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看点】大海儿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2:11

生活中总是会意外收获到一些让人心动不已的小感动。

这些小感动尽管像昙花一现,但是,在白雪的心里却镂刻成了永恒。

这些小感动汇集起来,就成了令人回肠荡气的大感动,以至于白雪为此潸然落泪。

在2017年9月19号的傍晚,白雪的一位袁姓同事做事受了重伤,大家把她送进了市郊区骨科医院。

手术后的袁同事躺在208重症监护室,白雪在那里临时陪护她。

房间里有四张病床,和袁同事并排躺着一位老奶奶,另外两张床空闲着。

老奶奶的情况表面看起来好像不容乐观,她的左边小腿上缠着不少白纱布,电动仪的粗黑管子头装置像一只大虫子垂直“吸附”在她的小腿上,乍看很吓人。而令人深感意外地是,老奶奶的神情似乎并不怎么痛苦;只是她裸露着的地方,肤色十分苍白。轻微震动的仪器一直响着“嗡嗡”的低音,暗红色的血液在胶管中来回动荡着。

室内有些炎热,老奶奶的病床前摆放着一个小风扇正在旋转着风叶。守护老奶奶的是一位个头不高、年龄较大的瘦汉子钟雨生。他是老奶奶的大儿子。病人床侧都会有一个收集尿液的专用袋。雨生一会儿给老母亲递水,一会儿为老母亲倒小便。

白雪新来,为了袁同事的吃喝拉撒,她到附近的商店里购买生活必须品,不时在医院里里外外穿梭。

待一切准备妥当后,白雪便上前和雨生搭讪。雨生的话不多,不过,很和蔼,有一副热心肠。有时候,白雪要外出,他总是说,没事,你去吧,我给你看着。白雪便很放心地走出医院的玻璃门办事,回来后,总见一切安然无恙。

当白雪提着水果、洗漱用品再次回到重症室时,老奶奶的身边陆陆续续来了两男两女。

男的,一长一青;青年叫钟文清,长者叫钟子轩。文清的左手腕戴着黝黑佛珠串,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寸头,制服笔挺,皮鞋锃亮。他们看过老人后,在走廊里摆了一个小茶几,弄了几个小塑胶凳子,坐在重症室门外喝茶。

女的,是两个十八九岁的漂亮姑娘;一个叫钟雅丽,另一个叫钟婉婷。雅丽身着吊装鲜紫色长花裙,右肩上斜搭着一个时髦小包包,站在老人脚头床外,眼睛盯着手机正在刷屏。婉婷一头长发,眉清目秀,淡粉红短裙短袖,正在给老奶奶抠背捏肩说俏皮话。白雪看了这副暖人的情形,心里顿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想说的话脱口而出:“你们真孝顺!”婉婷抬起头冲白雪灿烂地笑道:“必须地——”白雪忍不住又补了一句,说:“你们没有像有些人嫌弃老人。”站在白雪身边玩手机的雅丽低声蹦出一句话:“自己的奶奶嘛,有什么好嫌弃的。”白雪莞尔一笑,没有吱声,只是仍然对婉婷望着。婉婷的心里似乎顿时充满了自豪,帮老奶奶弄得更卖力了,巧手不停地在老奶奶的肩上、胳膊上、手上、大腿上拿捏着。她一边给奶奶搓捏一边对白雪说:“我们都进城了,叫她去,她不肯。现在好了,把腿摔断了。”白雪问:“她的腿怎么受的伤?”婉婷说:“我奶奶骑着自行车,被一辆大货车撞了。”白雪诧异地问:“她还能骑自行车?”婉婷笑道:“你别看她年纪大,今年七八十了,她还能带着我逛街呢。”顿了顿,她又说:“我们是汕尾的,住在海边,原来祖祖辈辈都是打鱼的。后来,我们都进了城上班、做生意,就剩下奶奶还守着老宅子。”婉婷见白雪对她的话似乎感兴趣,便兴致勃勃地继续讲述:“我们的老宅子在海边山区,那边车多,我奶奶骑着自行车看到大货车向她冲过来,一下子就摔倒了。当我们赶到,见奶奶摔成了那个样子,心都碎了一地!奶奶自己却不心疼,嘴里只喊‘哎呀,家里的鸡鸭怎么办啊?种的菜怎么办啊?’她还让人回去赶快关一下煤气。真是把我们‘气死’了!”白雪听了婉婷的这些絮叨,忍不住哑然失笑。婉婷似乎余兴未了,又陡然对白雪说:“我奶奶有洁癖!”白雪很愕然,对老人家的身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不禁十分诧异。只见老奶奶的皮肤鲜有褶皱,白皙光滑。白雪猛然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闰土,他年少时固然青春,年长后却是沧桑不堪。而眼前这个老奶奶七八十岁了,她的皮肤竟然保养得这么好,真是奇迹。就在白雪对老人的养生术感叹不已时,婉婷的巧手又搂住了奶奶的脖子,笔挺坐在病床上的老奶奶满脸的慈祥。洁净的白发昭示着老奶奶的年轮,而她如今的道风仙骨则透着当年的勃勃英姿。白雪无法想象老奶奶以前赶海时是怎样的一副情景。但是,白雪的眼前却浮现出了东山岛惠安女讨海的场景。

就在白雪浮想联翩的时候,又进来一个身材高挑,体态丰腴,戴着眼镜,肩吊小包,腰系钱包的女人,叫钟美莲,是老奶奶的女儿。她一进门就一下子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双手搂住了母亲的脖子,两人的额头互相顶着。多么感人的一幕啊!美莲似乎在向母亲忏悔,妈,都怪女儿没有照顾好您!可是,您又不肯跟我们一起住,老公、孩子,还有您,我的心都撕成了好几块儿,我该怎么办啊?美莲的母亲慈爱地看着眼前孝顺的女儿,那眼神似乎也在说,不怪你,怎么能怪你呢?是我自己离不开老宅子,有感情啊,舍不得老地方,舍不得你爸爸,还有左邻右舍。这场“哑剧”使白雪的眼眶潮红。

很久,美莲才放开母亲的脖子,转身将金色小包搁在了旁边的空床上,匆匆出了重症室。没有多久,她提着一小桶热水走了进来,将毛巾放进热水里,然后拧干,用热毛巾在母亲的后背上反复轻擦着。美莲做完这件事情后,就提着小桶又匆匆出去了。

光阴荏苒,夜色渐深。雅丽和婉婷在重症室里待了好一阵子,临别时,婉婷向白雪挥了挥手,很礼貌地告辞了。

骨科医院高楼下的入口巷塔里,是一个菜市交易小市场。喧闹将尽时,滞留在208重症室的三男一女,有两个男人也辞别了,只剩下美莲和雨生。

晚休时,雨生在走廊上放了一张旧撑椅躺下了。美莲则在空床上铺了一大张彩绸,也侧身而卧。

还剩下很后一张空床,但是,白雪对它十分“敏感”。走廊里搁置着一排排绿色塑胶椅子,是专为候诊的人群备用的。白雪就时而在椅子上坐坐,时而躺着;躺下时,此起彼伏的胶面将白雪的后背硌得她无法入眠。廊头的摄像头泛着暗红的色泽,白雪那十分狼狈的神态被一一“记录在案”了。

次日凌晨三四点,根本无法睡好的白雪干脆起来四处徘徊,不时对那些病人统一巡查一番。

就在白雪一次巡查时,突然见老奶奶坐了起来,似乎需要什么,她那枯瘦的手正在床沿边摸索着。白雪急忙走过去向她询问。可是非常遗憾,两人的言语不通,无法交流。白雪只好观察她的举止与目光,揣摩着老人的心思。白雪见老人的目光一个劲儿地往床下瞅,急忙走过去一看,只见尿液袋快满了,就想帮帮忙。可是,老奶奶坚决拒绝白雪的好意。白雪很是无奈,对侧身而卧的美莲看了看,却不忍心惊动她。忽然,白雪灵机一动,急忙走出重症室推醒了走廊里的雨生。雨生睁开惺忪的眼睛,翻身走进了屋里,才化解了十分棘手的难题。

不知何时,高楼下的交易市场又在喧闹着,医院里各个岗位上的工作人员也陆续忙碌起来。

白雪实在太困时,便坐在椅子上硬生生靠着墙壁打盹。早餐时,美莲下了楼。半晌,美莲从楼下端上来一满碗稀粥。她双手捧着小瓷碗,一路小心翼翼地走着碎步。当她经过白雪的身边时,突然微笑着对白雪说:“楼下有免费的稀饭。”白雪报之微笑,点了点头,也拿着碗走下了楼。

可是,白雪去晚了,餐厅关了门。白雪就从窗户往餐厅里瞅,只见里面光线朦胧,空无一人。她只好折身回到了袁同事身边,寻问她想吃啥。之后,白雪乘电梯下到了一楼,出了巷道,七折八拐走进了右街旁的小餐馆里,给袁同事弄了一盒煮粉条子。

那天晚休,美莲没有像头天那样在空床上歇息,而是和几个家人坐在走廊上熬了半夜。白雪则学许多病人家属一样,也买了一张撑椅在走廊里休息。

第三天凌晨,白雪发现美莲时,美莲在靠市场方向的廊头拐角处,正在给老母亲熬粥。那里有家属烧煮的条件,旁边还有一个饮水机和一张小洗漱台。美莲就在那边忙碌着,来去总是像风一样匆匆,脚步轻盈。趁着一个恰当的机会,白雪好奇地问美莲,你这样跑来跑去,不是个事儿啊。美莲说,在附近,她专门租了一间房子方便照看母亲,白雪的心里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敬意。

当白雪去洗碗再次走到廊头时,美莲盛了一小碗煮好的粥,正转身离开那里。白雪将碗洗刷后,也进了重诊室,看着美莲坐在病床床沿上,一只手端着食物,另一只手拿着饭勺正在给母亲喂饭。美莲对饭勺上的食物吹了又吹,然后,才往母亲嘴里送,那副场面让人觉得很是温馨和感动。白雪的脑海里陡然蹦出了一个战地女护士的身影来,那个女护士一个人照顾着很多伤员。她照顾伤员时总是相当耐心、细心,哪怕她的内心极度痛苦,她也是经常用微笑的容颜面对那些受伤的勇士。美莲又何尝不是如此。想起那些画面,看着自己眼前感人的场面,白雪想起了自己远方的父母,鼻子不禁有些发酸。此时,老奶奶的嘴角粘上了饭粒,美莲急忙用餐巾纸给老人轻轻地擦拭着。白雪见状,终于忍不住悄然落泪。她急忙背过身偷偷擦去了自己的热泪。

待美莲给母亲喂完饭出去后,白雪忘记了彼此语言的障碍,忍不住走上前对老奶奶说:“您真幸福!”老奶奶就微笑着给白雪用手比划。白雪虽然看不懂老人手势的含义,但是,有一点白雪懂了:老奶奶真的很幸福!

深夜,白雪和另外几个同事驾车去市区红十字会为受伤的同事献血。之后,白雪的护理任务由一个张姓退伍老女兵接替了。

临别那天,白雪很想把撑椅等物品赠送给美莲,却总是犹豫不决。当白雪坐进了前来接她的小轿车时,她的心里默默地在向美莲挥手:别了,可爱的好人,愿你的母亲早日康复!

自此以后,美莲忙碌的身影在白雪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常常令白雪感动不已。她们那一家子人十分感人的情形总是在白雪的眼前浮现,那份珍贵的温暖像和煦的阳光一样,会一直陪伴白雪的人生走向美好的未来。

北京中医理疗癫痫病西安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武汉*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