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阿蓝的爱(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0 11:09:36

那个秋天,天上跑过一只一只形态各异的小白羊儿。火车外的风景换了一幅又一幅,车厢里坐着几个正要去玉城支教的志愿者,他们透过窗上的玻璃时不时会看见一群一群自觉地摆成了“人”字形阵容的雁群向南慢慢飞去……

“阿蓝!”车厢里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动人的声音。

“什么事,杜娟?”一个打扮素雅的年轻女子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望去。

“我想上卫生间,你去吗?”

“去!”

不大一会儿,火车的洗手间里隐隐地传来了这样一段对话――

“阿蓝,我一直都想问你,你还爱他吗?”杜娟的声音像一枚炸弹落在了阿蓝的心上,粉碎了她这些年来所有的伪装。

“我也不知道。”阿蓝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听我妈说,表哥一直单着。”杜娟无意中又丢出一枚重磅炸弹。

阿蓝听得一时不知是惊是喜,难道这是上天在暗示什么吗?她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北大教工办公室里,围成一个大圈的办公桌被擦得油光发亮,桌上堆满了学生的作业本,以及老师们的教课书和早已备好的教案。从外边看,靠窗户边上的一个年轻女子正在低头一边看看手上的教课书,一边认真地在纸张上飞快地写着。

“阿蓝,听说学校要派一部分人去支教,你去吗?”说话的是她的一个同事,也是她的大学同学外加好闺蜜杜娟,一个非常招人喜欢的年轻女子。

“怎么,你想去?”阿蓝头也不回地问道。

“当然了!我可是听说这次去的话,明年评职称那可是十拿九稳的事,难道你不想去?”杜娟翻了一个白眼反问道。

“不想!”阿蓝很不给面子地回道。

“真不想,你知道去哪里吗?”杜娟不甘心地又问了一句。

“哪里?”

“玉城!”

阿蓝闻言微微地愣了一下,耳边又隐隐约约地响起了林毅的话:“玉城,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小县城,有很多古老的建筑物处处遗留着历史的痕迹,有像玉带一样清澈见底的河流拨动时光的琴弦,漫山遍野的红枫像极了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叽叽喳喳的小鸟儿似一个个顶尖的歌手,唱着一首首婉转动人的歌……”

北大校园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阿蓝正走在回宿舍的路,迎面走过几个认识的同学冲她点点头,又各自继续走自己的路。

“嗨,前边哪位同学,你的东西掉啦!”一道带有磁性的男音,从阿蓝的身后传了过来。

“真倒胃口,这种老掉牙的泡妞办法也敢拿出来见人!”阿蓝厌恶地皱了皱眉,想也没想就加快了脚步。

“哎,我说那个留长发的学妹,你等等!”

“还有完没完!”阿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给,你的学习资料!”就在这时,一堵人肉墙挡住了阿蓝的去路。

阿蓝这才看清一个男孩子手里确实拿着自己的东西,抬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长发微笑着接了过来。

“谢谢!”阿蓝不好意思地小脸一红,那俏丽的模样就像是盛开在天空中的两朵红云,十分惹人喜欢。

“不客气的。”男孩一下子被这样的阿蓝吸引住了眼球,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那再见!”

“再见!”

一阵急促地铃声,响彻了整个北大的角角落落,XX班的代课老师胳膊下夹着教科书前脚刚一走出教室,班上的学生三个一团两个一伙“哗啦”一下嬉笑着涌了出去。

“阿蓝,快点!”

“干嘛去?”

“死丫头,你不是答应给我表哥他们的篮球赛助威吗,你又忘了?”杜娟不满地嚷了起来。

“嘿嘿,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呢!”阿蓝看着杜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哼,你每次都这样!”杜娟气嘟嘟地说。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阿蓝收起书拉起杜娟讨好似的向外走去。

她们赶到的时候,操场边上已经围了不少学生,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一个个兴奋地指指点点,整个场面好生热闹。

“阿蓝,快看,那个就是我表哥林毅!”突然杜娟一脸兴奋地使劲摇着阿蓝的胳膊尖叫着。阿蓝顺着杜娟视线的方向刚好看见一个抱着篮球走向球场中央的男生。齐耳的短发,古铜色的肌肤,阳光的微笑,一身合体的浅蓝色运动服,看不出是啥牌子的,脚下是一双洗得有点发白的老帆布球鞋,应该不是牌子货。但是,他整个人浑身上下却充满了一种阳光的味道,时不时地吸引着不少女生火热的眼球围着他的身影打转。

“咦,这个男生看起来真眼熟,是在哪里见过吗?”阿蓝越看越觉得那个男生很脸熟,她的一双眼睛定格在了男生的身上。

场上的林毅感觉有一道探究的目光,就像一盏明晃晃的聚光灯照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意外的是,他一直都很讨厌被人像花痴一样盯着不放,但这一次他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觉得很舒服,甚是有一丝丝的小窃喜,所以他好奇地顺着那道视线身不由己地看了过去。

“哦,原来是她!”此刻,林毅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砰砰”个不停……

“同学们,一年一度的秋季篮球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喇叭里传来了播音员好听的声音,林毅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阿蓝,这才转身和其他的队员围在一起低头比划了起来。

很快,这次的篮球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只见双方队员正蓄势待发,眼睛死死地盯着裁判手中的篮球,裁判刚刚将手上的球向空中一抛,一个低个子男生想也没想立马猛跳起来,将球拍向了对方的场地,林毅像飞一样跑过去接住球,绕过一个又一个队员的阻挠,在离球栏大约三米的地方来了一个漂亮的转身,就将球投向了篮板。此刻,阿蓝的一颗心紧张地像一只兔子一样,生怕林毅一个不小心球被对方球员夺了过去,离球栏只剩下五米……三米……两米了,只见林毅巧妙地躲过了对方的拦截,纵身一跃,眼看篮球离篮筐越来越逼近了,站在场外的阿蓝只觉得整颗心都快要飞出来了,紧张得她几乎都忘记了呼吸,“咚”球进筐了,顿时场上欢呼一片。阿蓝这才慢慢回过神来,正好看见向她这边看过的林毅,两道目光不约而同地黏在了一起,久久地舍不得移开……

比赛结束后,杜娟便拉着阿蓝拨开人群冲了上去。

“慢点,别摔着!”林毅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家的这个小表妹。

“呸呸呸,乌鸦嘴,就不能盼着人家好!”杜娟佯装生气地顶嘴。

“乖,别闹了,小心人家笑话你!”林毅拿眼睛瞟了一眼阿蓝,无奈地对杜娟摇了摇头。

“才不会,对吧?”杜娟掉头求饶似地问阿蓝。

“嗯。”阿蓝好笑地看着两兄妹。

“好阿蓝,我就知道数你很好了!”杜娟搂着阿蓝的胳膊耍宝似的讨好。

“对了,表哥,今天就看在你平时帮我在老妈面前背黑锅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和阿蓝要去吃饭了,你去吗?”杜娟转身看着林毅问道。

“去!”林毅的魂早已经被眼前的阿蓝给勾走了,他赶紧匆忙跟了上去。

此后的好长一段时间,他们像着了迷似的,几乎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在对方的眼前,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晚上在睡梦里都会偷偷地笑。如果那天要是见不到对方,一整天都会变得情绪低落,就连吃东西也会觉得食之无味。

在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四周静悄悄的,仿佛可以听见风儿走过的声音。校园后边的那块草坪上,时不时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对话:

“蓝儿,做我女朋友吧!”林毅说完红着脸看着阿蓝。

“我……”阿蓝没有想到林毅会在这样的夜晚向她求爱,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怎么,你不愿意?”林毅一脸的忐忑不安。

“不是。”阿蓝慌乱地红着脸摇了摇头。

“那你不喜欢我?”林毅不解地继续追问道。

“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阿蓝的心里传来一道清清楚楚的声音,她好像是怕被林毅看穿心思似的,转过头去看着不远处那一片片落叶,抬手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衣领,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林毅,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飘忽忽的。

“毅,你刚才是认真的?”林毅以为这次的告白就要无疾而终了,阿蓝却又缓缓地开口了。

“嗯,不然你以为呢?”林毅认真地看着阿蓝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我不知道。”阿蓝像自语似的低低呢喃着。

“真不知道?”林毅向阿蓝一步步逼近说道。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林毅,阿蓝不由自主地向后轻轻地移了一下自己瘦弱的身子,一脸茫然地盯着林毅摇了摇头。

“嗯。”嘴唇挨上,两个人紧紧挨在了一起……

他性感迷人的嘴唇像柔软的羽毛轻轻地落在她的嘴唇,甜在了她的心里头……

“真甜!”林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意犹未尽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被吻得一脸蒙的阿蓝晕乎乎地望着林毅。

“以后别人追你,你要说你有男朋友。”林毅突然凑近阿蓝一阵耳语。

“为什么,明明……”一向反应迟钝的阿蓝不解地脱口而出。

“嗯,你都让吻我了,怎么,你还想跟别的男人怎么着?”林毅的脸再次逼近了她。

“好,我就说我有男朋友……”阿蓝红着脸低头说。

就这样,阿蓝成了林毅的正牌女友。他们像许多年轻人一样,在一起的时候会脸红,会心跳加速,会有一种致命的窒息感。

他们手牵手一起走遍了当地的每一个景点,也一起吃尝过了每一道美食。他们常常跑去野外捉蜻蜓、摘野果、唱山歌;他们一起相约去看电影、放烟火、许心愿;他们一起聊未来、聊生活、聊自己……

华灯初上,人影曳动。

他们在看完电影回校的路上,意外地遇见了几个和他们年纪一般大小的混混,好像其中有一个外号叫“三毛”。

“嗨,美女,去哪?”三毛见阿蓝长得水灵,顿时心生歹意。

“大哥,我们去看电影。”林毅一把将阿蓝拉到自己的身后状着胆替她回答道。

“妈的,老子问你了吗?滚,一边去!”三毛骂咧咧地一把将林毅推到了一边。

“大哥,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她是我女朋友,胆子小,我们别吓着她了。”林毅小心地陪着笑脸说道。

“听不懂人话,是不?兄弟们上,让他给我闭嘴,省得搅了爷的兴!”三毛骂咧咧地冲其他的几个混混挥了一下手厉声喝道。

只见他们几个人“哗啦”一下将林毅围在中间一顿拳脚相加……

“你小子有种,也不打听打听,连我大哥你都敢忤逆,你不想活了你?!”说着他们又狠狠地蹿了他几脚。

“毅,你没事吧?”阿蓝看着被打得狼狈不堪的林毅,疯了似地扑过去用自己娇弱的身躯挡住了他们的拳脚。

“你让开,我没事!”林毅强忍着撕心的痛意冲阿蓝艰难地露出一个笑脸。

“大哥,你放了他,我跟你走!”阿蓝心疼地看了一眼林毅,突然弯腰凑在林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泪水,起身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向了三毛。

“蓝儿,不要啊!”林毅望着阿蓝的背影眼里写满了绝望。

“让他闭嘴!”三毛一脸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你放了他,我……”阿蓝走了一半生生地停了下来,和三毛讨价还价起来。

“嘿嘿,如果我不放呢?”三毛像看怪物似的盯着阿蓝戏笑道。

“你会的……”阿蓝肯定地说。

“那你给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三毛饶有兴趣的盯着阿蓝。

“因为你们不想弄出人命……”

“好吧,我们走!”

林毅看着三毛他们离开的背影,浑身没有一点爬起来的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这才想起了阿蓝对他说的话,挣扎着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拨打了110,然后整个人就一下子晕倒了过去……

“毅,你快醒醒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毅正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有人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叫他,他慢慢地睁开了眼,只见四周白白的,屋子里还时不时地传来滴滴答答声。

“蓝儿,是你吗?”林毅声音嘶哑地低声问道。

“嗯。”阿蓝的眼睛早已经哭得像两个核桃似的。

“你没事吧,让我看看。”林毅一脸担忧地看着阿蓝。

“傻瓜,我没事,多亏警察同志及时赶到。”阿蓝深情地看着林毅说道。

“那就好……”林毅彻底松了一口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想到这儿,阿蓝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心事重重地看了大伙一眼,继续向车窗外望去,只见一辆辆飞驰而过的各种车辆,抛下一道道青烟似的灰尘。两旁的树木慢慢落下一片、两片、三片的黄叶,不远处一大片玉米地里,几个农民正猫着腰忙着掰玉米棒子、挖玉米杆杆,地头上偶尔站着一只跑出来觅食的小麻雀儿,阿蓝怜惜地看着那瑟瑟发抖的小身板,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心酸,泪水一下子模糊了她的视线……

“蓝儿,怎么了?”杜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一脸担忧地看着阿蓝轻轻地问道。

“没事。”

“那怎么哭了?”

“我没哭,可能是刚才眼里进沙子了。”阿蓝掩饰似地摇了摇头说道。

原发性癫痫病如何护理
孝感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
癫痫病治疗较好医院是哪个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