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好友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3:59

忽然就冒出个想法,写写琳。

文章《老井》在百花园微信平台发出,我发了朋友圈,希望好友转发分享,一方面切合参赛规则,也希望能影响更多的文学爱好者。

琳倒好,半天给我来一句:不会,去学校让人帮忙转发。我看着手机呆了,无语至极。可噗嗤又笑了,那个爽呀,我终于又能笑话她了,能笑话为啥不笑话呢?这当然仅仅限于对她。除了玩手机方面,我想不出,那丫头还有哪方面能让我不耻的。现在四十来岁的人,哪个不是手机玩得溜溜的,她倒好,除了接打电话,发个信息,其它纯白色。不过,笑,瞬间在我脸上消失,打了个不怎么响的响指,破天荒来了一句,真是头笨猪。

想想与她十年来的相处,我除了摇头叹气,还能有啥脾气。

琳是我的闺蜜,比我小了整整八岁。认识琳是十年前的事了。缘于共同的爱好:跳舞。按理说不该谈到一起,可就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年龄对于我俩完全不是问题。

一米六五的个头,长相生来让人妒忌,干嘛非要长成杨贵妃呢,这不完全在打击我吗?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水灵的怕,看不到底,里面有东西。她的眼,完全颠覆了我对古人那句话的认知,常听村里人说:眼像铜铃,到大无能(当地方言:眼睛越大越窝囊的意思)。可这丫头厉害的没法说,在家里就是老大,大呼小叫,大眼一瞪谁都怕,我常常把她叫泼妇,这样叫我觉得对极了,当然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有些品味,讲点道理的那种。好歹人家是中师毕业,能没点修养吗?

当然她的厉害不仅在家里,在校也一样,她的学生没一个不怕她的,再调皮捣蛋的学生见了她是乖乖的。最让人佩服的是那丫头看书背书一样快,过目不忘。课前备课一目十行,基本不写教案,上课甚至不拿书,就由那张嘴皮胡咧咧,可教出的学生一样出色。人家就是那么拽,脑子灵光,用现在流行语讲,那叫个性。不过在我这里,是另类。

我和她的领导比较熟悉,有一次闲谈,问起琳,人家居然诧异地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撇过头看着我:你认识她?我说是呀,关系铁着呢,人家就奇怪了:啥关系呢?亲戚?我连忙摇了摇头。领导笑着说:厉害着呢。啥意思?我想这厉害一定不止是她的“河东狮吼”,不行,必须从领导这里掏点东西,见了好挤兑,赶忙笑着问:快说说,她怎地个厉害呢?领导笑着:你就对她这么感兴趣?我一看有戏,像小鸡啄米一样啵啵地点头,恨不得听点带色的猛料,心里乐的,浑身血流都感觉畅通了不少,巴巴地看着那位领导,哈哈,你想啥呢,别这么八卦好不,小心她骂你?我都怕她,说完,人就闪了。

其实内心挺服气她,身上还是很有魅力的。

有一次,在体育馆跳舞,有俩个男生老远朝着这边喊陈老师,十八九岁的样子,酷酷的。应该是某校的大学生,那丫头一看他俩,对我直接无视了。甩开我的胳膊,走向那俩小年轻人,指名道姓,喊着名字,眼神温柔成一滩水,嘘寒问暖,现在在哪个学校上学呢?大几了?学校生活可好……话里话外透着关心,盘子一样的脸笑成了牡丹花,简直就是大晚上捡了金元宝一样。不过真是能看出她对学生的爱是掏心窝的。直到俩小男生骑着车子走远了,还傻乎乎地笑着眺望。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喂,醒醒,醒醒。那丫头才扭过头来,脸上还笑的二五八万似的。

我就纳闷了,人家都从毛孩子到了青春飞扬恋爱期了,一个小学老师怎就能大老远一下认出呢?还能准确无误记住名字呢,教书育人,和种韭菜一个样子,一茬又一茬。

于是,我一把揪住她肉肉的胳膊,邪魅地看着她,干脆竹筒倒豆子:说说,要女生你能不能记住人家的名字?长的难看的会不会这么热情?看不出你这人还能教出这么懂礼貌的男生啊?好像也没误人子弟啊?这下遭了,直接刺激了她的交感神经,语言中枢生来发达的她,开始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就差唾沫飞溅了。一脸自豪地说,她教的学生和她关系都好,不论男生还是女生。即便是上了大学的,对她这个小学老师也特好,有的还会偶尔送个小礼物啥的。我听了,很羡慕,有几个学生能记住小学老师的,就像我,大概是没良心的那种,模糊的厉害。

她身上让我佩服的可不止这些,特别是艺术方面,唱歌跳舞溜溜的。上帝有时挺不公的,优点还是在那丫头身上过于集中,浑身充满艺术细胞,跳个舞,身子软软的,腰像蛇一样随意扭捏,表情动作那叫一个传神,仿佛要勾人。无论古典舞还是民族舞,都特有型,都能舞动出舞曲本身的内涵。不像俺,跳舞简直就是蹦跶,浑身直巴巴,像僵尸一样,目无表情,好像谁欠了钱似的。对于交谊舞,那丫头和我出奇的一致,不喜欢搂搂抱抱。

唱歌也一样,悦耳动听,听过她唱青藏高原,很有味道,直接让人心灵空旷。那次,她唱的正起劲,我就呐喊了,停停停,猛吓了她一跳,嘎就停了,瞪着俩“二筒”的眼问:怎啦,歌词错了?我黑着脸白了她一眼才缓缓地说:调子起高了,刺耳,我就是有意的,干嘛唱这么好,讨厌。最让人可气的是走秀,她体态丰满,穿上旗袍,画个浓妆,头上再插个簪子,花之类的饰物,搭个银色高跟鞋,往那里一站,整个一杨贵妃。再扭着她的翘臀走几步,妩媚妖娆,生来尤物。每次走秀我都不想正眼看她,烦人。而且她特讨厌,非要腻着你拍几张,还要自拍,这不伤人自尊吗?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提也罢。

和琳相处几年,我突然挺相信命运的。她就属于命好的那种。结婚十八九年,人家连袋盐都没买过,做饭也是小打小闹,复杂的都是他家老公,工资都不知道挣多少,身上的行头老公买。兜里干净的连钢镚儿都掏不出,每次一起出去,需要花钱,都是笑笑看着我,然后来一句:你出,回去要上给你。完全把我当她的贴身保姆。特别是去年秋天,我姑娘和她儿子同时考上高中,新生入学报到,我早早就陪着姑娘去了一中,那丫头到好,一个电话挂过来,让我给他儿子送饭钱。我当时使劲儿摁了电话,感觉摁住她似的,解气,怎就这么依赖呢?气归气,你有招吗?还不是楼上楼下,气喘吁吁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找她儿。

这么些年,她与我的相处就这么依赖,或是一种变相的信赖,或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就连平时参加活动,也要第一时间发给我,看我是不是参加,我去她便去。

唯一让人释怀的是,从不会因某些事情意见不合而心中留下隔阂,也不会因言语激烈而挂怀,更不会因为久久没有联系而感情减弱。说实话,一年几乎见不了几次面,偶尔打个电话,不是骂骂咧咧,就是笑的没法收拾。

人生的旅途就像一趟没有返程的车,一路上不断有人上车,下车,总会有那么一些人陪你走过一程,会在你的生命里激起浪花,能够一生陪你的,甚是寥寥无几,能够真正走进内心的更是屈指可数。

相信琳也会这么想。

武汉癫痫治疗最好医院天津专门的癫痫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常见的治成人癫痫药物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