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墨香】阿娇的暮春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22:32
摘要:那年的春天,那个我们一起走过的开满荠菜花的田野小路,那个风雨骤至的美丽的湖面,那个暮春的傍晚我看月亮又看你的脸。所有的所有,在今天,在这个让人无言的暮春,都化作满树的槐花为你挂起的漫长白幔! 城里四十多米宽的街道,十几里的路程我几乎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完。车一出城就上了通往乡下的水泥路。别看它仅有八米宽,但在农村,它可是较为宽阔的主干道了。在这样的乡间道上开车很是舒心,由于来往车辆少,你可以把车速开得很高。在城里憋屈久了、忍耐久了,只要一出城,那份解放了的、得到自由了的心情简直就像出笼的鸟。   出了城才感受到天地的广阔与空气的清新。道路两边高大、粗壮的白杨树的枝叶在五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青翠靓丽。路边田头的灌溉渠里,绿油油的荷叶沿着水渠伸展开去,一直伸向远方另一处有浓郁的杨树林包围着的村庄。   这个时候正是农历的四月。脱尽黄花的油菜已是籽粒饱满等待收割,黄遍天涯的小麦在西南季风的吹拂下正在一天天接近成熟。田头路边可以不断看到准备收割的农民在修整着农机和农具。小满刚过,芒种在即,芦苇深处的杜鹃在这逐渐热烈起来的初夏,在每一个清亮舒爽的早晨,在乡村宁静华美的梦里,一声声啼叫着藏在农民心中无言的喜悦。风调雨顺的年景就是人类与自然最为和谐的美丽风景。   我并不是有意选择在这个即将收获的季节回到故乡,因为几天前做了一个梦,梦见同村邻居阿娇找我来了。她还是多年前我回家闲居一段时间时看到的那个美丽的样子。依旧月亮般的瓜子脸、一双明媚水灵的大眼睛总是把人看得愉悦而心慌。她的每一次问话总是让人心甘情愿不厌其烦。她咯咯的笑声真的是如银铃般动听,她在我愉快的故事与逗乐中常常笑得玉枝起伏花容娇艳。只是这次梦里好像有点不祥的气氛,梦中的景象有点模糊,她平日好看的面容上好像锁着一团愁容,她好像在跟我说“哥,我要走了,你能来看我吗?”然后就淹没在一团灰暗的迷雾中了。我醒来后几天,脑海里一直挂着这个怪异的梦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抽个时间回乡下看看。   村口的那几株老桐树还是一如往年地开满了大朵大朵粉红色的喇叭花。通往老屋的那条土路两边,椿树楝树和槐树的花朵挂满了枝头,开放得最耀眼的是那些一串串雪白雪白的槐树花,它们浓浓的像是堆在了树上,形成一簇簇冬雪压枝的景致。路两边的树下落了一路的白色花瓣,像是冬天遗留的积雪。   村里目前正在搞所谓的城镇化安置拆迁工作,家家户户原来的老房子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阿娇家丈夫祖辈是木匠,因为有门吃饭的手艺,也成了最早富起来的那部分人。阿娇年轻时是闻名乡里的美人。没出嫁时上门提亲的人排成队,因为当时家里穷,在众多提亲的队伍里,当时也是富甲一方的阿娇现在的丈夫,以压倒多数的聘金夺得了花魁。尽管那时的阿娇对跟他一样大字不识几斗的现任丈夫阿牛有许多的不满意,但在老父老母期望的眼神和家境贫困的现实压力下勉强同意了这桩婚姻。   婚后阿牛家的日子过得也是红火,在全村都还处在土墙草房的旧时代时,他们家就率先跨进了社会主义的二层小楼的日子。当然他们物质上的富裕跟他们家人老几辈的勤奋努力以及政府的改革开放政策是分不开的。阿娇不懂这些,她就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知道每一次我从城里回来时,在我的面前紧锁她那双好看的双眉跟我说:“农村苦呀!哥,你能把我带进城里吗?”我那时总是跟她开玩笑说:你生了个美人坯子,却是个农村人的命。因为你不识字呀!再说,我把你带进城里,阿牛怎么办呀。   阿娇家的楼怎么不见了,在她家的原址上我只看到满地的烂砖瓦砾。正在我诧异不解时,邻居二叔过来了。寒暄过后他跟我讲起了阿娇的事情。   阿娇是个孝顺的媳妇,你一走多年,哪里知道家乡的事情。几年前她的公公婆婆跟我们村里许多中老年那样得了一些从前没有的怪病,都说是癌症。南里北里去治病,结果病没治好家底倒是掏空了!人们都说这些怪病跟这些年河水被污染有关系。   送走她家的老人后,阿娇就跟着阿牛出外打工了,阿牛会一门手艺,在外面工地做了这么多年的工,工资不是被拖欠就是泡了汤,钱没挣到多少,一个上小学的孩子也在暂住地放学的路上,被当地一个有钱人的车撞死了!结果那个当地富人官商勾结,任你万般哀嚎,只草草赔了二十多万就了事了。你没看见,最后两年,阿娇都像个疯子一样了!他们拿着那些钱无奈地回到家中,用那些钱维修了一下破败的房子,装修之后又置办了一些农机具,准备在家好好种地,哪知道又要搞什么城镇集中建设,强行征地、拆迁,硬是把她们最后装在屋子上的最后积蓄给砸了!房子被强拆之后的第二天,阿娇半夜一瓶农药全喝了。你看,阿牛现在跟呆子一样整天一句话也不说。我顺着二叔指点的方向,看见不远处的一座新坟旁,阿牛正站在风中茫然发呆。   也就是一瞬间,我怎么突然感到全身软绵无力,意识也好像发生了错乱,我好像看见阿娇一身素裹满面倦容地向我走来,她苦笑了一下说“哥,你来了”。我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那座新坟,新坟的周边是金黄色的麦田,麦田在五月的阳光下泛着炫目的白光。一只三色翠鸟快速飞来,停在纸幡飘飞的招魂幡上,它灵动的脑袋和美丽的眼睛不停地向我眨着,仿佛是来看望我这个陌生的来客。这是你吗?是阿娇的灵魂化作的精灵来安慰我的吗?!   哥,天快黑了,咱们回家吧?阿娇一边往架子车上搬运着一捆一捆的秧苗一边对还在水田里拔秧的我喊着。你看你这个在城里坐办公室的人,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那样能干。我要是你呀,就不回来了,农村真是累呀。那时我们家的秧地也是紧邻,每天顶着初夏的烈日,在离家数里的田野上薅草拔秧,中午都是有家人送饭过来。在漫长而又乏味的机械般劳作中,几家水田相连的邻居就是用整天东拉西扯的说笑打发着劳累困顿的日子。阿娇的存在更是给田间的笑声增添了意义。   那晚的月亮好大好圆,阿娇跟我共拉一车秧苗迎着月亮升起的方向回村,她婀娜而又矫健的身姿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我富于想象的思维那时又进入了迷幻的境地,我就感觉我们正一起走向那个晶莹剔透的美丽世界,我们正举起神仙吴刚酿造的桂花酒,在那个纯白的、玉一般的世界里举杯相向眉目流光……咕噜噜,突然传来的水鸟的叫声吓得旁边的阿娇紧紧用她的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也把我行走中的美梦惊醒。“哥,这湖里有妖怪吗?”别怕,那都是瞎说。平生第一次,我用手轻轻拍抚了她的玉臂。   太阳也好像变得无精打采起来,他跟着我茫然的脚步失魂落魄地走过正午,走过不远处雨云渐渐聚会的湖面。那澄碧的水面上有你撩起的水花伴着你银铃般的笑声,在那个雨横风狂三月暮的湖边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   那年的春天、那个我们一起走过的开满荠菜花的田野小路,那个风雨骤至的美丽的湖面,那个暮春的傍晚我看月亮又看你的脸。所有的所有,在今天,在这个让人无言的暮春,都化作满树的槐花为你挂起的漫长白幔!   你生命的美丽消失了,你悲惨的命运也走到了尽头。当未来无数个美丽充满下一个春天,还会有我们害怕的风雨走进我们无可躲避的、无可奈何的梦境吗?      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的医院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最权威西安有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