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百味】花开有爱(外二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42:12

花开有爱

沿人工湖南行,过南头的亭子,随岔道右拐,步入一片杂树林。林间草地上斑驳的落叶静默无言。看似多彩的晚秋,已显见萧条。漫步空静的林荫道上,暗叹时光匆促,物候律动,人情自然息息相通。不经意间,一枝粉红贸然跌进眼帘,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树身比我略高些,花枝斜垂,泛黄间或透红的叶子低敛着,豆蔻似的花瓣分外醒目。不见蜂蝶萦绕,没有虫声唱和,以至连鸟鸣声都听不到,甚至连西风都安静地倦伏在叶子的背后。我痴痴地站着,站在斜阳下清冷的树阴里,距离花枝三米或稍远一些,担心向前迈出一小步就会惊落一地花瓣――这晚秋本来就少有花的颜缘。我想到了湖中的睡莲,睡莲能够掩身在湖水下面;相比而言,这满树的繁花别无选择,唯有凌霜绽放。“冷香”一词,蓦然间跃出脑海。“芬芳”与春天相关,与温暖相关,冷香也许只是一种心理直觉。

我猜想这花树的原乡一定是在南方,因为塞北春晚,延迟了花期。这方面槐树可为例证:江南五月槐花开,青城八月才闻槐花香。四下里瞅瞅,这花树并不孤独,前面路边还有几棵,但花色似不如眼前这棵繁艳。近前细看枝头花瓣,花形呈少见的三角状,花瓣中间醒目的一点“红”不是花蕊――粉白的花瓣裹着红色的果实。有道是“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而这花儿的呵护之情如此率真,为给怀中的果实取暖,不管不顾,抱守枝头。花开未必生香,但必定有爱。爱是生命美好的本能。

走出一段路―——十五或者二十步,由不住回头,透过疏疏落落的枝条,目光中隐隐绰绰恍若粉蝶翻飞。

特想知道这花树的名称。

莲的升起

无意间的一瞥,让我收住了前行的脚步。西边清亮的水光入目,水面上的斑斑碎影牵动了我的心念。通道两侧垂柳流泻的秋思没能将我引向北门的出口。左拐,蹊径穿越树干,牵出一道青石条铺面的湖桥,湖桥两侧的水面上莲叶如云。

莲叶贴浮在水面上,平静、淡定。如果不是边缘凝紫,你不会想到湖水可能临近冰点。也或担忧一场寒流袭来湖面就会变成冰镜,碧空云影赶来凑趣,挤进湖水探幽。秋光之白,秋水之静,目之所触,心之所动,是一种如梦似幻的玄妙、空明。恍忽间,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尖角从莲叶间升起,小脑袋歪斜着,拘谨而又调皮。定睛细瞅,是莲花——是莲的花蕾,半出水面,仿佛不胜塞外晚秋的风寒,但又收不住想要从水面升起和绽放的欲望,微微地张着小嘴,欲说未说,就那么矜持地张望着、期待着。冬令渐近,严霜侵临,草枯叶落,除了火炬树激情焕然之外,眼目中一派凋弊景象。想不到,睡莲依然还那么坦然,依然打着花骨朵,依然沉浸在清甜的梦幻中不愿醒来。

这是我今年第二次走进青城公园,不是闲赏花木,更不是约会;是来住在公园里的一个单位里看朋友。第一次,走东门进来,西行不远,喜见一池荷花,半湖睡莲。那时正值秋光佳好,碧叶亭亭,众荷喧闹,靓女俊郞争相弄姿留影,斑髯老者默然垂钓池边。从荷塘往北,过石拱桥,桥东的湖面上,莲叶田田,莲花朵朵。看莲,仿佛曾经有过的一个个心念,绽开在水面上。默想:踏水临波,衣袂飘飘,回头百媚,步步生莲的仪态――眨眼之间,风生水起,清姿玉影飘然而去。定睛细瞧,素雅的莲花还在,恬静的莲叶还在,水中云天和绿蒙蒙的柳影还在。久立桥头,留连忘返……

渡回湖桥东头,沿湖南行。南头的亭子半边浸在阳光里,亭子里人影晃动,手臂划上划下,像是打扑克牌。白亮、粘稠的光影里,莲叶欣然绿着,不见丝毫的愁容。叶子边缘上翘,像掬起双手一样承接太阳的光辉。微绽的花朵偏倚东南方,仿佛侧耳倾听斜阳的悄悄话。

生于寒乡僻壤,骨子里不懂附弄风雅。说不清,因何对莲花情有独钟?是塞外水缺天寒稀见莲花之故;还是因为懵懂年华曾经暗恋过一个名字与莲花相关的女子(看见莲花,清晰地想起了她的容貌);还是迷恋莲花的清雅柔媚。《爱莲说》感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是我总感觉着,水的骨子里固有一种缥缈的精魂。水里生出的花草难免不沾染一些妖气,莲可谓独得其菁华。荷花媚而不俗,妖媚得不加掩饰;睡莲妖而不艳,出脱得素雅端丽。“灼若芙蕖出渌波”――莲花之美,唯洛神这样的仙子才可配喻。

可是,对于莲的佛缘,无论怎么我都看不出来。无论秋初碧池里的笑莲,还是眼前这寒塘里欲开不能花蕾,除了“清纯”、除了“静好”、除了掩身水面下退避霜打的“智慧”之外,我看不出莲的悲悯情怀。前段日子,诗魔洛夫做客青城,仰慕者多向先生求字,先生写得最多的是他一首隐题诗的诗题:我不懂荷花的升起是一种欲望或者某种禅。

“荷花整夏的心事全被夕阳说尽,禅说尽”。这是先生另一首诗里的点睛之句。言外之意,荷花整夏的心事全被诗人说尽。可诗人还在谦逊说是不懂,我不懂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然而我直觉得:禅又何尝不是一种欲望。就连这寒塘里的莲,依然极力地从水面升起,探求阳光解禁她的心事,期望一展清姿丽影。

我在想:怀存美好的欲望,该不就是普世的悲悯?

霜荷

老远,就看到一片被寒霜剥夺了青春的残茎败叶。一池原生态的植物标本,一池超时空的繁茂忆念,和前年冬初我在济南大明湖公园看到的景象几乎一样。只是大明湖见到的是一池枯荷,眼下是一池霜荷。还有,这荷塘不足已放眼。

伫立观荷台上,默然相对无言。荷叶卷缩、干枯,但依然不离茎秆;茎秆依然挺立,除非断折。满塘霜迹,不堪零乱。池边垂柳,似乎受了感染,临水照影少了几分洒脱,添了几多愁惨。三男一女,扛像机的、提道具的、牵手臂的、捧裙裾的,拥着穿婚纱的女子匆匆走过。右边观荷台上,脸颊半掩在牛仔帽沿下的男子安然垂钓。脑海里浮现秋初荷塘里喧闹的景象――仔细回想,前边那支焦枯的莲蓬,曾经是一枝粉荷,还是一枝白荷。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前年游大明湖时,天气晴好,垂柳飘逸,波光明艳,一点都感觉不到冬天的味道。湖边的亭子里,几位老人聚在一起唱京戏。亭上一弦一板弹拨得那么投入,一腔一字唱念得那么动情,水里残茎枯叶纹丝不动听得那么入神。霜来得无论早晚,荷都难免枯萎。满塘的枯荷听雨、听风、听雪,听浩荡春讯划破坚冰,听春天的指尖一点点探进淤泥,听春芽绽破厚密的胞衣,徐徐舒张唱响的美妙乐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叶落花枯是植物的自然属性。争得一时娇艳,洒脱飘零,将美丽姿影留在人间,当属于花的荣幸。花自己也许并不这么认为。以我臆想,花的最幸福归宿永远都是饱满的果实―——不知莲子熟未?春天的种子是不是落进了荷塘里,只把布满圆孔的莲蓬留给寒风吹唱。

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果吗山东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的危害有哪些?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