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军警】枪的故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6:48

我喜欢枪,既源自男孩子与生俱来的天性,也与接触过的人物、看过的电影有关。

童年时期,村里的民兵排长配枪。姥爷曾经是村里的治安员,也配有一枝79步枪。那时常有特务活动,姥爷经常晚上背着枪出去巡逻。他当过八路军,背着枪的样子真是威武,我现在回想起来,也深为姥爷身上的气质折服。那枪总是擦得明光锃亮,一尘不染。我对它充满神奇,充满喜爱,但姥爷却从不让我碰它。也就从那时起,我不仅喜欢也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一枝枪。公社开大会时,我和伙伴们都会去凑热闹。但不是对开会有兴趣,而是去看枪。大的集会民兵都带枪:除了各式各样的步枪外,白家窝大队有一挺轻机枪、一门82迫击炮;秀各庄有一挺轻机枪,还有一挺重机枪——乡亲们叫它“水压机枪”,它的枪管约有半尺粗,还有3条巨大的枪架,每次重机枪出现在会场,都会引起轰动。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曾经用高粱杆或麻杆做过手枪、步枪;用三合板或五合板做过手枪;也用自行车链条、铁丝、橡皮筋做过能打火柴或火药的手枪。不记得是哪一年,公社新修建了一所学校。学校没有院墙,只在四周栽了一圈寸把粗的柳树。刚建完时,我们在那里玩耍,看着崭新的窗户插销、挂钩和笔直的柳树,我突发奇想:用柳树干、插销、挂钩做枪。于是,我们几个伙伴便趁无人时卸了插销、挂钩,锯了柳树干。然后,把插销安在树干的后半部作“枪栓”;把挂钩环立着安在柳树干的尖部作枪的“准星”,再从右手握枪的位置下面安上“扳机”,最后装上背带儿,一枝“步枪”就成了。一帮孩子经常手持步枪冲锋陷阵,刺杀攻垒,常常累得气喘吁吁,却乐此不疲。学校即将投入使用时,发现了柳树被锯,插销、挂钩也缺了不少,便追查起来。吓得我们赶紧把枪藏了起来,并约定谁也不许“告发”或“招供”,否则就按“叛徒”论处。还好,真没有人“叛变”,学校查无头绪便也不了了之。枪的故事

在各类枪支中,我尤其喜欢左轮和驳壳枪,对驳壳枪近乎痴迷。喜欢左轮,是看了电影《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1918》后。手握左轮手枪的瓦西里、卫队长马特维也夫充满帅气,用现在流行的话真是“帅呆”、“酷毙”了。看了电影《突破乌江》、《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后,又对红军、游击队使用的驳壳枪喜欢得一塌糊涂。大约是1973年,我自己做了一枝木质的“左轮”,除了没有装子弹的转轮,造型还是蛮像的。晚上出去,带上它便觉得胆壮得很。我当兵后,三弟和四弟为争夺这枝枪还发生了口角。三弟说:“这枪大哥还有用呢!”言外之意是不想让四弟把枪据为己有。四弟立刻反诘:“大哥当兵有真枪了,谁还用木头枪啊!”于是“左轮”被四弟理直气壮地“收缴”归己。对于驳壳枪,我一直不能释怀。当兵提干后,我也配了手枪——即“54”手枪,但我不喜欢它的模样:它既没有驳壳枪的优美线条,也没有驳壳枪的靓丽娟秀容颜。为了收藏,我曾转过许多玩具市场,枪支五花八门,却惟独没有驳壳枪。1997年,我去天津“平津战役纪念馆”参观时,在展柜里面的一枝驳壳枪前流连许久。我同讲解员开玩笑说:“把它卖给我吧,多少钱都行!”讲解员笑着回答:多少钱也不卖,这是文物!我说:“既然如此,让我拍张照片吧。”没想到柜台里的文物不允许拍照,令人倍感遗憾。至今,拥有一枝实物驳壳枪,不论是真的,还是玩具,仍是我一个不灭的梦想。

天津市癫痫医院治癫痫好吗癫痫发病前兆四肢强直是怎么回事武汉看癫痫哪里专业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