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两棵樱桃树的风景(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52:00

我家院中那个小园子有两棵樱桃树,一棵树开的是白色的花,另一棵树开的是粉色的花。两棵树的花是先后开放的,先是白色花开,再是粉色花开。眼见着花落后有满树的小绿子儿,但却终究不知道长大成熟后那樱桃是什么颜色,黄的、红的?至于其味道,更是无从谈起,因为从未吃到过这两棵树上的樱桃。不过,这两棵樱桃树虽?有带来什么果实之惠,但的确是这院中的一道风景呢!

这两棵樱桃树是当年姐姐按父亲的要求,特意从白鹿原她婆家的一个亲戚家要来的。

父母亲从未开口向我们提过什么要求,多少年了,每每询问他们需要什么,二老回答的总是那句话:好着呢,啥都不缺!回家时给他们买点食品、果蔬,或是衣物、日用品,他们老埋怨我们乱花钱,批评我们这么大了还不会过日子!

父亲*一次开口提的要求,却是要的这两棵樱桃树!有些出人预料。仔细一想,原来是由于我那次买回家的那些白鹿原的樱桃引起的。

陈忠实先生的一部《白鹿原》,让那个城东之郊本来少有人知的地方红透了半边天。此后,白鹿原的樱桃也随着那部书一路窜红,红遍了古城的大街小巷。那股涨热的气氛和汹涌的浪潮,足以让古城里的空气热的发烫,甚至导致了季节脉动的早搏。

每年春末夏初,那些沟沟坡坡、大大小小的樱桃树上的果子,早早就被天光之下、旷野之间一阵又一阵趋时和追风的热浪催熟了。虽有时季节尚早,但丰收的冲动却硬是打破了季节的束缚,提前开始了。早熟的那些樱桃很大的优势是价格更好些。这些年人们把许多事也逐渐看明白了,故而大多不会去抢那个鲜、赶那个时髦的。因为大家也都知道,那些早熟的樱桃是在商业利益驱使和潜规则下的产物,看起来很美,其实却不是个味儿。应季的樱桃品起来才更有樱桃的本味。这些年来樱桃的价格一路攀高,而且高得让人咬牙。故而对于樱桃,人们竟有点爱而远之,往往是浅尝辄止了。

熟透了的樱桃甚是可爱。红彤彤、或黄橙橙的樱桃看起来就很动人。那红的有如玛瑙,黄的恰似珍珠,一个个晶莹剔透、娇嫩欲滴,直让人垂涎不止。看到这些妙品,人就有些兴奋,喉节倾刻间也有了些渴的感觉,隐隐地、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用手捏了樱桃的把儿,仰起脸目视着,再小心翼翼地含入口中,樱桃那柔嫩的感觉让人甚是爱怜。说是要成口舌之美,实际上很受用的是人的心了。樱桃含入口中老半天,却是翻来倒去地咂磨着,宝贝似的生怕伤着、更怕化了。樱桃的口感那个娇嫩,那个柔美,简直无以言表。若是上牙一?下牙,那么轻松就毁掉了这醉人的美,觉得是一种罪过呢!再说,谁又肯忍心启齿呢?

记得我那次买回的就是白鹿原的樱桃,是一小篮红、黄各半熟透了的樱桃,而且有的果把儿上还带着一、两片小小的绿叶,看起来显着更加生动、更加鲜活。我不由自主先捏了一颗放进口中,那感觉温润如玉,娇嫩柔美,其味甜爽中带有浅浅的酸意,微妙得恰是到了好处,令人回味无穷。我忙不叠地将这美味递送到二老手上,父亲一尝,也点着头连连夸好,脸上现出满意的笑容。但当问过价钱,他楞住了,刚刚的那缕笑意也冷冷地凝固在了他那沟壑纵横的皱纹里了。他手上捏了颗樱桃,看了半天,到底也没说什么。

过后,他就给姐姐分派了要樱桃树苗的任务。

曾听他为此发过牢骚:“樱桃好吃树难栽?都是唱歌的胡咧咧!西藏平叛难不难?当年不是照样被我们部队拿下来了?人说中国没石油,我们那批转业军人不也照样在戈壁滩上把油开出来了?樱桃,有多难?又有多甜?贵的跟金子一样,疯了!等着,往后吃咱自家的樱桃,看他们讹谁的钱去!”

父亲将这两棵小樱桃树栽培于我家小花园子的中央偏东一些,没事就给这两棵小树施肥、浇水、培土、修剪,俨然对待小孩子一样,那么慈祥、那么爱护、那么精心。日复一日,眼见着那两棵樱桃树由小而大,终于还在院子里撑起了一片荫凉。

春暖花开时,先是东边那棵开了满树白色的花,有似披霜挂雪。待到那树花随风飘舞、霜化雪消后,西边的那树花也全开了。那是一树粉红色的花朵,酷似桃花,氤氲如霓,缭绕如烟。蜂、蝶似乎有过,印象不大深刻。花开过后,眼见得有了樱桃的雏形,嫩嫩的、绿绿的,让人不由有了一些甜蜜的憧憬。父亲抽着旱烟锅,脸上清楚地写着了十分的满足与惬意,仿佛红彤彤、或黄橙橙的樱桃已然挂满了一树。

一天清早,鸟儿在树巅上叽叽喳喳,象是开会,很热闹。眼见着自家小院里如此的温馨,更有了鸟语花香,父亲很自豪,满有兴致地蹲在房沿,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还眯缝着眼,抬头看鸟儿们开会。树上的鸟群中有麻雀、灰喜雀,还有鸽子,叽叽喳喳、咕咕嘎嘎,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可它们第二天还来开会,似乎比先一天规模更大,而且还从早到晚地不间歇!这就使人有些烦、也使人不得不纳闷了。父亲一遍又一遍地琢磨着:“那些家伙弄啥呢?”

那些吵杂的鸟叫也惊动了我母亲。母亲是个十分精细且十分精明的人,她的能干与智慧往往我的父亲也是甘拜下风的。听到父亲反复的嘟囔,母亲也好奇地过来了,仰头在树下看了半天,很后惊声喊道:“老头子,它们好像在吃小樱桃呢!”

父亲急急磕了旱烟锅起身也到了树下,当他确信那的确是事实时,先是大惊失色,接着就有些怒不可遏了。他大声呼赶,没用!再用竹杆子驱逐,那些大大小小的鸟儿轰地飞走了。等到父亲放下竹杆,端起茶壶,水还没喝到肚里,再一抬头却发现那些鸟雀们早就又回来了,叫闹得更欢,全然不把他老人家放在眼里!父亲忙呼我母亲过来帮忙,母亲赶忙放了手中的活,加入了这场人与动物的激烈战争。

二老连呼带赶,鸟儿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贪婪的本性使它们变得有几分厚颜无耻,当看到对方是两个年迈的老人时,知道对自己没什么大的威胁,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且悠闲地与驱赶它们的人打开了游击。这场面与现今马路市场上城管与小商贩之间的猫捉老鼠式的游戏如出一辙。二老累得昏天黑地也无济于事,只能望鸟兴叹:吃吧,可别撑破了肚子!

听人说给树上挂几个红塑料袋能驱走鸟。第二天,二老就不辞辛劳地给树枝上架了若干个红色的条子、带子,希望能吓走这些精灵。一开始还真管用,但见鸟雀们落在四周的树上虽虎视眈眈,却不敢过来。二老见状大喜,长长地舒了口气。可谁成想一顿饭没吃完,鸟雀们又在樱桃树上开起了大会,似乎还很得意,那得意而忘了形的欢呼和雀跃还真象是向人类示威呢!它们确实是精灵,连人的伎俩也能识破!

有人出主意让给树上打农药,据说人家果农们都是这么干的。父亲坚决不接受,说是果子打了药,人吃了害人、鸟吃了害鸟。这伤天害理的事,绝对不能做!不就几个樱桃么,鸟要吃就吃去吧,鸟儿吃饱了剩下的我再吃。不吃樱桃还能把人饿死?

还有人出主意,让在院子上空架设上防护网,这样鸟儿们就近不得树了。这主意好是好,可这张网虽把鸟儿挡在外面了,同时也把更多的阳光隔开了。?有了足够的阳光照耀,这樱桃树还会开花吗?生活在广阔天地里的人,哪能不晓得“万物生长靠太阳”的道理?就为了吃几颗樱桃,要人为地把天地隔开,还得动那么浩大的工程,真的让人笑话呢!

那咋办呢?父亲有些发愁了。母亲过来解劝道:“雀们要吃就让吃去,那么小的肚子,看它们能吃多少。况且,它们要吃,咱们也挡不住,是不?”

父亲叹了口气说“也只好由着它们吃去了。”

几天后,鸟雀们终于不再来了。父亲长长舒了口气,可在树下仔细向树上观瞧,没有找到完整的小樱桃的影子,只是树下的地上有些零零星星小樱桃的残迹。

总也不大甘心,希望有奇迹出现。等到麦收时,终于也没见到树上成熟的樱桃的踪影。

每每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父亲看着满院的鸟语和花香,现出一脸喜悦的神情,但这喜悦中有几分遗憾、也有几分无奈。父亲的这幅生活截图,之后也永远地保留在了我的记忆中。往后的岁月,每到樱桃花开时,我都会返回我的老家,一是看那樱桃花开,二是睹树思人,是要寄思和追忆自己的亲人。

到底那两棵树哪棵该结红果子、哪棵该结黄果子?果子到底有多大?到如今也没看到。只是意念中那果子应该与白鹿原的樱桃一样,很柔嫩、很香甜,甜中还有股淡淡的酸。这味道着实让人魂牵梦绕。

我忽然觉得吃没吃到这两棵樱桃树上的樱桃,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樱桃树蓊蓊郁郁的,给这小院撑起了一片荫凉,春暖花开时更是一道风景!这道风景中还有一缕淡淡的炊烟的味道,那味道才真正能勾动人的心!

昆明治癫痫的很好医院癫痫病早点治疗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