不像是农村来的,我把“你家是农村的吗”的肯定式提问改成了这一句询问。以下就是我们时续时断的对白,我不能、也不愿耽搁她的工作时间。她一定“耗”不起的呀。

“王营镇。”她的答话印证了我的猜测.。我不免了我的好奇,继续问道:“哦。那你家里几口人呢?”

“六口。”

“怎么,现在住在城镇上的还有六口之家吗?”

“是把乡下他爹爹(爷爷)奶奶带过来一起过的。他们年纪大了,种不动地了。”

“哦。那你们就是有俩个孩子了?”

“嗯的,一男一女俩个。”

“都在上学了吧?”

“嗯。一个上初中,一个念小学哩。”

“现在政策好,上学不是不怎么花钱了吗?”

“哪里哦,一分钱没少花哩。学费不收了,学校就想法子要学生买辅导资料,你不买,孩子就要落在别人后面。除了这,还要交住校费、生活费。唉,哪样不花钱哦!”

“怪不得你这么大的年纪也还要出来辛苦呢。哎,你这么苦,你男人呢?”

“他得白血病四、五年了,才看好小半年,”可能是不想让别人以为她男人闲赋在家里,女人紧接着解释道:“他也去送货了。”

“哦……”此刻,我的口型一定能塞进一只鸡蛋,“他还能去辛苦吗?”

“没办法呵。又不能像你们城里人,到老了有钱养着,我们不辛苦,又怎么办呢?”

我那仿佛真的被塞进了一整只鸡蛋的嘴里,实在是无法再发出一丝声响了。

倒是这女人不知什么原因,反倒先开口感谢我来了。她说:“谢谢大哥呵。”

我不由一愣,感觉奇怪,就问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是你在干这么累的活啊,为什么要感谢我呢?”

“你陪我聊天,让这上上下下的台阶上有了内容呵,还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也不觉得累了哩,干活的时间过得挺快。”

“哦,是这样啊……”我忽然心释,开玩笑的念头顿生,“你这么辛苦了一天了,回家可以好好弄点老酒喝了啊。”

“哈哈……哪敢哦?一家人在一起吃饱了就行了啊。”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有了灿烂的笑容。

十九级台阶在这一天的整个下午一直都在颤动着,女人的笑声和亲近,使阶梯的钢板铁骨被逐渐诱发出热能,让它不再无情。在目送了女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中,它停止了欢快、愉悦的震颤而失落地重又陷入默默地沉思……当这女人蹬上骑来的“残疾人三轮车”时,她先上车的那条腿向车座上抬了二、三次,然后才姗姗地离去!

十九级台阶边上,那棵被锯掉顶梢的老松树正顽强地伸展着身躯,想要窥探那一抹渐渐下沉的残阳余晖……

昆明医院如何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癫痫病都有哪些病因哈尔滨专业看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