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墨香】危险旅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24:06
杨军,一个年轻充满活力带着一股闯劲的现代的名字,一个从老家合肥市来这座江南水乡小城创业的年轻男孩,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开办了加工厂,在妍儿那段被感情挫败的时间里,来自网络另一头的这个在当今商业社会拼搏的男孩很快地在妍儿的脑海里铭记并定格。杨军急切地邀请妍儿来自己的厂子看看,用他的话来说,爱情固然重要,但也离不开面包。 其实,妍儿也并不在乎他到底有多大的家当,他对于生活的那种上进就足以能够让她心里踏实。   两个月的时间并不算短,每一天的电话闲聊,每一次的问寒问暖,这应该是早就超越了网恋的范畴了吧,妍儿这样理解着。她在网上寻找过很多美丽的网恋故事,虽然大多都是虚无缥缈的结局,但是她深信,她和杨军的感情,绝对是真真实实的!网络,不一定全是虚无;而现实,也不见得一定就是那么实在。那一个现实里实实在在的男人曾经为了妍儿就差没有把心给挖出来送给妍儿,他拍着胸口发誓宁愿舍去所有来爱妍儿一辈子,如今还不是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比那个背影更冷的是那些话:“你要出去创业呀,我虽是男人,但是我真的没有创业心,我愿意在家里给你洗衣做饭,不要你做一点点的家务。”可是,还在温柔乡里的做梦的妍儿还来不及去想他们的今后,现实里的温柔男人甩给了妍儿一句更寒心的话:“我的工资原来我一个人用还将就过得去,现在有了你,我觉得过得好穷好累,原谅我,我害怕过穷日子。”醒过来的妍儿拼尽所有的尊严和对事业的拼搏的所有力量去挽回,现实里的男人丢下一句话:“等你闯出来了我们再在一起吧!”妍儿很无奈,难道这个社会真的阴盛阳衰?那么恶心的话居然能出自一个男人的嘴里!   漆黑的夜色拼命地裹着飞奔的列车,妍儿打了个寒颤,思绪一下子卷缩回来。不知什么时候,卧铺车厢的灯已经熄灭,过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借着车厢里丝丝的微光,车厢里所有的人都整整齐齐地躺进了卧铺里,要不是那些轻轻重重的鼻鼾声,真就像极了一具具尸体。   “呵......呵呵......”很轻很轻的笑声,像是从一个人的咽喉部位挤出,从茫茫黑夜的空际传来,又像是就在耳边,那气息已经吹动了妍儿耳边的头发。   “啊!”妍儿猛地站了起来,本能地转过身,和一张呆滞的年轻男人的脸来了个零距离的面对面!   “对不起哈!妹子。”地铺的老妇人被妍儿的叫声吵醒,慢慢地坐起,摸索着穿上卧铺低下的鞋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唉!作孽哟!”   男人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吓坏了眼前的这个女孩,不,他那呆滞的目光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对着一片黑暗喃喃地念叨着:“三千万......呵呵......钱......三千万.......呵呵......”   老妇人已经扶着卧铺的床架颤颤巍巍地来到呆滞男人的身边,弓着背对妍儿点了点头表示道歉。她爱抚地举起手摸了摸呆滞男人的脸:“儿啊!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哟!”   “三千万......妈妈......三千万......呵呵......”男人一直低声呢喃着。   “哪有那么好挣的钱啊!来,睡了,乖。”原来是两母子啊!还好,妍儿舒了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很快落进了胸腔里。   老妇人慢慢地位儿子脱去外衣,男人喊着痛:“痛啊!妈妈......痛......不打......不打我......我不要了......三千万......老妇人没有停下手,只是那动作放轻了些,在放轻了些。   妍儿轻手轻脚地爬上中铺,把手机贴在胸口,冰冷的手机居然给了她丝丝热度,温暖了她那潮湿的又刚刚被惊吓过的心房。她绝对相信,这部关闭状态的手机里,已经填满了杨军等待的急切和焦灼。几点了,她不清楚,离家的时候忘了带充电器,手机没有多少电了,她必须要留着一点电,要不明天怎么和杨军联系?杨军怎么能找到自己呢?现实和视频,模样是有区别的。   妍儿已经数不清列车已经穿过了多少个隧道,只清楚列车员来车厢里换过车票,然后有人下车,又有人上车,下铺的母子不见了,换成了两个中年男人,一切都是那样无声无息。   车窗才刚刚泛起一缕及其模糊的微弱白光的时候,妍儿再也躺不住了。她轻轻地顺着扶梯下了中铺,在列车的洗手间里梳洗好了,就靠着过道的窗边儿坐。车窗外的景色渐渐有些清晰,一望无际嫩绿色的田野,疏疏落落的村庄,缠绕飘渺的白雾,真的不愧为文人墨客自古到今从不间断的描画,这哪里是人间江南啊,简直就是仙境!   看看车厢里的时间,五点四十,杨军应该是早已经在车站等着了。昨天他还告诉妍儿,他晚上要把加工厂几天的事情都要安排好了,好好陪妍儿几天。这个充满了闯劲的男人,给女人靠的胸膛不但宽阔坚固,还柔情似水。妍儿绽放着一脸的幸福,打开手机,“嘀嘀嘀......嘀嘀嘀......”短信、未接来电一喷而出,这薄薄的手机,装满了杨军无尽的激动和等待的焦灼!   “喂!我的天,你终于开机了!”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杨军焦急的声音。   “昨天不是给你说过我手机没多少电了吗?我快到了,你在车站吗?”   “早就在车站了的。”   “你能认出我吗?不要把我弄丢了哦!”   “还认不出你呀?放心,我就在出站口,你是逃不出我的法眼的,就是弄丢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弄丢你。”   火车缓缓地在这个小城停下,没有几个人下车,还没等妍儿站稳脚,几个下车的人早就散开不见了踪影。站台在凉气习习的晨风里似乎有些颤抖,妍儿拖着行李箱,分不清东西南北。在她生活的那个大都市,街上人来人往,车站更是人如潮涌,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寻找方向就会被涌动的人潮绑架到出站口的。妍儿原地转了几个圈,终于在月台的顶棚上看到了一根生锈的铁丝挂着的一块边缘都布满了黑色尘末的引路牌,上边用铁血色红字写着“出站口”,那一个红色的指路箭头分外耀眼。   “妍儿,你在哪里了?下车了吗?”杨军一直在打着妍儿的电话。   “下车了,你在哪儿呢?”   “在车站呀!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呢?”   “我也没有看到你呀,我还在月台上找出站口呢。”   “你快问问呀。”   “我已经找到了,我先挂电话了哈,没电了。”妍儿挂了电话,顺着指路牌穿过一个地下通道,出站口出现在眼前。她扫视了出站口稀稀拉拉的一排人,一眼就看见在靠墙的一个角落里那个视频上潇洒干练的杨军,只是,和视频上相比,好像差了点什么,潇洒?干练?自信?又好像什么都差了一点点,显得有一点点猥琐,一点点自卑。是啊,视频和现实是有区别的,自己也没有杨军在视频上看到的一样漂亮吧!   妍儿没有径直朝还在向站内张望的杨军走去,她怕自己真的是认错了人,现实和视频里的人有区分应该是外表,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应该是不会变的吧!妍儿这样想着,拖着行李来到了出站口的广场上,背对着出站口拨通了杨军的电话。   “妍儿,你出来了吗?”   “出来了,怎么没有看到你呢?”   “我就在出站口呀!你在哪儿呢?”   “广场上的,你看到了吗?”   “哦!你别动哈,我去找你。”   “嘿!”刚刚挂了电话,杨军就在身后轻轻地跺了一下脚,从身后抱住了妍儿。“你从哪儿出来的呀?我一直看着呢,怎么就没有看到你出来呀?”   “天上掉下来的呗!”还没等妍儿转过身来,杨军早就松开了抱住妍儿的手,“来,我给你提箱子。”   “还有多远?”   “不远,我们打个车回去。”   这是一个江南的小城,宽阔的马路,茂密的绿化带,湛蓝的天空,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完全没有城市市的繁华与喧嚣,要不是路上稀稀拉拉跑着的车辆,真就像一座瘟疫后的空城,一座许许多多看不见的灵魂聚居的鬼城,杨军居然离乡背井跑到这么一个城市里来开办加工厂,妍儿怎么也不能把这么一个空寂的城市和现代的工业联想在一起。杨军紧紧地抓住妍儿的手,津津有味地介绍着这个城市的美景。妍儿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她想象着出租车的前方是哪里?接下来又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呢?   出租车在一个小区外面的街道边停下,这个小区是一片只有几层楼高的房子,中间的绿化带非常宽阔。太阳已经升起来,阳光照射着房子和绿化带的树子,把房子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一阵风吹过,树枝摇曳,斑驳的影子在地上跳着鬼魅的舞蹈。妍儿习惯了热闹,极不喜欢这里的寂静。   “我去买点肉,回去给你包馄饨吃。”路过一个肉店的时候,杨军对妍儿说。   “嗯!”妍儿赶紧把自己的行李箱拉了过来。她心里矛盾极了,她后悔死了来这个像害过瘟疫过后的城市,讨厌这里的静寂,讨厌这里的房子,讨厌这里的树这里的草,讨厌这里的一切,真的想马上就离开!但是,就这样马上离开吗?眼前的这个男孩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会怎么对待逃离的自己?妍儿不敢想。   “好了,走吧!”杨军买好了肉,伸手过来要帮妍儿拖行李箱。   “不了,我自己拿吧。”研儿护着自己的箱子。   “怎么能让你拿呢?我是男人啊!”妍儿不敢也不好再坚持,只能硬着头皮跟在杨军的后面想象着将会发生的事情,思量着怎样去应对。   杨军的家在一栋矮楼房里,四楼。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一点都没有家烟火的气息,家具上都铺着早就过期的废报纸,布满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灰尘味,阳光从窗户的上方照进屋里,看得见飞扬的尘土在阳光里焦躁不安,似乎想拼命地逃出这套紧闭的屋子,逃到外面空气里自由自在去。屋里的装修有些老套,就像是老怪的巢穴。难怪一个家里是需要一个女人的,杨军本来家境不错,只是父母在老家合肥,自己一个人又要打理厂子,家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而已!妍儿虽然对于杨军这个家有一些疑惑,有些神秘,甚至有些恐惧的感觉,但是,她很快就想出很多理所当然的理由来解释,虽然她自己都明明清楚这些理由是那么的牵强。   “累了吧!妍儿,来,休息一下。”杨军拉着妍儿坐在积了一层灰尘的沙发上,搂着妍儿的身子让妍儿的头靠着自己的胸口。“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嗯!你呢?”   “我也是,想你睡不着。”   “你就假吧!呵呵......”妍儿娇嗔着仰起头,笑声嘎然而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杨军茫然望着前方,那呆滞的眼神妍儿见过,就在昨晚!   “怎么了?”妍儿问。   “没什么。”   “你看,家里就只有我一双拖鞋,我去给你买一双。”   “好的。”   “那你在家里休息一会。”   杨军出去了,妍儿的心仍然没有放下。屋里三间卧室,只有最里间开着门。妍儿蹑手蹑脚地来到最外面一间挨着客厅大门的卧室门口,把耳朵贴在卧室的门上。里面关的是什么呢?会有声音吗?哭声?呻吟声?还是妖魔鬼怪的乱叫声?她把手放到卧室的门把上,却不敢打开,轻轻地缩了回来。这个屋子太神秘,神秘得有些恐惧!妍儿退回到沙发里,行李箱没有在客厅,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杨军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到哪间屋子了。她不敢去找,万一推开哪扇门,里面还一个人呢?万一拖着箱子下楼的时候遇到杨军了呢?自己真的是好幼稚啊!就凭两个月的视频几句好听的话就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这神秘的城市,来到了个鬼地方!   门开了,杨军提着拖鞋、牙刷、毛巾进来,紧挨着妍儿坐下,“睡着没有?妍儿。”   武汉中际医院招聘中医内科医师军海医院是公立的吗癫痫病为什么会口吐白沫浙江羊癫疯医院网上咨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