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欢乐时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4:19

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

那时的天空真的纯净,虽是深秋时分,河坝上的绿色还未褪尽,柳枝轻垂,北门河的繁荣仿佛才刚刚开始绽放。远的天,近的水都很蓝。

微风过处,水波倒影,垂柳轻摇,宛若春闺梳妆的少女,青丝浣纱,秋水为神,白玉添作骨。

1986年10月,十八岁的青涩未去的小青年俞和他的校友们共同坐在了阳光普照的北门桥的栏杆上。他的身后是一条刚刚驶过的采砂船,嘟嘟的柴油机声夹杂着一两声低吟婉转地喘息,虽已隔得远了,却象利箭一样刺入神经,让俞禁不住的打了寒战 ,没有回头,远山的风景完全地吸引住了他。

年青的身躯里青春激荡,俞和他的校友们此刻神采飞扬,笑容如阳光灿烂,大家蜂拥的冲过河堤,扑倒在草坡上,尽情地翻滚,尽情地吼着信天游。

那时候的信天游比现在的周杰伦的双节棍还火,远不是年青人喜欢,中老年不理解的状态,而是随处可见,张口就喊,不分场合不分年龄不分阶段甚至不分好坏的那种,只要你能吼就行了。

青春的热情就像开闸的洪水,奔流渲泄,无止无尽……

这是10月的第一天,阳光明亮地照耀在干净的北门河的水面上,一只不知名的白鸟急速地煽动着羽翅掠过河床,时光仿佛停止,空气中留下一道流线型的轨迹,延伸至远,远到太阳开始的地方。那里群鸟齐飞,银色的羽翼逐渐透明,逐渐与阳光一体。

这个时侯,在草坡最高处的俞,青春的躯体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地震撼着,禁不住的热泪模糊了眼前的一切。阻挡了他的视力,阻挡了他的思想所要企及的某个灵魂深处的逗点,他无法捕捉到那隐隐约约一现即逝在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环,那是个什么,俞不清楚,内心却急剧地意识到即将来临的失去。

此刻,对岸河床上一个七八岁拖着两道清鼻涕的少年正惶恐地骑在牛背上,稚气的脸上烦躁不安,秋天上午热切的阳光让他不知所措,天空无比广阔,河水清澈见底;一望无际的垂柳让少年的心里发虚。

要发生什么事了。少年想。

另一群天真浪漫的小学生在草坡下的突然出现,让这个无比热切秋天的上午的阳光昭示着另一种存在的意义,生机勃勃不足以形容其万一,鲜红的领巾在每个少年的胸前,化成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兔子一样活蹦乱跳的少年们,毫不掩饰地展示着自已的身手。一块块被精心挑选出来的石块在少年魔术师般的手底下,接踵而至地跃过水面,一连串的又急又密的水漂呈现开来,很快又被另一串覆盖,意外和奇迹就在这一刻同时出现,让人不可预测和琢磨……

两块得意忘形各自从交叉的两个方向掠过还未来得及平静的水面的石块击打在对岸河床上后,碰撞弹跳竟不约而同的奔向了清鼻涕的少年。

目瞪口呆的少年眼睁睁的看见滑过水面的石块,绝望而无奈的表情几乎同时出现在两片稚气的脸上,两道清鼻涕拖得更长了,少年甚至能清晰的看见两片石块上亿万年形成的那种玛瑙般地黑白纹理,黑的铀亮,白的瓷细。石块终于在少年的眼前1.55米处相遇,各自跌落。

哭声是在两块石头相遇十秒钟后响起来的,少年哇哇地嚎啕大哭,在整个阳光热切的上午异常地尖锐刺耳,仍沉浸在震撼中的俞就在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已被哭声拯救了。

阳光还是这个秋天的,河床还是这个阳光下的,少年嘹亮高亢地哭声飞过了水面,栖上了枝头,又远远地盘璇缠绕在山林下小村的上空……

惹祸的少年们就在哭声中一轰而散,个个如同被饿狼追赶的兔子般惊慌失色,落荒而逃。

让大家离开阳光草坡的其实并不是少年的哭声,少年的哭声还远远不足已打扰大家的兴致,是一条狗。小小的一条还未成年的花斑狗,花斑狗的突兀出现与她的女主人没有直接的关系。

河堤下,远远的一片十几株垂柳的小林间,穿着粉红碎花衣的少妇,丰胰而成熟。女主人神情专注地削着柳条,阳光透过头顶枝柯的缝隙洒在她的碎花衣上,竟如此的活鲜动人,以至于整个柳林仿佛注入了勃勃生机,柔软的枝条在她的身后整整齐齐地码放着。

花斑狗觉得被疏忽了,夹着尾巴朝女主人呜呜地叫了两声,女主人的专注和对阳光的分享使她无暇理会花斑狗的感受,花斑狗真正地觉得被遗弃了。一只在草茎上忙碌地蚱蜢开始进入花斑狗的视野,使它暂时忘记了不被重视。花斑狗任性而执着地追逐着在草茎上疲于逃命的蚱蜢,好几次都差点成功。蚱蜢对于追逐自已的这个小家伙更多的是惊慌不已,显然还很稚嫩的花斑狗,却异常的表现出它异于其它同类的品质,坚忍不拔。

花斑狗地任性和执着使它忘记了与女主人的距离,蚱蜢的计谋得逞了,它忽前忽后,趋左趋右的逃命战术让花斑狗彻底地迷失了方向。

当青春就像花一样盛开的女生银子,伸出她的凝脂般细腻的双手想抱起可爱的花斑狗时,花斑狗由短暂的迷茫困惑中苏醒,呜呜地怒吼与狰狞的表情,并没有吓倒女生银子。

哇,好可爱的小狗啊!银子的叫声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她仍试图去触摸花斑狗的脑袋,那个毛绒绒的脑袋。

花斑狗轻轻地一跳,避开了女生银子的手,大家都围了上来怜爱地瞧着花斑狗。

武仔说:谁家的?

谁知道啊!还是咪咪眼尖,指了指柳树林说:瞧那,没准就她的。

所有的目光都在同一时间,瞧向了阳光下的柳树林,10月的柳树林依然焕发出勃勃生机,一只叫山雀鸣叫着远去。

它的离去,仿佛干扰了女主人的专注,她开始四下张望,轻声呼唤:小花,小花。

汪汪汪。花斑狗就像突然注入了强心剂,箭一般的转身就跑,女主人的呼唤使它找到了迷失的方向,草叶和蚱蜢在它的身后欢快地跳舞。

它跑啦。武仔大叫着追了上去,10月的上午,蓝蓝的天空白云下,一群精力旺盛的小年青肆无忌惮快乐地追赶着一条曾经找不到回家路的花斑狗。

我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武仔想:离北门桥也不知有多远了。正午的阳光照在头顶,年青旺盛的精力正逐渐消失。

还要走多远啊?小孩说:我可是饿了。

大家都感觉到饿,饿有时就像传染病一样,会大面积的传染。大姐说:吃点东西吧。

咪咪突然大叫道:等一等,你们看。

一道白细的水线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是拦水大坝。正午的阳光下,波光粼粼,水烟淼淼。

还是到那里再吃吧!

俞有时想,咪咪的青光眼为何总是到夜晚才模糊,白天比鬼还尖。

其实,那根本不是条拦水坝。来到近前大家才看得清楚,是一条拦鱼的坝。一根根方形的水泥柱用更小更窄的水泥长条块连接到一起,水漫过长条块,远远地形成了一道细细的水线。

吃的东西是装在黄色的书包里,那个年代矿泉水还没有流行,所谓的饮料无非是一些瓶装的汽水,汽酒之类的,品种也很少,就这几样。主食是面包,学校面包房产的倒是比外面卖的强上了许多,软软的口感也好。

一只麻色的水鸭子的出现让人惊喜不已,水鸭子比家鸭小得多,也机敏得多。水鸭子在水坝的另一头不多的水草间的出现,让这个秋日的正午草坡上的年青人个个饥噜肚肠,哈喇子直流。兴许是那个动乱年代留下的后遗症,国人见到动物的第一感触就是吃。

咪咪的水性最好,秋天正午的水也算不上冷,俞和咪咪各自攥着一块鹅卵石悄悄地潜向了对岸,草坡上温暖的阳光下银子年青美丽的脸上因兴奋和微微地紧张而潮红,水草中的野鸭子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悄然临近。

这是个成熟收获的季节,天空中挂着淡淡的云彩。

禾田中的稻子一片金黄,野草和杨柳在光影下无比的茂盛和丰盈,远的天近的天都很蓝,银子的脸上已有了点汗,银子搞不懂始终也想不明白,思绪为何会被突然闯入视野的小花斑狗所牵引,慢慢地远去慢慢地重新回到北门桥的草坡和柳林,柳林还是那么宁静,货郎挑着他那五彩缤纷的担子突兀的走过柳林,夸张地扭动着他的肥屁股,手中的拨浪鼓发出奇特的韵律声。

这奇特的韵律声没理由让银子莫名地慌张,当她从思绪的漫步中重新回到河岸的草坡上时,一切都已成了事实,野鸭子的命运和鼓声其实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一切只不过是少女银子脑海里的幻觉罢了。

唯一可以印证这种奇妙的思绪穿越之旅的只有银子此时此刻的神情,阳光下的少女双手捂着鹿撺的胸口,是如此的娇羞动人。

这个正午的目光完完全全的都停留在了北门河的河水中了,野鸭子在咪咪的手中扑腾着,顽强坚持着。鹅卵石击中了它的羽翅,让它暂时失去了飞翔的记忆。天空与河水在野鸭子的眼前渐渐模糊,徒劳地坚持使得咪咪和野鸭子一样的精疲力尽。

少女银子收回自已有些惊慌的眼神,娇羞的轻轻地一笑,吐了吐舌,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胸口,神情才逐渐安定下来。

10月第一天的正午已经无声无息地走远了,烤野鸭子香味和烤鱼香交织在北门河草坡的上空经久不去,躺在草皮上的小年青们虽然意犹未尽,却是心满意足。短暂的疲累和暖暖的阳光使咪咪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不远处的草皮上的蚂蚁不知疲倦一如既往地忙碌着。

起风了,风是从水面而来的,阳光已经淡出了这个秋天的下午,禾田里劳作的人们扬起脸目光惊奇的注视着天空中的棉白色的云朵,白云幻影,呈现出不同一般的画面。

欢乐的时光正如急匆匆远去的脚步,大家嬉笑着往回走,河水一路欢笑地如影随行。黄昏迟迟得不肯降临,晚霞灿烂于天垂。

白云苍狗,如驹过隙……

黑龙江市癫痫医院哪家最好癫痫病用托吡酯能治好吗如何饮食对癫痫疾病的康复有利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