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春秋】我的“戏缘”(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21:54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我自幼生长在北方中原,自然先喜欢的是河南豫剧。在我孩提时代的记忆里,就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和村里的小朋友在戏台前抢占座位。在我家口不远处,小学校的对面的一个高高的土台上,就搭有一个简易戏台,周围用木头和竹子拦起来,罩上帆布篷。当夜晚到来的时候,戏台幕布前的横梁上挂着两盏明晃晃的汽灯,刺得人眼睛不敢直视,锣鼓“咚咚锵锵”敲起来,我们孩子总是高兴得又蹦又跳。

我的堂哥就是剧团的板胡高手,他拉的板胡时而悠扬,时而哀怨,能揪住人的心。在演员唱前,先要拉一段过门。堂哥告诉我,起唱过门在豫剧唱腔音乐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对演唱的调高、速度、情绪起着领带和铺垫作用。过门的演奏得好坏直接影响到演员的演唱。在正式演出前,他总要根据剧情定好弦。剧团还有个拉二胡的,整个剧团就只有这两个乐器,但是他们配合非常默契,演出的成功有他们的一半功劳。

那时是人民公社时代,村里的剧团都是业余的,叫做“文艺宣传队”。演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青壮年,不需要什么打斗技巧,但必须唱腔甜美,还有就是长相要标致一些。平时因为步演出,演员是不会去练功的,,只有在冬天农闲的时候才有时间排练,这是为了在过年的时候演出。演员的练功主要是背台词,台词背得熟练,演出才会顺利。剧团的锣鼓乐器以及服装等道具大多是村里人凑钱添置的,简单的布景也是自己画的,虽然比不上城里大戏院的条件,但是演出的效果却毫不逊色。

小时候,我在本村看戏,也会跟着大人跑到十里八里的邻村去看戏。当年鲁迅和小伙伴们去看戏是坐船摇着橹去,而我却是全靠两条腿颠儿颠儿跑。下午放学回来,听说有戏看,魂儿早飞了,饭还没吃饱就扔下筷子拿起手电筒跟着大人跑。那时候看得最多的戏是《朝阳沟》,还有就是《花木兰》。跑来跑去就这两出戏,也不觉得厌烦。《朝阳沟》说的是大城市的高中生银环不顾母亲的反对,响应党的号召,要坚决跟着恋人栓保到农村劳动锻炼的事,当时这部戏曾引起很大的轰动。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剧团就开始演革命样板戏,如《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等。由京剧变成豫剧翻来覆去地唱,还有根据芭蕾舞剧改编的《白毛女》。我看得最多的是《沙家浜》,有时候放学回来,就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拿着个脸盆当锣鼓敲,学着郭建光唱起来:“朝霞映照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邻居看了都笑我是个小戏迷。

豫剧也称作河南梆子,它唱腔别具特色,悠扬婉转如百灵,行云流水如天籁,是让我是那样的痴迷。后来我听堂哥讲,知道唱是豫剧中最重要的。唱念做打四功,唱居首位。听河南梆子,若是没有几段咬人过瘾又出情的好唱,观众是不会满足的。这就得全靠演员娴熟地掌握抑扬顿挫、吞吐收放,用气偷气换气等技巧把腔唱得动人,脆爽,有味。既能表达出人物的内在情感,又给人以甜美、回味无穷的艺术享受。像豫剧的一些前辈名家常香玉的唱,大腔,高腔如瀑布砸石,雄浑磅礴,小唱,低腔则玲珑剔透,珠落玉盘,而且多能字字入耳,听得清楚明白。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常香玉这位名演员的风采,但是我多次从收音机里听她演唱,她的甜美的唱腔会使我陶醉其中。

在1985年秋天,我坐上开往北方的列车回家乡探亲,想重温孩提时的旧梦,谁知竟不可得。村人再也不会演戏了。堂哥告诉我,自从田地分到户后,各人忙地里的营生,剧团也就解散了。我看到堂哥当年使用的那个板胡挂在墙上,已蒙有了许多的灰尘,显然是很久没有使用了。于是我的心里感到一阵惆怅。失去的岁月不再回头,孩提时代看戏的场景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

那次回到家乡,看到的是乡亲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村口的戏台不见了踪影,很多人家盖起了新房。人们的文化生活主要是看电视,每天到了晚上,家家户户围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观看各种电视连续剧,不时传出欢声笑语。此情此景,使我产生了一种沧桑隔世之感。

现在人们的精神生活呈现多元化,有电视,有电脑,还有舞厅、迪吧等,戏剧渐渐离人们远去。但对于我来说,戏剧仍是我梦牵回绕的精灵。我要感谢戏剧,是它在那缺少文化生活的岁月里给我的精神上带来了一片绿洲。是戏剧陶冶了我高尚的情操,对我进行了有效的文学的启蒙。

哦!戏剧,我永远怀念你!

陕西哪家公立医院治疗癫痫癫痫是怎样治疗的郑州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