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一碗葱油面(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28:20

没人知道那家店铺是什么时候从那条街巷中冒出来的,在那条即将拆迁的旧街,每天都有一些从事着小本生意的商家,在那条深深的街巷中苦苦挣扎。也许他们在那条街巷中的衍生与泯灭,就像夜晚悄悄从巷陌中缕缕游走的轻风,他们的来与去,他们的存与亡,皆没人留意。

在这条街巷中很先开店做生意的那些商家,几年下来也掘到些细碎的银两,当他们精明的从各种渠道打听到这条旧街的具体拆迁日期,然后就会把自家店铺低价转让出去。而再来接手这些即将面临拆迁店铺的人,要么是之前从没做过生意家里等钱用的乡下人,要么是些不明究里的外来客。

在那家不知什么时候从街巷中冒出的面店中,坐着一位上了年岁的老妇人,看上去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年纪。在老妇人那张布满细密皱褶的脸上,有被阳光强烈炽烤过的痕迹。那老妇人有着一副敦实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梳着一头短发,腰间常系着一条花布围裙。偶有一两个顾客光顾她的小店,她便赶紧欠了身点着头,满脸笑意的迎上去。

“客官,吃点什么?您请随便坐。”

那坐下来的客人先是很鄙夷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又扭着头傲慢地说:“你这不是卖面的吗,上面啊!还愣着干啥?”

老妇人赶紧陪了笑,谦卑的退了下去,很快,一碗香喷喷的葱油面就端到了客人面前。那位体形肥硕,手里拎着劣质公文包的顾客吃完面,慢条斯理的付了钱,然后又从餐桌上扯了一大卷餐纸巾装进下装口袋里,这才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腰身,一摇一摆的走了出去。

等一拨一拨的客人都走了,老妇人又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上坐下,她开始茫然的注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那牵着狗的、拎着菜的、涂着厚厚脂粉的大姑娘老太太,就像放电影似地从她眼经过。只是他们无一例外的,不会去注意那个坐在店铺中的老妇人。

老妇人坐的有些无聊了,偶尔也打量一下自己的小店铺。这可是她花六百块钱从一个卖包子馒头的中年女人手中接过来的,那中年女人有一些胖,肚子也鼓鼓的,她告诉老妇人,她这是要回老家去生孩子,否则,才不会把这店铺从手中转出去呢!很初,那中年女人向老妇人要一千块钱的转让费,在老妇人的好说歹说下,也许那中年女人也是看这老妇人忠厚老实吧,很后才将转让费降到了六百。

那老妇人打量着她这个店,还真有些狭窄,总共也就二十多个平米。在里面靠墙角地方,很初那个卖包子馒头的女人在那里砌了一个简单的灶台,再摆上几张桌椅,这店就显得愈发的陈旧而又拥挤了。

而今已进入到了深冬时节,街上的行人不多,老妇人面店的生意也不是很好。闲下来时她也曾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一个月下来,除交付到房东手中的房租水电,再除去购买各种佐料和蔬菜的钱,到很后落在自己手中的也就那么几百块了。算过这笔账,老妇人脸颊上的皱纹,又深了一些。

旧街夜晚的风非常剌骨,它们一阵紧似一阵地刮来。快到十点了。外面的风也越刮越大,若在平常,兴许这个时候还能等到一两个下晚班回家的客人,到店里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葱油面暖暖身子,但今天这天气......老妇人习惯性的向街道上瞅了几眼,昏暗的路灯下,行人越来越稀少,偶有几个人从店门前经过的人,也都缩着脖子眼睛直直的盯着路面,像被风刮着赶着似的往前走。老妇人有些失望的站起身,捶了捶有些酸疼的后背,开始收捡那些客人用过的碗筷,这样冷的天,想必不会再有客人登门,收拣完这些,她也准备早点打烊。

老妇人正背过身,这时,有一个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老板,有热汤吗?给我来一碗!”

老妇人闻声转过身去,看见一位年青后生正躬着身子站在她面前。在这样的大冷天,那位年青后生穿着看起来有些单薄,即使老妇人看得出他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然而那年青后生的身子依然微微的颤抖着,像街道旁树枝上一枚被风着的叶子,那后生早已冻得满脸通红,在店里灯光的照映下,后生嘴里不时呼出一团团白色的雾气。老妇人给那年青后生盛上一碗热汤,那后生先是在手里捧了一会儿,等碗里的汤不再那么烫了,才慢慢把它喝了下去。喝完汤,后生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票向老妇人递了过去。他低低的低着头,用很小的声音轻轻问道:“老板,一块钱够吗?“

老妇人先是愣了一愣,而后又慈祥的看了看年青后生,收了钱,轻轻地说:”够了,够了,不就一碗面汤吗,以后要喝尽管来就是。”

此后,每个夜晚那间小店快打烊时,那位年青后生都会到老妇人的店里来,照常一块钱,一碗面汤。只是那面汤喝着喝着,渐渐的在里面多出一些东西。很初,老太太说是客人点了又没有要的一面条,几叶蔬菜。解释完这些,老妇人又不忘往青后生碗里再滴上几滴香油,添上些佐料。再后来,那后生每天的面汤,就完完全全变成了一碗香喷喷的葱油面条。

冬去春来,老妇人的面馆生意越做越好。只是转眼到了盛夏时节,老妇人的面店里,再没有那位年青后生的身影出现。这时老妇人也从他人的口中打听到,这条街巷,即将面临整体拆迁。

老街即将拆迁了,老妇人又回到了乡下老家。老妇人的儿子,也在一年前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名牌大学。

转眼,又到一年冬天,雪没完没了的下着,老妇人的老家竟遇上了一场十年不遇的大雪灾。有一天,老妇人上大学的儿子突然给家里打去电话,说他收到了一件棉衣,还有一张汇款单,但那个给他寄去棉衣与汇款单的人物与地址无从查证,只是在那张汇款单的备注栏里,赫然写着这样几个字“一碗葱油面。”

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角风比较好沈阳癫痫专业医院哪家哈尔滨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如何预防癫痫病的发生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