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荷塘“浪漫夏日”征文】青涩的爱情故事(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0 10:43:02

华旭觉得欣彤很傻、很笨。

你看她,脸圆圆的,成天一脸的傻笑。这样已经够傻的,笑点还特别低,成天在教室里疯来疯去的,一点女孩子家的娇羞都没有。

欣彤此时正被她前面的晓成逗得直哈哈笑,“幼稚!”坐在欣彤斜后面的华旭只是觉得这些都是无聊人的幼稚游戏,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声音虽然不大,但看着晓成前俯后仰正沾沾自喜的样子,他心里哼了一声,对这个高傲自大的男生从一开学就没什么好感,华旭总是冷着一张脸,有时候一天下来什么表情都没有。其实,晓成一开始还是想和华旭做朋友的,毕竟都是一个班上的,但碰了几次灰后,他算是彻底领教了华旭的冷漠了。对于华旭的不屑,自然就习以为常了。

正笑得开心的欣彤其实也听到了,笑声渐渐地就小了,直至一脸的沮丧。

她喜欢华旭,大家都知道。像她这样一个成天嘻哈疯癫的人,突然间谈及某人时脸颊泛红,往日的伶牙俐齿突然语无伦次起来,任谁也知道她中招了。一个班不大,她的慌乱,她的羞涩,她的苦恼,一切反常的行为,大家都是看得见的。

只是,华旭似乎完全不知情。不然,他为什么总是对欣彤爱理不理的。尽管大家玩笑开的也不少,还给欣彤刻意创造过机会,但是,不知道是华旭白痴,还是欣彤太紧张,每一次都是以欣彤安静地坐在一旁而结束。

欣彤其实不差,某种程度来说,她还算是个大美女。大眼睛双眼皮,高挺小巧的鼻子,娇嫩圆润的唇瓣,两个浅浅的梨涡,就是脸蛋有些婴儿肥。一头乌黑长发,身型适中,站在一米八的华旭身边,实在娇小。这也是欣彤很懊恼的地方,过去十七年里她都没怪过她爸妈把她生得这么矮,但是现在,她抱怨很多的就是这个了,她甚至觉得华旭是因为这个才对她态度冷漠的。

其实,华旭对其他人都是一样的淡漠没热度,只是她眼中哪里还看得见其他人。所以说,坠入爱河中的女子的智商都是为零的。

华旭很喜欢那种长的跟水墨画一样清幽高致的女子,青丝黛眉,只是长这么大他都没遇见一个。很近他迷上了安意如的书,看着那些清雅细腻的文字,好像一个婉约的女子正远远向他走来,迤逦长裙,莲步轻慢,一路开花。有时候,当别人在嬉戏打闹时,他只是皱着眉在一旁细细琢磨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体育课上,别的男孩子在球场上大汗淋漓的时候,他只是夹着一本诗词在小道上迎着风缓缓地散着步。

白衣少年,身姿挺拔,若在古代,就是风华正茂的才俊书生了。

但,这只是欣彤才看得见的。年少太轻狂,女孩子们的心总是追逐着那些烟花般的绚烂,哪里懂得欣赏这种如茶一样的清雅。欣彤不一样,她*一眼看到华旭,那书生的气质便深深刻在她心里。在朝露未散的清晨,在凉风习习的午后,在晚霞娇艳的黄昏,在月色清幽的夜晚,欣彤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华旭那张清雅薄凉的脸,猜测他正在做什么,想像他是否会因为某些有趣的事情而露出笑容。

正当她呆呆地想念着,正在上课的老师终于忍受不了她一脸的呆样,愤怒地吼道:“张欣彤!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啊?嗯,是......呃......”“受力分析之后根据牛顿第二定律列出方程组即可求解。”正在欣彤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小小声地提示,她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水草一样,顾不得分析这个声音来源快速地照读出来,老师狠狠地瞪了欣彤一眼,不甘地点头让她坐下。欣彤吐吐小舌头,如释负重地坐下来。这时醒悟是有人帮忙,仔细回想,顿时惊得她猛地转过身来,因为动作慌乱,坐不稳就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了,巨大的响声引来大家的注目以及老师的怒吼:“张欣彤!你给站着!”因为愤怒激动,老师的脸皱成一团,皱纹都多出了几条。

“谢谢你哦,没想到你会帮我。”欣彤趁老师转身板字的时候,小小声地对华旭说。她没指望他会搭理她,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华旭低头写了几个字在纸上,连笔一起递给欣彤。

欣彤惊喜得不知所以,然而看到纸上开头几个字心就凉了半截。

“看你那么笨,忍不住泛滥一下同情心。看你这么惨,这课也实在无聊,我牺牲下浪费我的智商和你聊聊天吧。”

心里一暖,鼻子一热,欣彤差点就想落泪了。原来他并不是表面那么冷漠,原来他并不是很讨厌我。

欣彤就那样站了一节课,心的某处盛开了繁茂的蔷薇。

窗外,阳光肆虐,风微凉,蝉声谱曲。

她心心念念都是他。

自从那次和华旭建立起“革命”情谊之后,欣彤和华旭的关系比以前好多了,说话次数也多了点,华旭也不再是整天脸黑黑,甚至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对欣彤微笑。

“你平时喜欢听什么歌?”

“经典老歌。”

“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三国演义。”

“你平时喜欢什么运动?”

“羽毛球。”

“你平时喜欢看什么电影?”

“悬疑犯罪。”

“你平时喜欢什么类型女孩?”

“无聊!”

……

下午班里的宣传委员拿回来一大沓信,抽出一封放到华旭的桌面上。华旭不在,那封信,在午后的阳光下白得像雪一样炫目,薄薄的,隐约可以看到娟秀的笔迹。欣彤想要伸手把信翻过来,看看是谁给他写信。这样想着的时候,手已经鬼使神差地伸过去了,快要碰到那抹白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夹杂着些许不满的声音从天而降。“你在干嘛?”华旭把那封信快速地放进抽屉,但欣彤还是眼尖看到了一个“莹”字。

“我......哎哟,想看看谁给你寄情书啦,八卦一下不行啊?”欣彤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装作不在意地开玩笑。

“什么情书啊,你脑子里就这些东西吧?”华旭翻个白眼。

“哪里?我是个很有内涵的女生好不好?我看的书也很多好不好?我也有自己思想的好不好?像我这样又善良又可爱又有内涵的女生现在很难找了啦!”

然而,华旭完全不关心欣彤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子。似乎那句“你脑子就这些东西啊”也是随口应付的,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封信里面了。小心翼翼的表情,像捧着一支雪白的羽毛,像是拆一样极其珍贵的宝物,动作轻柔缓慢,可眼里的光芒深深刺痛了欣彤的心。

原来你已经心有所属了啊,怪不得你对我那么淡漠。

原来你眼里也会有这种光芒,亮得周围的一切都那么黯淡。

待她走了后,他小心翼翼地展开书信。

华旭:

展信好。

高中生活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这里的人都好陌生,想念你了。

莹是华旭很好的认识三年的异性好朋友,像华旭这样性子冷的人,若非有颗热情异常以及锲而不舍的心与之交往,又怎么能成为华旭的至交。所以,在欣彤看来,这个莹也一定是个活泼大方的女子,只是不知道是否长了一张清雅柔美的脸蛋。

事实上,莹并不是那种热情开朗的女子,准确来说,是跟华旭一类人,同样是冷冷的脸,拒人千里之外。也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开学的*一天,一向是远离陌生人的莹*一次向是陌生人的华旭搭话:“哪个班的?”华旭面无表情地看了莹一眼,才说了句“3班”。莹当时心里就乐了,这小子竟然比我还拽。

“哟,我也是3班的!”虽然还不知道在哪班,但总不会倒霉到和这小子一班的。莹坏坏地想。

“哦。”华旭这次看都没看她。

从来只给脸色别人看的莹,这次一碰了一脸灰。到底是承认自己交际不强,只能憋着一肚子气。谁知道,两人不但同一个班,还是同桌。莹看着那张座位表,心里一阵哀嚎。但接下来的初中生活越让两人越来越发现彼此的志同道合,感情越来越深。而且,莹确实长了一张清雅柔美的脸,确实是华旭会喜欢的类型。

从来,如华旭一样的男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更多是选择藏在心里。

欣彤千方百计地套华旭的话,总算知道莹是何方人物。其实,他知道华旭喜欢这个女子的。莹这个字在他嘴里吐出,就是一个美妙的音符,以致于欣彤神经质地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名字在华旭的嘴里出现,结果,华旭从来都只是称呼欣彤为“傻婆”。以往,欣彤还自我安慰这是很独特的。如今,她非常痛恨发明“傻婆”这个词的人。

“傻婆,又走神了!你这种智商,以后尽被人骗啦!”华旭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边敲着欣彤的头把她神游已久的思绪拉回来,一边不厌烦地帮欣彤算出一行又一行的方程式。欣彤本来已经清醒,可看着华旭这模样,差一点把口水都流出来了。华旭看着她那呆样,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和你打赌输了,我才懒得理你这朵不明生物。真是倒大霉了,想我一世聪明,竟然败在你这个白痴手上。”华旭一脸的悲痛欲绝。昨天晚修实在无聊,看欣彤傻兮兮自顾自地说着冷笑话自顾自的笑,他就一脸黑线。不知道他哪根神经线出错竟然要出一道IQ题给欣彤猜,本来一般的IQ题那笨蛋是肯定猜错的,结果他竟然失算了,那家伙竟然刚刚听别人说过了。“哇哈哈,我猜对了!你要遵守承诺啊!你要无条件,答应本姑娘一个条件!”欣彤那兴奋过头以至于像是抓到喜羊羊的灰太狼的模样,着实吓到了华旭,他都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感了。

“唉,我真后悔没有把你收入‘后宫’啊!瞧这细皮嫩肉的,啧啧!”欣彤一脸痞子样调戏着华旭。

“……”

“张欣彤!你想期末考试物理零分对不对?”

“啊啊啊!我错了!大爷给一次机会啦!”

欣彤把写满华旭笔迹的笔记本用漂亮的包装纸包了一层又一层,然后藏在枕头底下,睡觉的时候用手触碰到那薄薄的本子,心里都会冒出一大串的粉色泡泡,连梦都会是浪漫美丽的。每天睡觉前都要把整一天回忆一遍,从早上华旭踏进教室那一秒起,欣彤的一整天就是华旭了。华旭因睡眠不足半眯的眼睛和来不及梳理的有点乱的发梢,都会扰乱欣彤的思绪。他说的每一句话,包括简单的感叹词,瞬间消失的各种语气都成为欣彤猜测他心情变化的依据。

喜怒哀乐完完全全地和他的喜怒哀乐挂钩,我也许疯了。

我喜欢你啊,喜欢到越来越没办法控制的地步了。

喜欢你的一切,恨不得每一天早早上课,迟迟下课,这样,看到你的时间就会长一点长一点。

欣彤决定为华旭做一件事。刘若英的“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成天在她耳边缭绕。做什么事好呢?自己又那么笨,唉。正苦恼的时候,突然看见华旭的书夹着一张洁白的纸张,露出写满字的一角,又想起昨晚华旭那少见高兴的模样,莫不是又收到信了?

下一节课是体育课,教室里面的人几乎都到操场上了,剩下的几人都埋头看着书,根本没有注意欣彤因为紧张而突然泛红的脸。她偷偷地把书拿到抽屉底下,偷偷地抽出那张洁白如雪的信纸,憋着呼吸看下去。

华旭:

展信好。日子平凡枯燥,我思念属于我们的那段岁月。我生日快到了,还有三天哦,你准备好送我礼物没,不准忘记。

寥寥几句,却让欣彤在大热天掉进冰窟里。那瞬间,欣彤有股冲动要撕毁这张盛满思念流露女孩情意的洁白。

体育课上,华旭破天荒地加入了打羽毛球的行列,往日淡漠的他今日眉眼里噙满笑意。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猛烈,欣彤眼睛涩得发痛。

你真的很喜欢她吧,如果我撕了你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理我,连看到我都会觉得烦吧。

我还是怕的。喜欢你,你快乐就好了啊。

那么,让我为你做件让你更快乐的事吧。

喜欢你,所以愿意让你得到更多的幸福。

“呀呀,你女朋友生日啊?什么?不会挑礼物?哇,你怎么这么笨啊,给女孩子的礼物是不可以随便的!更何况是喜欢的女孩子了!啊?要我帮你?行行行,没问题!”欣彤用不大但足以让华旭听得一清二楚的声音假装和别人打电话,边说边用余光观察他的神色。

其实,欣彤没把握。她内心其实有点希望华旭没有反应,这样也许就说明华旭根本没有要认真对待人家生日的意思了。当然,这明明就是自欺欺人。

华旭一脸期待地看着已经挂了电话的欣彤,欣彤故意装作没有看到他那期待的眼神。“傻婆,那个,额,问你点事。”“嗯?”“你觉得,嗯,就是送什么礼物给女孩子比较好?”说完这句话,华旭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

“那得看送给什么样女孩了。怎么?你送女朋友啊?”欣彤一副八卦的样子。

“还不算女朋友啦,喜欢很久了,觉得是时候表白了。”

你马上就要是别人的了,还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告诉我?欣彤怔怔地想着,内心一时间五味杂陈。

“喂,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啦,这礼物简单啊,送她一本纳兰的《饮水词》,另外用一张白纸把里面的《桃之夭夭》抄下来,夹在书里面一起送给她就行了。”

“啊?你怎么知道她喜欢《饮水词》?”华旭惊讶的模样可爱极了。

“我怎么不知道,喜欢你的人都会喜欢纳兰,都会喜欢纳兰的《饮水词》。”

大连哪里有颠痫医院
癫痫病治疗选择什么方法好
儿童癫痫病晚上发作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