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女儿国里女儿花散文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9-17 22:29:46
【流年】女儿国里女儿花(散文诗) 一、走婚桥
  
   情妹妹,满山金菊你最美。
   情哥哥,人心更比金子贵。
   一颗爱慕的心,驮着另一颗爱慕的心,
   有一句,没一句的,隔岸对唱。
   红鸥鸟咧一嘴,笑翻了灰肚皮,一不留神滑进了草海深处。
   人约黄昏后。
   劲舞摇情意,甜歌叩心旌。
   一旺篝火,烈烈如焚,点燃了阿夏、阿住们的爱之焰。
   月色如水。猪槽船,贴着绿波,摇梦。
   那一包松籽,投递给了忠实的旺旺。
   那一顶沉默的草帽,悬停在木楞房门口,充当爱与美的侍卫。
   阿妹,玛达米。阿哥,玛达米。
   不要媒妁之言,不要彩礼,也不要“仕布突”婚礼。
   一串脚步被认领,一对阿肖的心,同时被开启,合约,共爱,花房就是阿肖们爱的城池。
   珠露在草丛上舞蹈,银光闪闪。
   一朝欢爱后的阿住,披着曦光,踏香而归。
   他返回母家,以舅舅的身份,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阿夏,留在母家。银饰闪亮,十指软温,暖香还在。
   一日三秋啊。
   青草,黄了又绿。
   三百六十日,
   长不过一座木制的鹊桥,
   长不过一段两心相许的爱恋。
   走婚木桥,久而弥新。
   走婚的日子,宛若初见。
   步程三百米,阿肖们将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丈量。
  
   二、摩梭时光之晨
  
   泸沽湖,静若处子。
   拈香,唱诵,转经筒。戴布包头的摩梭阿妈,右抚筒栏,左持经筒。且行。且礼。且祷告。百褶裙起,步步生莲。
   我和母亲,双手合什,流连于同一个庄肃的磁场中。
   经筒转动,时间转动,生生不息。
   且得。且弃。轮回中,那些走心的祝祷,经得起有缘人的持诵。
   空外之外,母亲似乎感应到了往生的父亲。她破天荒地聊起了他。
   念起,再无怨。千言万语,复活了一腔恩报。
   一棵挂了经幡的情人树,兀自打坐。
   水雾迷蒙,钓竿起起落落。
   无寡欢,无愁结,也无车马喧。
   一人独钓一江秋,是阅历,更是心境。
   钓回的,不是银鱼和风物,而是“一字诗”的意境。
   钓回的,不是流年和青春,而是一帘千回百转的清梦。
   归钓的大阿哥,剑眉弯成了一叶舟。
   诗栖一处的,是同气相感的好兄弟。
   五阿哥,雪白休闲服,玉树临风。君子哥,黑色正装,却是清风明月。
   浅浅的曦光,点亮了青山绿水。清润的岸畔,秀影绰约,晕开一片水墨。
   一对红色披风,是嬉水的燕子和闻香起舞的玫瑰。
   一身琉璃白的圣女,身姿上扬,双手越过头顶,捧出莲花状。一串串缤纷的祈语,跳上了她的掌心。
   霞光漫天。
   雨雾,草木,湖水,落水村,一长排临湖的度假别院,褪去了轻纱。
   赭红的木楞房,本色的花砖门楼,花团锦簇的廊道,高低错落的饰物,木摇椅,藤秋千……风景处处有,处处有心意。
   那一家挑着灯笼的竹舍,秀润,典雅,合宜于雨夜听湖的原生之人。
   悠远的叮当声,和转经筒,成全了祷告的摩梭阿妈和我们母女。
   那一条花草掩映的石子路,恋上了遛羊的摩梭女儿。
   那一道虚掩的木篱栅,收留了流年归钓的游子。
   升在摩梭时光杈杈房顶的黎明,被七彩的猪槽船拦截,转场,摇进了泸沽湖的深处。
  
   三、泸沽湖上
  
   雪絮一般的云朵,投影在碧波中,水天一色,无边无涯。
   摩梭男儿,首尾相和,默契地摇着桨。
   一撸,一撸,碧波叠着碧波;一浪,一浪,白云叠着双桨。我们浮在一弯水意泱泱的月中,摇呀摇。
   或远或近的湖面上,浮着一张张蓝底白花的飘毯。点点黄蕊,像一粒粒逐浪的火苗,随了飘毯,飘摇,驻留,守护一汪命定的浪漫。
   我举起手机,划拉着屏幕,拉近,放大,周口哪里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对焦。
   伞状散开的纤茎上,三片白瓣托举一小点花苞。小小的花苞里有水液的金色,漾漾晃晃。曲而长的根扎在湖水深处,交缠互生。
   海藻花,是泸沽湖上最长情的花了。清素,傲娇,又有野性的水灵,跟我们心爱的阿夏一个样。
   心和脉动、翩然共舞的那一双秀足?初夜,轻开花楼、顾盼俏笑的一双巧手?还是……阿住古铜的脸庞上,每一丝笑纹都写意着自足和陶然。
   花期短。水质要百分百的清净。你们真是有幸,赶上了盛花期。
   近些年,大小落水村,环湖岛屿,里务比岛、吐布岛、王妃岛等,情人滩,凡游客涉足之处,海藻花,花势已去。也有一些游客,为贪一口清甜,非吃海藻花。海藻花,一再撤退,远到人迹罕至处。旅游之福,竟也是生态之伤了。
   水性杨花?一船来自天南地北的文友,有了短暂的恍惚。
   贬义。轻浮。善变。多情。形容女子品性不好。
  郑州军海医院 “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此句一出,大违曹公对红楼女儿之惜爱,女流之我辈怎会对高、程续本《红楼梦》青眼有加?
   是谁?放下俗见,以“水性杨花”为海藻花正名,并歌之咏之?
   冰清玉洁的气质,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傲骨。燕子姐一番耳语,我颔首而笑。
   名词。褒义。有着美好的祈愿和意涵。水性杨花。
   弃岛上船,我再一次回望博洼岛。这个面积七点五亩的小岛,像一尊睡佛,和她的主人末代王妃,卧息于泸沽湖上,安享自然山水。
   肖淑明,四川辣妹子。十六岁远嫁左所末代土司,做了女儿国的掌帅王妃。能征善战,管理内务,传播汉族文化,领引摩梭人走向新生活。六年王妃,安富尊荣或有过,但她蒙受更多的却是长达三十年的屈与辱:住过监狱,当过不法地主,作过农妇,沦为浮世贱民。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她才回到王妃岛,以身示教,宣讲泸沽湖、摩梭文化。
   曾经沧海,在一朵海藻花中定格。肖淑明,就是一朵女儿花!
   柔情,洁净,铁骨,是摩梭女儿心气的物化,也是摩梭达巴文化尊母崇女的精神信仰。
   湖面贴近了黄昏。
   悠悠的桨声中,两位船工,十三流年客,也贴近了黄昏,化为泸沽湖的一分子。
   虐心时在天堂!霜扣儿的诗句,裂帛般划过。
   寸心澄镜,我们毫不设防地生出了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
   这心情一经唤起,你已然回到了故乡。史铁生说的对极了。
   泸沽湖上,亘古,孤独,天籁之音,我们明悟到了,也返回了精神家园。
   小岛玉立,林木葱郁,细波羊癫疯属于什么类型的病粼粼,半江瑟瑟半江红,美成了一首诗。
   天边隐隐有雷声,滚过来滚过去。
   水天相接处,有几只鸥鸟,疾飞而去。
   起风了。浪花忽儿高,忽儿低。光色瞬息,一瞬蓝,一瞬黑。
   湖上海藻花,风吹阵阵香。我的思念在远方,在远方……
   心有女儿花,人世间就有爱的甘美和尘俗的清欢。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