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乡】遥远的村庄(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5:30

家乡的山水,一草一木,一棵老树,一座老屋,一条老胡同,一条老街,回忆起来心头都是暖暖的。清浅的时光里,光阴宛若一杯老酒,在记忆里沉淀着春秋过往,让岁月沉香。前行的路上,乡愁眷恋宛若一首动听的歌谣,在时光里轻轻吟唱,拨动你的心弦,把你带回遥远的村庄。

村庄,你生命扎根的地方,那里有泥土的芳香,那里一缕缕炊烟把你的生命滋养,简单的玉米糊糊饭菜把你喂养大,父母的勤劳质朴和善良是你一生值得珍藏的财富。

恋家的孩子是长不大的。这是奶奶常常说的一句话。想起这句话,就会想起奶奶,想起奶奶给我讲的故事,想起奶奶教我的儿歌,“傻小子,坐门墩,坐门墩干啥哩,坐门墩想媳妇……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喊妈妈,妈妈不在,叽里咕噜滚下来……”奶奶的儿歌和故事,丰富了我的童年时光。奶奶让我长大做个有出息的孩子,不要想家。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我是一个恋家的孩子,无论走多远,无论身在何处,总会在某一个时刻,不经意间的那么想家,想念那个小村庄。

炊烟,乡间的小路,泥土,煤油灯,草垛,土坑,狗尾巴草,儿时的伙伴……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承载着思乡情绪的景物和人就会在脑海里若隐若现,家乡就在记忆里越来越清晰……

炊烟,是小村庄最美的风景。每当炊烟四起,小村庄的上空就缭绕着一缕缕烟雾,飘着饭菜的香味。炊烟像是有一种魔力,更凝聚着一股温暖和亲情,召唤着远离家乡的游子,想起那一缕缕炊烟,内心就升腾起无限暖意。

每次放学回家,走进老胡同,老远就能看见自己家烟囱里冒着的那一缕炊烟,我知道厨房不是奶奶就是妈妈在做着可口的饭菜,要不就是奶奶和妈妈都在厨房,一个烧火,一个炒菜。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总能闻到饭菜的香味,诱惑着饥肠辘辘的肠胃。扔下书包,钻进厨房,我,妹妹,弟弟,还有哥哥,伸着四个小脑袋,等着妈妈盛饭。奶奶笑着说,排好队,别挤。而妈妈总是把第一碗饭盛给奶奶。潜移默化里,家里无论吃什么,我们总会第一个想到奶奶,给奶奶吃。

乡下的小路,阡陌交通,四通八达。大街小巷,弯弯拐拐,都是那么熟悉,那么让人充满向往。古老的窗,斑驳的墙,生锈的门锁,锁住了多少过往和笑语欢歌,记忆又定格了多少童年趣事和回忆?那盏记忆里的煤油灯又亮在谁家的寒窗?

犹记得,在乡下,没有通上电的时候,每到夜晚,家家户户点上一盏煤油灯,微弱的灯光就像外面的萤火虫散发的,泛着一点黄。在我的记忆里,煤油灯下,我会聚精会神地看书,奶奶会在灯下绣鞋垫,妈妈在灯下纳鞋底……煤油灯,伴随着贫瘠的岁月,丰盈的是人生。寒来暑往,它照亮我在灯下读书的所有时光。

小路弯弯曲曲,从家里到地里,从这块地到那块地,从春季到冬季,从播种到收获,承载着一路的勤劳,耕耘和收获。田野里,从来都不是荒芜的,就连冬天,也有麦苗耐岁寒,傲风霜。

家乡,四季分明。“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当春风消融了地里的冰雪,便会给小麦追肥,人们拉着积攒的牛羊猪的粪便,洒在田野里,给庄稼追肥。那个时候,交通工具便是人拉车,爸爸就是一车一车把粪便拉到地里,七八亩地,需要好几天才能完成施肥。清明节前后,又到播种的季节,又叫“麦棵点种”。用最原始的播种器,一个铁皮卷起的圆柱体,前面类似一个小铲子,有脚蹬的地方。一个人一个,挎着装着种子的包包,一垄一垄剥开小麦,点播种子。清明节若下一些雨,播种的时候,容易一些,若遇到干旱,一天下来,脚蹬的会疼,还很累。可爸爸从来就没喊过累,总是我们,干不大一会,就嚷嚷着累死了,放下农具,跑到小路上玩耍去了。

乡下的秋天,是滋生草垛的季节。挨着学校大门外西边的一块空地,是堆放草垛的地方。每到秋天,喂养牛羊的人家,就去地里把野草一车一车的拉回来,在空地上堆起一个圆圆的草垛。或者把花生秧子堆在这里,留着冬天喂牛羊。自然,还有麦草垛。这些草垛看似不起眼,却藏着我们童年的淘气和快乐。

放学以后,我们会在这里玩捉迷藏。就在这些草垛里藏猫猫。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往往忘记回家的时间。总能听见家里的大人喊我们吃饭的声音,从胡同里传来。玩得兴起,却也不得不抓起扔在草垛上的书包,抹一把小花脸,匆匆回家。免不了一顿训斥:记得早点回家。扒拉着饭,嘴上答应着,第二天就又忘记了。捉迷藏,玩腻了。我们就在草垛上费了一番心思。把草垛从一侧捣鼓开,挖一个洞,躲在里面看书,冬天隔风,一点也不冷。外面拿些东西盖住,躲在里面很难被发现。再次玩捉迷藏的时候,总会有找不到的小伙伴在外面猴急似得喊:“出来不出来?不出来我不找了,回家了。”直到这个时候,我们头顶一缕干草,从里面爬出来,笑得前俯后仰,指着他笑他笨笨的。

乡下的泥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土地,是农民的命根,是生存的希望。它滋养着庄稼,野草,野花,也滋养着乡下的孩子。玩泥巴,也是我们小时候,不亦乐乎的游戏。在乡下,你不会找不到土。路是土路,胡同是土胡同,院子里的地也是土地。随便找一个地方,就能蹲下来,玩玩泥巴的游戏。

用小铲子,铲一些土,堆在一起,放一些水进去,搅合在一起,用手团成圆的泥巴,放在一起,然后找一些小树枝,支起来,把圆圆的泥巴放上去,烤泥巴。每次玩得时候,都会弄得满身是泥巴。奶奶说,乡下的孩子就应该是泥巴孩子。可我们还是免不了挨妈妈一顿笤帚疙瘩。

学校西边的土坑里,有一些土类似胶泥,有些粘黏。我们也会挖来,在下水道的洋灰边沿摔胶泥,让它变软,搓成细长条,或者捏小泥人。不想玩了,就顺着下水道玩滑滑梯。次数多了,裤子也磨破了,耳边又多了大人的一些唠叨:你们就不能省省心。

“少儿不知愁滋味”,我们只知道玩耍,又怎么能知道大人的艰辛和劳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穿上新衣服。而平时,大人也是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挤出一部分钱,偶尔给你裁上几尺布料,做一条新裤子。倘若你的新裤子被磨破了,大人看见,不心疼你的屁股,会心疼那条裤子。大人的心思,也只有长大的时候才能完全体会。这就是生活,带着艰辛和无奈,教会我们成长。

坑西边是一片槐树林,我最惬意的时光是,把家里的那头小牛,赶在坡上吃草,而我躺在青青草地上,嗅着花草香,望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朵,任思绪飞扬。直到夕阳向晚,一抹晚霞将小村庄涂抹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风徐徐地吹着,远处的庄稼随风摇曳着,发出呼啦啦的歌唱,而我,牵着小牛,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时光流逝,岁月沉香,原来那些平淡的光阴,记载的是最真实的快乐,遥远的村庄,记忆里那一盏煤油灯,是心里最温暖最亮的灯光,照亮游子的心房,照亮前方的旅途和方向。

怎么治疗青少年羊癫疯湖北癫痫的专科医院癫痫病人的寿命都是有多长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择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