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f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暖】定格在心中的枣树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2:47
孟秋之时,炎热仍然难耐。无啥要事,懒得怕出空调屋,自然平添了一大把闲时。于是,无聊之中,拾起旧时偏好,读书习文赋闲,乐在其中,也感怀在其间。随性浏览,偶然看到杜甫的诗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能上树千回”,方才想起眼下已是粒粒甜枣红满枝之际。此时此刻,我不由得又一次想起了方老师。   方老师七十年代时,就在我家附近的小学堂里教书了。我读二年级时,她教我们算术。那时的小学堂只有一排八九间屋子,包揽了教室、办公室和老师的宿舍。方老师是城里人,是个俊俏的公办女老师,但脾气不怎么好,动不动就训人,我们都害怕她。   当年的物质生活相当清苦,年幼的学生娃们坐在教室里,空落落的肚子里常常发出“咕噜咕噜”的闹腾,心思集中不到学习上来。记得教室窗外那棵枣树挂满青涩生枣时,我们便不再安稳,觑觎顿生。到了枣子青皮微黄时,即使是在上课时间,大家也忍不住频频窥视这一树吊人胃口的枣子。而此时,黑板前的方老师便会停下讲课,举起手中的粉笔头,砸向定神张望窗外的同学,并严厉地呵斥起来:“不学算术,给你们一兜枣子,你们也数不清几个!以后就连自己几岁都说不清的……”挨了粉笔头的同学,红着脸、低下头;其他的同学们,也都吓得不敢再轻举妄动。   待到礼拜天时,经不住枣子的诱惑,我和几个同学相约窜到空荡荡的小学堂。先是悄悄踱到宿舍跟前,观察方老师在不在里面。见宿舍大门紧闭,没有声响,便料定方老师已回县城家里了。于是乎,我们便放开胆子,欢快地奔向枣树。几个人先是一起奋力摇枣树,欲将枣子摇晃下来。不曾想到枣树杆粗壮得很,根本摇摆不动。既而又纷纷拾起石块或土疙瘩抡向枣树,企图将枣子砸下来。结果因枣子还处在半熟状态,紧黏在枝桠上牢固得很!砸落下来的个数寥寥无几。忍不住嘴馋,或者说饥饿,我们几个随即争抢着爬上枣树,也不顾枣树枝桠上的刺扎和刺毛花蜇咬(刺毛花即刺蛾,我们乡话叫它刺毛花)。上得树上,先是挑个大的采摘,不断地塞进嘴巴里过瘾,而后将衣兜装得鼓囊囊的溜下树来,快乐似神仙。   不曾想到下树后,待到紧张和兴奋劲稍停之际,脖子和手臂大腿等处,开始痛痒难忍起来,原因是刺毛花所蜇处,毒汁开始较劲发作了。正当大家周身抓挠,滋味难忍时,方老师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我们惊慌得忘了继续咀嚼嘴巴里的枣子,蔫巴下脑袋来,手却不由自主地继续抓挠着开始红肿、痛痒难忍的患处。方老师铁板着脸,一言不发地瞪视着我们许久。然后,她愤愤地命令我们,都呆在原地不许动,自己却即刻转身离开了。我们吓坏了,猜想方老师一定是去通知校长或家长来这里收拾我们了。   出人意料的是,方老师并没有去告状,而是一手拎着满桶的水,一手捏着肥皂块,臂弯搭着毛巾,急匆匆地回到我们中间。她还是板着面孔,用命令式的严肃口气,大声指示我们围着水桶洗红肿处。我们自己够不着的脖根或后背处,方老师便亲自动手帮我们清洗,嘴巴里还不忘嗔怨地唠叨。然后,她又一一帮我们擦拭肥皂,片刻后再用水冲净。而后,方老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当年非常稀奇的清凉油,逐一帮我们涂抹在患处,我们的痛痒便慢慢减轻,逐渐消褪。此时的方老师依然板着毫无表情的脸,不再多说什么,我们像群犯人似的,乖乖站立着,听候发落。临了,方老师长叹了一口气,低着头,平静地叫我们兜着枣子回家吧。   自此以后,每当方老师的算术课上,我们几个不敢再分神和调皮捣蛋。我们认真听课、作业、勇跃回答方老师的提问;我们不再认为方老师是“凶神恶煞”;我们也得到了方老师投来的赞许目光。   又一年的秋天来临,枣子红满枝头。老师们打了枣,每个年级均分。下课时,方老师拎着一篮子枣子来教室,每个学生的课桌上放一把,学习好,劳动好的同学面前比别人多一把,我自然在多一把之列。方老师回到讲台上,看着大家温和地说:“同学们吃吧,老师也陪着你们一起吃。老师知道你们家里都苦,没什么好吃的,所以特嘴馋,这不丢人。其实,老师小时候也很嘴馋的……”有女生嘤嘤地哭了起来,男生们低着头……既而,方老师举起一颗枣子,红着眼圈,笑着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师相信同学们会像枣树一样,结出丰盛的果实的。”   光阴似箭,一晃近四十年已过。改革开放给中华大地带来了生机和繁荣,国家对教育的重视和大量的财力投入,使得教育设施和规模更强大合理。我们那时就读的小学堂早已停办,合并到镇上中心小学若干年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破旧校舍,孤伫在那里多年,成为一个时代的历史见证。那棵枣树也依然杵在那里,年年发芽挂果。只是偶尔会有些枯枝朽折,树杆也被虫害侵蚀得斑斑疮疮的。前来摘枣尝鲜的村民们,认定它将寿终正寢了。然而,春暖花开、阳光雨露中,它却似枯木逢春,又鮮鮮活活的,每年或多或少地结着枣子。老人们说这棵枣树是有灵性的,虽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却能撩抜起人们的记忆和感慨。   去年,政府推平了小学堂颓废的屋舍,建起了崭新的老年活动中心。小学堂没有了,真正消声匿迹了!那棵枣树自然也被锯断刨根挪走,没有留下一枝、一叶、一果!方老师也于去年仙逝了……然而,这一切,在我心里依然鲜活如初。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羊角风导致女性癫痫发作的诱因是哪些周口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