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平凡】自然之美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7:19
摘要:自然,美好,很多事情却是因为随意变的美丽起来,人何不能收敛自已的欲望,做一株快乐的小草?我思想,我观察,人不如草,在自然面前,我们卑微的如同一颗尘埃,自己都无法找到自己。 那日,随车去某单位办事,在路上看到一晃而过的风景,恍然才觉自己已经好久未出门了,那些熟悉的景物因此陌生了许多。偶记起上次路两旁的树在春日的黄昏中稀疏零落,点缀着些许嫩黄浅绿,因人工栽植刻意修整的一般高低平整,却无端的在黄昏的雾蔼中飘渺的如同悬浮在空中一样。那样一个春天总是安静的,安静到人的心没有一丝浮燥,那样的黄昏人的心也是静止的,仿佛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似乎总是心平气和而置身于纷扰的红尘之外。   我曾在那个静谧的黄昏在河堤上独坐好久,就那样静静地,不曾动过,直到黑暗轻轻地拉上帷幕。能在纷烦忙碌中独坐一会,闹中取静,整理一个思绪,调整一下心情,也许真的是一种偷偷的幸福吧。“少本无适韵,性本爱丘山,误入尘网中,一去二十年。”陶公之心境豁达非吾辈凡夫俗子可能企及。然而独坐山水,静看春秋,也算是心灵中的一丝淡然,虽无法洗尘脱俗,却也能沐泽清雅。虽无法分理烦忧,却也能驱逐虚空。   来华东也算是很久了吧,却对此地的风光不以为然,可能是忙。然而性情中,我是那种无论身处哪一地,总是对那里的随意可见的自然有着不可莫名的兴趣,如田野,如树林,如随意而生的小草,开放的小花。不管是艳丽多姿,还是朴实无华,若山顶之草,若荒谷之花,若枝滕附繁之茂盛,若独开独谢之洒脱。每一片花瓣,每一叶细草,总是那么空灵细致,总有独特的韵味。一个人独自徜徉在浅草嫩花丛中,会发现,那些平实的精灵是多么值得玩味,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是如此精致,如此典雅。同一株草,色泽长短各有千秋,同一片叶,形状脉络绝不类同,同一枝花是大小深浅不会重复。若能静气屛心,而那些花草便会鲜活起来,似欲呼之便应。说是花解语则有些意味深长,但是从中便可知晓数朵轻盈娇欲语之句并非古人夸大其词,而定是心如其一,境随自然,妙手偶得之。   据说在世上没有两样东西是相同的。后来有人又能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此两句意义相同,大约就是说万物生于世长于世总是很好,或珍惜,或怜取。但后者更具体到日常中了,似乎贴更近人的思维,不由地让人钦佩先哲的观察独到。说这句话的若非一个文彩横溢的隐士,便是一个修为高深的得道高僧,因为只有此两者,才能如此地淡定,才能一花一世界,才能洞悉万物之精妙,造化之神奇,才能顿彻人生之空兀,世间之悲喜。   我不知自然对我到底有多吸引,但我总是对此新奇而神秘。既是如此,那平日里便多些对周边田地的关注了。棉花在北方是很少见的,只是听说以前好像为了社会主义需求也曾种过,大约是水土的缘故吧,后来便不再复种,而我却连点隐约的影子都不曾见过,偶在书本上见到过插图。然而此地却多种棉花,做为一种收获颇丰的农作物,这里的田中皆是棉花,平整的地接连到天边,无垠的绿浓到化不开也一直伸展到天边。虽说如海般宽广的绿总是给人视觉冲击上的震撼,但由于作物品种的单一,相对于本应是色彩斑斓才显生机的田野便显的单调了。或说想要欣赏异乡的风光旖旎,恐怕是大失所望了。   然而此地的风景也算是领先的的吧,千里平原,或近或远便有丛林一片,或左或左,便有小河数条,丛林在绿的旷野中犹如海上纷洒的明珠小岛,而小河便是所谓的阡陌纵横,两种本来迥然不同的风格,在这里却浑然天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在近午时,阳光灸热,空气沉闷,整个天地仿佛如同一个大的熔炉,棉花也似被晒得奄奄一息了,此时很热闹的便是鸣虫了,蚂蚱在田梗草从中声嘶力竭叫着,愈叫愈勇,似乎没有歇息的迹象,而杨柳枝头又有高蝉合之。两者好似对拼一般,一呼一应,一唱一合,便又生出许多妙趣来。一声高似一声,一声连续一声的鸣叫使旷野便愈显寂静了。   而在此时,很适远望,看田野中袅袅而起的氤氲之气,云蒸霞蔚,轻而飘如水雾状万里平畴皆如是,倒也颇为壮观,在加上高高的苍空,左右四顾无人,此时你决不会因为独自一个而彷徨,而是会顿生天底吴楚,眼空无物之感。   在如此寂静空旷中,只觉的天地宇宙是何等博大,时光是何等恒古,自然之道在其中是如此包容和谐,而人类在自然面前又是何等渺小卑微。   春日里厂区有树开花了,是那种嫁接的槐树,一串串的火红,很拥挤地开放在枝头,似乎要把生命中的整个美丽尽情展示。花是美丽的,但人为的培育已使其失去本真的面目,犹如一个精心包装打造的模特在舞台上做秀,乍见惊艳,却看不到可贵的纯真。花无语,花也无辜。倘若花有生命思想,她是执意反对为了取悦挑剔的目光而而把自己改造的不伦不类的,她并不在意是否在公园里与百花竟芳能得到更多关注,也不在意是否在旷野中独自芬芳而多有孤独。   她随意,自然,然而终无力拒绝强加所难。椿树在槐花谢后不久也开的,开的很热烈,这种米粒似的小花使空气中充斥着一种浓郁极的味道,不知是很香的臭,还是很臭的香。椿树大约是因为树杆清秀,枝影婆娑,适应性强而被做为绿化的树种吧,是一种房前屋后极易见的植物。他朴实,毫不做作,是因为只是单纯的求庇荫,所以依然保存着千百年来的一贯风格?还是因为性格倔强而拒绝额外的修整?而对这样一株平凡的树,总难免要有一些思想。“富贵庭堂楼榭,贫穷竹篱茅舍,不同栽,一样开”。   借咏梅之句,来赞美一下椿树吧,赞美其千百年来的始终如一,叶依然是叶,花依然是花,味道还是那样的浓烈。因为平凡,从未改变。现在就毫不吝啬的赞美一次吧,也许过不了许久,树枝头便会挂满色鲜艳夺目的花朵了,树没有脚,无法跑走,树没有嘴,无法申诉,他无法摆脱有双灵巧双手的动物按自己的目的思路而带来的强制改变。还好,他现在依然自信的传承着千百年来的一成不变。换个思维,是槐树因为赏心悦目而值的赞美,还是椿树因为坚守自我而值的赞美?突然间想到一个很沉重的话题,生存与发展。这两种树的命运与这个话题何等贴切?   不远处有一片空地,人迹罕至,杂草丛生。某日下午路过时,突然闻到一种很清新的花香,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我低头寻找,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地上早已开满了浅粉色的喇叭花(不是牵牛花),很难想像在这片草丛中还有这样一块空的白地,成了喇叭花的天堂,不太大的地方,匍匐着数量众多的花,素面朝天,就那样热情洋溢、急切切地开着。然而此花虽是蔓生,却叶尖而细,所以并不能将整个地面覆盖,花叶枝蔓中露着空隙,在阳光下略显苍白的坚硬的地面继而清晰可见,就这样构成了幅绝美的画面,犹如白色的纸上画出的畅酣淋漓写意国画。细微之处才见真美,自然,随意,这种细微的小花同周边的绿草,同生长的土地衔接的如此完美,从没有刻意的寻求装饰自己,却开出梦幻般的美伦美奂。   自然,美好,很多事情却是因为随意变的美丽起来,人何不能收敛自已的欲望,做一株快乐的小草?我思想,我观察,人不如草,在自然面前,我们卑微的如同一颗尘埃,自己都无法找到自己。 武汉儿童羊角风科医院武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那个医院对癫痫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