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天涯“我的生活故事”征文】勇挑重担,实践出才干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18:44
无破坏:无 阅读:1393发表时间:2017-12-07 11:27:05 摘要:勇挑重担,实践出才干,成绩是干出来的。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面对困难,敢于担当,勇于实践,是无往而不胜的法宝。 勇挑重担,实践出才干,成绩是干出来的。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面对困难,敢于担当,勇于实践,是无往而不胜的法宝。——题记      一   1964年8月,我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留校工作,安排在自动化教研室当助教。   1964年12月,我接受一项新任武汉癫痫病专科务:带自动化六○级二班毕业生到吉林化学工业公司101厂实习并指导毕业设计——“年产xx吨硫酸生产过程自动化”,我愉快地接受了这项任务。不料这件事在教研室、学生中引起一番争论。   “他能行吗?”有个教师提出疑问。   “不行,不行。刚刚毕业,怎能担当如此重任!”另一位教师说出了反对理由。   “他的毕业设计就是这个项目。”教研室主任提醒大家说。   “不一样。那时他是学生,现在当指导老师,两回事。”又有一位教师提出反对意见。   “这个班的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口碑学生纪律散漫,思想问题多,工作难做。”有人又从别的角度提出不同意见。   “他是党员,又当过学生干部,我看能行。”一位党员教师说。   “反正玄乎。”有一位老师,不无担心地说。   最后由机械系党总支书记华晓阳拍板:“好钢用在刀刃上,他学习成绩优选,工作能力强,我看行,就让他干吧!”   我指导毕业设计的消息一经传到自动化六○级二班,立刻引起一片哗然:   “我们真倒霉,摊上个年轻指导教师!”几个声音同时喊出来。   “他刚刚毕业,水平和我们差不多,还能指导我们搞设计?简直是笑话!”有个学生用尖酸的语调说道。   “我们要求换人!”又有几个学生激动地叫喊。   他们推出代表找到教研室,找到系里,结果没用。因为这时我已提前去工厂做准备了。   1965年春节刚过,我独自一人,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风尘仆仆地来到吉化公司。到达厂部,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我拿出介绍信,办事员见我是党员,非常热情,安排好我的住处后,又端来热乎乎的饭菜。吃过饭,我洗了个热水澡,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硫酸车间。一年前,我曾在这个车间进行过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对车间人员比较熟悉,仔细观察,各方面的情况变化不大。我和车间领导安排好学生住宿、就餐后,又和师傅商量实习岗位、学生分组,一切安排就绪后,我就开始仔细考虑实习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并且进一步熟悉硫酸车间有关设十堰治癫痫的中成药备及生产工艺流程。      二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自动化六○级二班30多名学生来到工厂。当他们看到食宿安排舒适方便;实习岗位井井有条,同学们和我的对立情绪才开始缓和下来。   不过,仍有个别同学不服气,想在硫酸生产设备及工艺流程方面考考我。有些问题,他们本来应该直接向师傅请教,却故意指着形状各异的设备、交错纵横的管线、星罗密布的仪表,向我问这问那,以试探我是否懂得。我在硫酸车间同吉林自动化研究所的同志搞实验、测数据,折腾了几个月,对设备、工艺流程及各种仪表非常熟悉,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大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所以有问必答,对答如流,解释明白,直到他们再也提不出问题为止。   这时又有个别同学想在化工自动化理论方面出我的洋相,专找疑难问题向我“请教”。我不怕,因为我当学生时,学习成绩优秀,不少同学遇到难题,喜欢问我。我的分析,有时比老师讲的好懂,大概是处于同一水平吧。每当考试,我坐在教室里复习功课,不断有同学找我解答疑难问题。不懂的同学问我,学习好的同学也问我,得知他的想法与我相同,才放心地走了。   班有个学习尖子,向我提出不少化工自动化理论方面的难题,我都能一一回答,令他满意。渐渐地他心服口服,后来他对我说:“孙老师,没想到您懂得这么多,不愧为学校的优秀生。”从此,他开始与我和睦相处,一同研究问题,后来我俩还成了业务上的知己。   学生在外,人多、分散,管理是个难题。要做好学生工作,首先要发挥学生干部的积极性,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其次要放下教师的架子,才能和学生打成一片。我和学生同吃同住,很快取得他们的信任,不少同学主动找我谈心,要我帮他们处理问题,解决矛盾。   班里有个同学郑伟,因患肺结核引起肺穿孔,左肺切去三分之一,连续休学两年。近来女朋友欲和他分手,致使他精神萎靡不振,曾产生过轻生念头。我得知后找他谈话,安慰他说:“她要真心爱你,决不会因病而嫌弃你;若实在合不来,分手毫不可惜。男女相爱,除了感情,还要靠缘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搞好实习,不愁找不到知己。”他听了我的话,振奋精神,积极治病,一扫以往的烦恼,像变了个人似的投入实习,身体逐步康复,顺利地完成了毕业实习。毕业前夕,他与女友和好如初。   在和同学交谈中,我发现一件“大事”。余盛声向我反映,他班里的吴天成有 “反动”思想。原来他俩相处很好,平时无话不谈。有一天,他俩在土城子散步,吴天成将肚子一挺,摆着手走了两步叫余盛声看:“你看我像不像总理?”余盛声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吴天成又和他扯到全国形势,说李希凡、蓝玲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什么文艺界一片混乱;又说农村老百姓对党不满,怨声载道。最后,吴天成说:“现在全国布满干柴,就缺个点火的人。”我听了之后非常震惊,觉得问题严重,但凭我的经验,吴天成决不会“反动”,必然有内情。我先压下余盛声,告诉他这件事再也不许给任何人讲,我会好好处理。回校后我和他们的班主任杜玉芬说起此事,她说:“你甭听余盛声瞎说,他有点神精质。吴天成就是有点傲气,目中无人,说话没准头。”我俩就把这件事压下了。   记得1964年,五九级毕业生进行理想教育时,翻出一位毕业生的日记,上面写满了他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反右倾斗争的看法,被学校定性为“反动日记”。遭大会批判、游行示众,后来该生被定为“反动学生”,不准毕业,送往新疆劳动教养。如果我稍有不慎,将此事反映给系领导,将会酿成大祸。   事情就是这样,看似复杂的问题,解决起来往往很简单,可是有些人,往往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甚至弄得不可收拾。   毕业实习,依计划顺利进行,班级风气逐渐好转,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实习、思想双丰收,受到学生和系领导的高度赞扬。      三      实习接近尾声,我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要求学生立即全部返校,由我任指导教师,带领该班学生参加北京市“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动。   工作刚开始,又接受新任务。事情来的突然,没有一点思想准备,这对我来说又是一次考验。   回校后,教研室又给我配了两名老师,我们三人带领自动化六○级二班学生,参加北京化工二厂的“双革”运动。没有具体任务和要求,全凭现场情况而定。   北京化工二厂是个老厂,设备陈旧,工艺落后;化工生产的跑、冒、滴、漏现象相当严重。化工生产,高温、高压、腐蚀、有毒;全是手动操作,劳动强度大,污染严重,工人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威胁。面对这些复杂的情况,我们带着一帮没有实践经验的学生,怎么办?我想,一切从实际出发,深入车间,调查研究,向工人和技术人员请教,好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们将学生分成5个小组,分散在各个车间,由经验丰富的师傅带领学生,先易后难,确定技术革新项目,然后工人、技术员、学生三结合,密切配合,终于搞出几项革新成果。   我带领一个革新小组,接受了氯化车间的技术改造任务。我们深入车间,摸清车间工艺流程及设备状况,并翻阅国内外有关资料,大胆提出把温度、压力、流量等主要参数集中在中央控制室加以手动、自动控制,工人在控制中心,眼观仪表就能操作。在方案实施的过程中,我和几个学生吃住在车间,不怕苦,不怕累,与工人师傅滚打在一起,自力更生,就地取材,土洋结合,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完成了氯化车间的技术改造任务,受到工人师傅的欢迎,得到厂、校领导的表扬。其中尾气压力自动调节系统设计独特,还引起当时北京市高教局领导宋硕的重视。   根据这次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的实践,我撰写了《土洋结合,大搞自动化》的论文,在北京化工学院校刊上发表。 工作顺利结束。我又一次经受住了考验,得到了锻炼,增长了才干,信心百倍地投入到又一场“战斗”。   系领导对我这半年多的工作十分满意。一天,党总支书华晓阳见到我,拍拍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孙厚举,你锻炼出来了!”   不久,机械系党总支任命我为教工第二党支部书记。      2017-12-6   共 32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